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替嫁夜,冷欲傅爺你的小乖來寵你
替嫁夜,冷欲傅爺你的小乖來寵你 連載中

替嫁夜,冷欲傅爺你的小乖來寵你

來源:google 作者:溜溜米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璟夜 現代言情 盛晚

【神棍風水抓鬼+馬甲+團寵大小姐+微病嬌冷欲黏人男主+主戀愛】「唔,疼——傅爺輕點」「別亂動,傷口消毒了就好了」清冷的男人溫柔拿着女孩的手,給她手背傷口仔細消毒女孩的臉則羞澀地慢慢變紅外界傳聞傅家長子傅璟夜有嚴重的心疾,活不了今年,老爺子為了讓他續命,哭鬧逼他聯姻盛家流落在外的大小姐盛晚,兩人聯姻後,圈裡一眾人準備看笑話鄉巴佬和絕美病秧子,絕配誰知——盛晚各種逆天馬甲本事掉落,打臉所有人神醫,馭獸師是她玄學大師,絕世賽車手統統都是她!而她要使出渾身解數寵哭這個冷冰冰的英俊老公新婚第一夜,漂亮的小姑娘主動趴到自己老公懷裡,撒嬌「老公,要親親貼貼!」起初傅璟夜是抗拒和無奈的:「小傢伙,我活不過今年,一年後,我還你自由身」盛晚偏不,啊嗚一口咬着他性感的喉結:「老公,誰說你活不了?有了我,你必須長命百歲」這麼撩的情話傅璟夜這種冷冰冰的大佬第一次耳朵紅了*某日以為活不了命的大佬,親自抱緊懷裡的小嬌妻,低聲誘惑:「晚晚,這輩子都是我的,以後多寵寵我」「傅爺,你也是我的,誰也不能看你一眼,誰看我挖誰的眼」展開

《替嫁夜,冷欲傅爺你的小乖來寵你》章節試讀:

吉時10點一到。

傅璟夜和盛晚的車準時出現在盛家的古堡。

此刻古堡的客廳,熱熱鬧鬧坐着傅家所有直系親屬。

老爺子,二房,三房。

全部整齊坐着等傅璟夜和盛晚。

但這些人里除了老爺子和三房是真心盼着傅璟夜平安健康,二房簡直恨不得傅璟夜不存在。

這段時間他們一直都惦記着傅璟夜掛了的事。

畢竟,他活不過今年。

還不如早點死了,給他們讓位。

龐大的傅氏集團,就算沒有他,二房覺得他們也有能力接管。

可惜,老爺子太偏心。

總覺得只有傅璟夜才能治理好傅家。

他們都不行?

所以,這兩年,他們心裏對傅璟夜獨佔傅氏集團高位的怨言早就積累如火山爆發前。

恨不得,他馬上去世。

當然,為了讓他早點去世,二房特意送了一份厚禮。

三房一家比較馬大哈。

不爭不搶。

他們是真心盼着璟夜娶妻生子,這樣也能告慰大哥大嫂在天之靈。

客廳,壁鍾滴滴答答走着。

二房看一下時間,估摸他們應該被堵在路上斃命了,忍不住先開口了:「爸,這結婚的吉時已經過了,璟夜還沒到?會不會有什麼意外?」

「如果真有意外……」

後面的話,沒說完,老爺子立馬沉下臉,重重拍了下桌子,怒視向二房,直接生氣訓道:「成棟,你是璟夜的二叔,今天是他下山和娶妻之日,怎麼竟說些不吉利的話?」

「現在才幾點?耽誤一分鐘怎麼就有意外?你不會說話就給我少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這二房就不能盼着璟夜好一點?

