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書穿七零:鹹魚崽崽她被迫翻身
書穿七零:鹹魚崽崽她被迫翻身 連載中

書穿七零:鹹魚崽崽她被迫翻身

來源:google 作者:木木子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無CP 現代言情 郁糖

【穿書+無CP+萌寶】剛花光全部積蓄全款買了一套房子並裝修好的郁糖,也拿到了父母的遺產哦,她父母給出繼承遺產的條件就是完全靠自己全款買下不低於100平的房子但是,就在她喜滋滋的辦好所有手續,接到老家打來的電話告知姥姥去世的消息,馬不停蹄趕回去,最後繼承了老人家的農家小院哦,當天晚上就帶着農家小院魂穿成為一本七零年代文中被一筆帶過不配擁有姓名的第N+不知道多少的同名炮灰女知青空間?靈泉?哦,沒有!能十小時,二十四小時收穫蔬菜糧食的土地?幾十上百畝田地?哦!沒有!呸!啥也不是!房沒住成,錢沒花完郁糖表示胸悶氣短踹不上氣兒!所以郁糖決定這一世要做個鹹魚崽崽事業?搞事業是不可能搞事業的展開

《書穿七零:鹹魚崽崽她被迫翻身》章節試讀:

等公社來人,點了人數才知道,光是紅星公社安置的知青就有將近90個。

估計這次省里接收的知青都分配到了南縣。

紅星公社是個大公社,共有兩個生產大隊,每個隊又分別有十個左右的生產隊(生產隊也就是村)。

人數看着挺多,其實均分下來,每個村差不多也就四個。

所有人帶着包袱一股腦丟到兩輛拖拉機上,跟下餃子似的,人挨着人。

其中酸爽誰坐誰知道。

這時候的路,不用說,都能想像,一路上顛來倒去的,好多人都吐了,本來就沒好好清洗自己,八月的天氣,像郁糖和王嬌嬌這種坐了幾天火車的,毫不客氣的說,自己都能聞到臭了,又擠在一起,現在又加上嘔吐物的味道,這其中的心酸可想而知。

好些女同志都委屈得哭出聲了。

別說,郁糖也想哭。

王嬌嬌也是吐的七葷八素,兩人好歹一起這麼久,郁糖只能木着臉一手抓着車免得被甩出去,一手還得拉着王嬌嬌別給顛出去了,這樣的情況下,其他的也是實在幫不了什麼。

其實郁糖也難受得不行,畢竟原主這身體也才15歲,年紀小不說,又沒幹過什麼活,雖說不嬌弱,可跟壯也實在是沒什麼關係,折騰這麼久,別管原主哭不哭,反正她自己這會兒是真想哭。

她倒是想從小院拿點水果糖出來壓一壓,可別說人擠人包袱不好拿,可這大夏天的,衣服薄,她衣服又沒兜,實在沒法遮掩。

等她快要綳不住的時候,才終於歷經三個多小時『生死』,到了紅星公社。

等到公社,那裡已經有人等着了,都是各生產隊派過來接知青的人。

才下車,好多人還沒緩過來,又被各個大隊的人迷迷糊糊領走了。

等回過神,已經只剩下八個人。

而其中就包括郁糖和王嬌嬌兩人,而剩下的都是看着就瘦弱幹不了農活的。

七個女同志,一個男同志。

單說郁糖兩人都白白嫩嫩的,這會兒被摧殘得像是蒸發掉水分的花兒似的,蔫頭耷腦的。

還有這老多的行李。

人家也不傻,一個照面就知道是不是能幹活的,王嬌嬌斯斯文文的,看着就嬌氣得很,穿着打扮和行李說明家裡條件很好。

斯文嬌氣的,幹活肯定不行。

條件不錯,這樣的知青娃有底氣,不至於指着工分過活,不好管。

前面兩條就已經很讓人頭疼了。

關鍵是兩人的長相都挺好看。

王嬌嬌是標準美人的鵝蛋臉,大眼睛、高鼻樑,個子也高,但因為偏清瘦,給人親切的感覺,讓人想靠近,沒有攻擊性

而郁糖呢,因為原主年紀小,臉上的嬰兒肥還很明顯,圓嘟嘟的臉看上去更顯小,雙眼濕漉漉的,很是討喜。

身高更是隨了母親的小巧玲瓏,到目前也才一米五多一丟丟!!!

反正郁糖想想前世自己一七五的身材,怨念都要化為實質了。

這些在來接收知青的各隊負者人來考慮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哦豁!

