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宿主該起來幹活啦!
宿主該起來幹活啦! 連載中

宿主該起來幹活啦!

來源:google 作者:沒救了等死了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小魚 方成文 都市小說

(日常+輕鬆+動漫)穿越者方成文從穿越回來,本以為迎接自己得是平淡如水得日常生活可誰知杠一到家,自己的系統小魚才姍姍來遲「嘿嘿,宿主我們快走,諸天萬界還有好多好吃的呢!」「偷偷告訴你們,其實這本書我才是……話還沒說完,就被方成文抓住白皙的臉蛋向著兩邊拉扯展開

《宿主該起來幹活啦!》章節試讀:

意猶未盡的兩人又陸續吃了幾個臭氧草之後。

小魚終於再次一臉滿足的躺在了地上。

一旁的方成文則是在查看任務系統。

任務列表上很明確的將各項實例都寫了出來,就連邪神入侵的地點有什麼美食都寫了出來。

不過剛才也沒怎麼注意,一直在吃臭氧草。

這會一看任務列表,距離下一波邪神信徒的入侵還有五分鐘。

「小魚,我們要出發去下一個邪神信徒入侵的地點了。」

「其他邪神信徒?不都讓你殺光了嗎?既然這樣的話,那你自己過去吧,我還想在這裡多吃一會呢。」

一臉悠閑的小魚依舊躺在地上,完全沒有任何想要跟着方成文去的想法。

這也讓方成文明白了,這傢伙壓根就沒看過任務,不過自己怎麼可能讓這個傢伙在這邊這麼悠閑的吃東西呢。

立即拉開了一道傳送法陣。

光芒瞬間籠罩兩人,順帶伸手按住了試圖逃離傳送陣的小魚,直接將兩人一同傳送走了。

光芒閃爍之後,兩人一同在一處洞窟之中落地。

洞窟內有一處河流,只可惜這一次並非只有他們二人。

還有一個身材矮小的男人此時正一臉震驚的看着他們。

見到那人方成文愣住了,就連原本想要抱住方成文的手狠狠咬上一口的小魚也愣住了。

那傢伙是劇情里的『女主角』小松!

他怎麼會在這裡?不對,按照時間線他也確實應該在這裡。

方成文迅速反應過來,連忙率先開口。

「你好,我是方成文,這位是我的同伴小魚,你是自己來捕獲河豚鯨的嗎?」

這一聲似乎讓小松從驚訝中反應了過來,有些不好意思的站起身。

「你們好,我是小松,那個我其實是跟着同伴一起來的,不過他們已經下水了。」

一邊的小魚這才從衝擊中回過神來,連忙在心中給方成文傳話。

「宿主,你怎麼跟他搭起話來了,我們是不能接觸劇情人物的!」

「放心,只要我們不插手他們的事情,裝作是沒有名氣的高手就行了,出現這種情況,世界意識肯定明白,所以放心吧。」

「那我們清理邪神信徒的時候怎麼辦呀,他們肯定會發現的。」

方成文一邊輕鬆的跟小松聊着天,一邊開始脫起了衣服。

心裏則是回了小魚一句,放心交給我就好。

「好了,你們先聊着,我得去抓魚了。」

隨後一個箭步躍入水中。

小魚則是在喊了一聲加油,隨後拉着小松在一旁圍繞着美食聊了起來。

剛一入水,見到的就是大片大片成群的河豚鯨,魚群之中,兩個男人的注意力此時也被方成文吸引了過去。

不過其中藍色頭髮的男人看了他一眼就繼續去抓魚了。

唯獨那個黑髮的男人,臉上充滿了震驚與擔憂。

方成文微笑着舉起了大拇指,示意自己是友好的。

隨後裝模作樣的也潛入了魚群中。

那就是阿虜和可可啊,不過可可那個表情明顯就是看穿了自己的實力了吧。

即便是隱去了自身的能量波動以及氣勢,甚至隱去了自身的存在,但依舊會被可可察覺到電波嗎?

這能力真的是太BUG了。

不過方成文並沒有當回事,畢竟這可能就是獨一份的能力。

隨即便開始儘可能的捕捉着身邊遊盪着的河豚鯨,並觀察着可可的視線動向。

儘可能的讓這個心裏謹慎的人認為他只是來捕捉河豚鯨的。

很快兩人就已經完成了捕獲開始返回上岸。

魚群之中得方成文則開始繼續向下潛。

空間的波動開始扭曲,而方成文此時也已經趕到開始着手準備。

岸上得小魚此時正和小松聊的開心,不過基本上也都是小松在講一些他遇上的美食。

聽的小魚是如痴如醉,嘴角的口水一直在不爭氣的流着。

好想吃,那種夢幻的七彩果實,味道一定超級棒!

就在小魚還幻想着七彩果實的味道如何,小松則有些疑惑的開口提問。

「那個,你們剛才唰的一下就出現了,究竟是怎麼做到的,難不成是什麼空間傳送之類的?」

「啊,那個啊。」小魚一時間有些語塞,不過很快就回憶起了方成文囑咐的。

「其實就是成文他特彆強,速度很快罷了。」

畢竟是自己親手找的大佬,介紹起來的時候,小魚的臉上的表情自然而然的開始有些神氣起來。

看到小魚臉上那副神氣自豪的表情,小松心裏雖說感覺有哪裡不太對勁,但也相信了對方的說法。

這時,下水捕捉河豚鯨的可可和阿虜從水裡走了出來。

不過看着他們手上只提着幾條河豚鯨,看上去收穫並不怎麼理想啊。

小松連忙跑過去與那兩人一同歡呼慶祝,並向他們介紹了小魚。

幾人打過招呼後,便開始着手處理河豚鯨。

河豚鯨的特殊性導致在去除體內毒囊的時候,哪怕只是稍微偏移了一點點,都會瞬間使整條魚完全毒化。

這樣高精密的手法顯然可可並未擁有,接連失敗了三次之後,他看向了在場的唯一一個廚師小松。

雖說小魚眼神一直盯着小松他們處理河豚鯨,但心裏卻在聯繫方成文此時已經進行到哪裡了。

「好了好了,基本上已經快結束了,邪神信徒已經清理完畢了,接下來就是等待空間裂縫癒合了。」

小魚看着小松他們又陸續失敗了幾次,所剩下的河豚鯨已經不多了,連忙對方成文提議。

「那你等一會可要多抓幾條河豚鯨,我看主角他們處理時的失敗率好高啊。」

「放心好了,我肯定抓夠吃的。」

突然一陣歡呼聲打斷了小魚與方成文的交流,原來時小松那邊成功將最後一條河豚鯨的毒囊處理完畢。

幾人歡呼雀躍,起鍋熱酒,將河豚鯨切成薄片開始享用。

一旁的小魚看的是無比眼饞,嘴裏流出來的口水都匯聚在地面上形成了一個小水窪。

幾人一同將河豚鯨的肉片塞入嘴中,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無比享受的表情。

這讓小魚的腦子裡徹底就剩下了一句話,想吃。

就連遠在水底的方成文此時也開始收到了小魚的想吃攻擊。

不過,就在阿虜感受過河豚鯨的美味之後,毫不猶豫的向不遠處無比眼饞的小魚發出了邀請。

「那邊那個,小魚是嗎,怎麼樣,要過來一起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