真讓他生氣。

老爺子罵完,傅成棟臉色一黑。

氣得不得不閉嘴。

但眼底那抹對傅璟夜的恨意並不會削減。

「爸,成棟不會說話,您別生氣。」二房太太江燕立馬掐一把自己男人的胳膊,諂媚地賠笑。

話落,三房的人忍不住暗嗤。

傅璟夜還沒死呢,他們二房就盼着他出事。

難怪老爺子一直看不上二房,果然是有道理。

做什麼事都太笨。

根本提不上檯面。

「以後你們少給我去說璟夜,要不是他出手,你們二房在公司搗出了那麼大一筆破賬,差點給傅氏捅出大窟窿。」老爺子怒氣狠狠地繼續訓。

二房臉色瞬間更難看了。

三房一向是偏向大房傅璟夜這邊,沒多說。

就在氛圍變得凝固時,二房之子傅辛柏為了維護自己爸爸,立刻討好老爺子說:「爺爺,我爸爸說的也不是沒道理。」

「我們都知道大哥身體不好,所以我特意安排了助理去接他,但是我的助理剛剛彙報給我,他們在半路出事了。」

傅辛柏說完,老爺子瞬間站起來,一臉凝重擔心:「你說什麼?」

「真出事了?」

傅辛柏點點頭,準備在老爺子面前好好表現。

傅璟夜帶着盛晚進來了。

「二弟,誰說我出事了?」傅璟夜大步走進來,手上拿着那把最先進的95K激光槍。

整個人看起來雖然沒有病死那種虛弱感,但他的皮膚太過蒼白,一看就知道身體不好。

剛才還自信飛揚的傅辛柏瞬間僵住臉,有些驚愕地看着好好回來的傅璟夜。

他的助理不是說傅璟夜必死無疑了嗎?

怎麼會……

就在傅辛柏琢磨這件事的時候。

傅璟夜直接將手中的95K槍扔在了傅辛柏腳邊。

傅辛柏一嚇,但他也不是吃素。

瞬間裝出驚訝說:「大哥,這槍怎麼回事?」

「你不知道嗎?」傅璟夜冷睨他,帶着盛晚在老爺子旁邊的沙發落座。

傅辛柏挑眉,突然虛偽一笑:「大哥,我哪知道?」

頓了頓,看向乖巧坐在傅璟夜的古典旗袍小美人。

瓜子臉,大眼,皮膚如雪脂。

極品!

明明才20,這身段看着要男人命的。

傅辛柏眼底頓時閃過一抹驚艷和不解。

外頭都在窗,盛家接回來的大女兒,是個土包子,而且腦子有問題。

怎麼看着不像呢?

這小女人看起來這麼漂亮?

像古典畫上的女孩。

「大哥,這位就是你的沖喜新娘?」傅辛柏轉移話題問。

傅璟夜冷冷看着他:「剛才的事,還沒說清楚。」

「什麼事?這槍我真不知道,你要不信,你去查。」傅辛柏不會承認,而且他知道他活不了幾個月。

他怕個屁?

等他一死,老爺子還不是要家產都交給他?

「我當然會查,要是查出來,到時候可別哭着求饒。」傅璟夜雖然身子帶病。

可氣勢真是遺傳了老爺子當年的風範。

天生的一股王者。

所以說一不二。

真查了,傅辛柏知道自己肯定會被他整。

但她不怕,這事,他都隔絕了後患。

所以唇角一扯,無所畏懼地冷笑一聲:「大哥可真是,自己大喜之日還說點什麼恐嚇的話,大煞風景,你家小嬌妻也要被嚇到了。」

「是吧,盛小姐。」傅辛柏故意看向她。

用眼神挑逗了一下,準備示好盛晚了。

這個土包子看起來不錯,要是能收到他手下,可以提前讓傅璟夜斃命。

不過傅辛柏如意算盤打得不行。

盛晚眼光高,除了傅璟夜,她就看不上任何一個男人。

就傅辛柏那挑逗的眼神。

在她眼裡就像只蒼蠅。

盛晚柔軟一笑,伸手挽住傅璟夜的胳膊,嬌滴滴說:「沒有呀?有傅爺在,我不怕的。」

傅辛柏:……

這土包子什麼意思?

傅璟夜倒是沒想到這小傢伙會幫自己。

低眸看了她一眼。

盛晚瞥到他在看,馬上仰起小臉蛋,朝他甜美一笑。

那雙大大的玻璃瞳眸彎彎的,被睫羽蓋住的瞳孔帶着細碎的柔光。

配着她的小臉蛋。

傅璟夜眸子眯了下,嘖……小傢伙又給他放電。

可惜他將死之人。

沒辦法給她什麼。

傅璟夜收回眸,一旁的老爺子開口:「阿夜,你路上遇襲的事,儘管去查,但今天是你新婚夜,可別虧待了盛家大小姐。」

「咱們一事歸一事,不能讓你的新婚妻子看笑話。」

老爺子說著就溫柔看向盛晚。

這盛家大小姐從她進門那一刻起,老爺子就喜歡。

看着乖巧,也懂得站在他家阿夜身邊。

如果真的能幫他家阿夜逆天改命。

老爺子願意給她跪下磕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