這無論對於哪個大隊長來說這兩人都是麻煩呀,大麻煩!

單是提供不了多少勞力,還能捏着鼻子認了。

相貌好的,那才是麻煩呢。

人性這種東西,複雜着呢!誰能保證沒人動歪腦筋,到時候,甭管是知青還是本地人,誰能討得了好?

鬧出事來,他們這些農村幹部,同樣跟着挨批評受處罰。

村裡人除了最開始對知青的期待和敬重外,知識分子嘛,又是城裡人,羨慕好奇嚮往各種心思都有。

等知青到了村裡,等村裡人的熱情消散,才發現,嘿!一個個四體不勤五穀不分,偷奸耍滑,還傲氣看不起人。

要不然就是干點活就開始哭唧唧。

那活還不見得干好了。

有些甚至還不如七八歲的娃娃幹活利索。

割個穀子還能把鐮刀往自己腿上割。

麥田裡拔個草,地都給蹲個坑出來了,那草還沒拔乾淨。

或者直接把麥苗當草給拔了。

村裡的人幾個受得了?除了小娃娃,大家都是災荒年間熬過來的,災荒餓肚子那三年多難熬?

看着苗被那些城裡娃娃當草拔掉,年紀大的簡直痛心疾首,那拔的哪裡是苗,是糧食!是命!

還有哪個村裡的姑娘看上了某某男知青,幫着幹活,把家裡的糧食拿去給那男知青,結果最後那男知青好處全收,轉頭就跟其他女知青談對象了!

哪個村裡小夥子又相中了某某女知青,做出醜事來,帶壞了村裡的風氣。

十里八村都有親戚,傳的沸沸揚揚,這樣的事多了,慢慢村裡人對知青肯定就有了情緒。

不是說所有知青都這樣,大多數肯定還是很不錯的,可知青本來就是村裡特殊的存在,幾乎全村人都盯着。

本來這時候就沒什麼消遣,下工後三五成群閑磕牙,說些誰家婆媳大戰,哪家的男人跟寡婦不清不楚,哪家小夥子跟姑娘定親了還不老實這些東家長西家短的八卦。

而知青一直是村裡八卦愛好者們討論的對象,哪個知青生的漂亮,哪個知青有錢,哪個知青穿的裙子她們見都沒見過呢!

話題度本來就高得離譜。

沒事的時候都是村裡大媽們口中的談資,更別說真有點什麼不好的,必然鬧得沸沸揚揚,人盡皆知。

也是知青隊伍中的幾顆老鼠屎粑敗壞了知青的名聲和好感度。

這才導致知青很難融入到村民中去。

郁糖看着被挑剩下的幾個人,很好,都是已經去掉半條命的。

唯一剩下的男知青看上去十七八歲的樣子,一點血色都沒有,臉色蒼白得嚇人,身體瘦得像得根沒水分的竹子。

風大點怕是都能吹跑。

這狀態,身體多半不怎麼健康。

再看看其他女知青,很好,確定了,都是沒人願意要的弱雞。

郁糖抬手看了下時間,都五點半了。

這時候終於又來了人,王嬌嬌拉了下郁糖,小聲說「我們要不要過去啊?我真的扛不住了。」

郁糖其實無所謂,公社怎麼都不可能把他們丟在這裡不管的,再不然晚上住招待所她還更樂意呢。

「嬌嬌姐,其實去哪裡都一樣,不差這一時半會的,實在來不及公社肯定也會安排咱們的,重點是咱們現在就不是主動不主動的事,是人家看不上咱們兩個弱雞……」郁糖無奈攤手。

果不其然,那人點了四個人匆匆忙忙交接完就走了。

剩下的四個人,彼此都不認識,幾人大眼瞪小眼,畫面還挺扯。

當然,住招待所這種事最後還是沒有發生。

——————

等顧紅兵趕到公社看到剩下的幾個知青,眼前陣陣發黑。

這都啥呀?啊?那男娃一副隨時都能過去了的樣子讓人看的心驚膽戰,這樣的建設啥農村?怕不是帶回去當祖宗的吧?

造孽喲,這樣的送到他們這來也不知道能扛多久。

心裏把其他生產隊隊長拉出來翻來覆去罵了好幾遍。

臉拉得老長,「咳,我是大灣村的生產隊長,顧紅兵,都跟我走吧。回去要一兩個小時呢,咱們得趕在天黑前回去,不然夜路你們這些娃子搞不來。」

《書穿七零:鹹魚崽崽她被迫翻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