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所思若為平生
所思若為平生 連載中

所思若為平生

來源:google 作者:一梅橙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思若 江平生 現代言情

他們的相識像是戲劇性的意外,分開更是狗血橋段,第一次重逢相顧無言,第二次確是在最差的時候相遇,她和別人糾纏不清的孽緣到底還是刺痛了江平生的心,第三次的重逢,:「江平生,我們浪費了八年時光」他擁她入懷:「夏思若,你,,,,別再離開了」展開

《所思若為平生》章節試讀:

  夏思若跟着進了書房,在角落看到了那封信:「你,為什麼沒看啊?」

  「因為沒有必要看。」江平生翻找着筆記。

  「你要是真不想看早就扔了。」

  「那就是忘了扔,話那麼多,我爸給的准沒好事。」

  夏思若笑了笑,心裏想:「這人真是死鴨子嘴硬,明明很在乎父親,就是不承認。」

  「可是如果有什麼重要的事呢,而且這個年代誰還寫信,那應該是有事吧。」

  「因為我爸知道我不會去見他們的,所以才用信。」

  「好吧,我也不管你的閑事,我只是希望你能不要後悔自己的決定。」

  江平生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你拿出來幫我念一下吧。」

  「額,我念好嗎?」

  「沒看到我翻箱倒櫃找筆記?你念,我聽着,不喜歡我就讓你扔了,免得到時候還侮辱我眼睛。」

  夏思若拗不過他,便拆開了這封信。大聲念了出來。

  「平生。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應該已經不在了。是我把這封信交給了你潤芝阿姨。有些事情母親不方便當面跟你講。只能用寫信的方式。」

  夏思若突然停下了:「這後邊都是你的家事。我不太方便,你自己看吧。」

  江平生愣了一下,依舊說:「念吧。」

  「那好吧。」

  「20年前,我認識了你的父親。那時他已經和潤芝在一起了,還有了孩子,只是因為一些原因沒有結婚而已,是我用手段搶走了你的父親,離婚,是我知道了你的父親,從來沒有忘記過潤芝母子兩個。是我厭倦了每天吵架的日子,也是我後悔我曾經所做的一切。

  後悔破壞了他們的感情,也害得你哥哥從小就沒有父親。被人罵是野種。我不希望上一輩的恩怨。牽涉到你的身上。因為這是我的錯,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所遭遇的也算是我的報應,他們母子二人不曾破壞過我們的家庭。

  而且我相信潤芝會好好照顧你。因為他是一個溫柔善良的女子。平生,媽媽不是一個好女人。這些話我不能當面和你說,我怕你恨我,瞧不起我,希望你不要恨任何人。是我的偏執。害了所有人,但我希望你明白。我是愛你的。」

  夏思若念完了,一臉抱歉,磕巴的說:「就這些了,連落款都沒有。」

  江平生的臉色。特別的差。一把搶過信:「這不可能。我母親不會寫這樣的信。」

  夏思若不知道怎麼安慰她。只能。站在一邊。道歉。「對不起啊!如果不是我。也不會這樣。」

  「這件事情與你無關。我想一個人靜一靜,明天再把筆記給你。」

  夏思若點了點頭:「好那你要保重身體。我先走了。再見。」

  江平生一個人呆在家裡。他十分確信。信上的筆跡。是他母親的。

  他突然迷茫了,一個人坐在書房,看起來頹廢又可憐,下午的時候,傭人想進書房打掃,都被他罵走了。

  他已經不知道誰對誰錯了。這件事情對他而言打擊太大了。他一直以為陳潤芝,是父親養在外面的女人。卻沒想到真正破壞別人的是自己的母親,他覺得支撐自己所有的恨意瞬間崩塌,一時間他不知道該恨誰。

  夏思若下午去奶茶店打工之後,一直放心不下江平生。所以她8點左右就借口不舒服提前下班了。

  因為她實在有點放心不下他,白天看他好像受了很大打擊的樣子,因為江平生特別討厭她每天早上的奪命門鈴,所以第四天就把備用鑰匙給她了,進屋的時候,燈都沒有開,她以為江平生出去了,可是低頭看見門口鞋都還在。

  夏思若直奔書房,看見江平生落寞的坐在地上,她悄悄的走過去蹲下:「你……」

  江平生抬頭:「你說如果沒有我出現是不是一切就不一樣了。」

  夏思若嘆氣:「這種矯情的話可不像你能說的。」

  「我曾經以為是我父親背叛了和我母親之間的感情,背叛了我,今天我才知道原來我是最多余的,也許正是因為我的出生害了所有人都沒法回到原來。」

  夏若思握着他的手:「不是,你不能這麼說。」

  「你知道嗎,我看過他們的結婚證,結婚之後8個月我就出生了,所以我一直以為他們之前很相愛才會未婚先孕,今天才知道如果沒有我的存在都會不一樣,而那兩個人也不會承受那麼多罵聲10幾年。」

  夏思若見過他毒舌,高冷,努力,幼稚的一面,但是還沒見過他這麼頹廢的樣子:「這不是你的錯,為什麼鑽牛角尖?」

  「之前我恨我爸的絕情,我媽後來病成那個樣子神志不清,他也沒有出現過,我恨那個女人和他的兒子,如果沒有他們我爸就不會離開我媽,害的我媽受了刺激,原來這一切都是假的,我不知道該恨誰,該怪誰。」

  「為什麼要恨?支撐我們活下來的不是恨,是愛。我覺得你母親是個很好的人,起碼對你很好,感情的事,上一輩的事我們怎麼能說得清,說起來我不相信你的父親沒有錯,如果不是你的父親,哪裡來的你對吧?這種事情是上一輩的人的錯,要恨也應該是他們恨你爸爸,不是你。」

  江平生抬頭,夏思若把他拽起來:「既然你這麼想不明白,那我們去喝一杯吧。」

  也不管他是不是同意就拽着他的手腕就往外走,兩個人沒有開車,因為要喝酒。

  他們坐公交去了市中心,因為公交上人多又雜,他又帥所以圍上來很多人,所以他兩身邊異常的擁擠,準確來說江平生的身邊異常擁擠。

  他本來就無精打採的,襯衫領口還是半開,顯得更誘人了,夏思若看着旁邊女生羨慕嫉妒恨的眼光渾身不自在,心裏嘀咕:「這都快9點了,車裡怎麼還能這麼多人?」

  她這才想起來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七夕節,尷尬的不行,因為步行街早就擺滿了七夕節的裝飾,被看到的話是不是以為她是故意的啊,夏思若憤恨的敲腦袋小聲嘀咕:「怎麼光顧着安慰他,把這茬忘了。」

  江平生被一群女生擠得煩躁,看到夏思若反常的舉動,湊到她面前低聲問:「你怎麼?」

  夏思若看了看周圍女生的眼神,尷尬的說:「啊,沒事,就是感慨人真多。」

  花了半個小時終於到了步行街,看着步行街琳琅滿目的裝飾,江平生懂了:「今天七夕啊?」

  夏思若有點結巴:「啊,啊,是啊,今天七夕,不過你別誤會,我只是忘了。」

  江平生笑了:「我沒誤會。」

  「你笑什麼,我真忘了。」她害羞的跺腳。

  「我沒笑啊,忘了就忘了唄。」江平生一本正經的說。

  「哎呀,懶得和你解釋。」夏思若轉身往前走,江平生搖搖頭跟上。

《所思若為平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