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偷心王爺來叫囂
偷心王爺來叫囂 連載中

偷心王爺來叫囂

來源:google 作者:Axiao327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Axiao327 古代言情 顧顏

他淺淺一笑,「來吧,來我身邊,我會保護你的」她一棍打來,臉紅,「卑鄙!」本作男主天天跪服,日日唱『征服』V女主歡脫機智聰慧虐得一手機智大腦王爺√俠盜√深情√歡脫搞笑√展開

《偷心王爺來叫囂》章節試讀:

高陽書院後房

「唉……」摸着自己可憐兮兮的屁股,耳邊只剩嘆息。

院長這一次下手太重,我想連睡覺都要疼得睡不下。

抬頭看高高懸掛的月亮,冷風呼呼,道「月黑風高,必有小偷出沒,我還是……儘早回屋!」

「哎真疼呀。」揉着自己的屁股一瘸一拐的想自己的屋內走去,忽然感受到背後有一陣東西掉落的聲音,很快的,稀稀疏疏的腳步聲在背後想起。

神經緊繃,「不知閣下來高陽書院一趟所謂何事?」

我看到湖面上的影子,他彎腰撿起什麼東西。

「先不管這些,小姐姐你告訴我,這書院咋出去呀?我迷路了,找不到離開的路。」

我的眼角微微一跳,背後的人繞到我面前,笑臉嘻嘻的對着我。

我微微一頓,發現語句中奇怪的地方,「小姐姐?這哪有什麼小姐姐,你怕不是看錯了,哈哈。」

「小姐姐不知道怎麼出去嗎?」

「呵,老兄你不懂。我可不想被禁足時間段,還不知足的去犯那老頭子,兄弟,小老弟我先行告辭。」抱拳一禮,揉着微微犯痛的屁股向屋內走去。

走着走着,我好像突然想起一些事情,「兄弟,你是高陽書院的學生還是高陽書院新招進來的人,我怎麼沒見過你。」

轉身回望,冷冷的月光下哪還有那個剛剛和我對話的人。

「我是腦子抽風了嗎?居然和空氣說話,今天真怕不是腦子出問題了。」

回到自己舒適的床安心躺下。

呼呼呼~我的呼嚕聲響到白天中午。

「咚咚咚!顧先生!顧先生,快點開門!」門外響起巨大的敲門聲。

「顧先生,別睡覺了,出大事了!院長叫你去他那一趟,別睡覺了!」

我聽到這聲音,不自覺的從床上彈起,眯眼沉重的看門口處。

打開門「出啥大事了?」

「不知道,但是院長說非常焦急!」

我的眉微微皺起,「好,我知道了,你先回去上早課吧。」

這是怎麼了?發生什麼了。

人人都知高陽有兩個地方最出名,一是高陽當地的美食,二是學風優良的高陽書院。如果書院要說出什麼大事的話,必定是和書院緊密聯繫的東西。

「蒲院長到底怎麼了?」

蒲江軼,高陽書院的院長,品學端正,人人尊敬的師長,一個把尊嚴放的最重的人,今天卻在我面前儀態凌亂,慌張無措。

「顧言,書院倉庫的鑰匙被盜了,倉庫里的東西都是不能被展示出來,如果被打開一看完蛋了!完蛋了!」

「顧言,你是最聰明的,你知道該怎麼做,現在怎麼辦。」

說著說著,蒲院長的眼角滴下眼淚,整個人都不是我以前認識的老頭子。

「不要慌,我們現在需要冷靜。你把昨天被偷的所有情況先告訴我。」

「昨天夜裡,我在書房裡讀書,不知不覺中已經很晚了,我也打算卧房就寢,我起身卻在一瞬間燭火被熄滅,我看不見,只覺得有人從我身上拿走了東西。」

「這就是全部的情況嗎。」

「嗯,對,你有什麼得論嗎?」

「有,我覺得這名小偷一定有怪癖,還是個變態。」

啪!老頭子的爆栗子一記下來,「認真點!」

摸着自己可憐的頭,「唔唔唔,可是哪有一個正常人會去摸一個老頭子的身體。」

昨天屁股受傷,今天頭長苞,嚶嚶嚶,好難受~

「等等,昨天我可能遇到的是那個小偷。」

「什麼?!昨天你遇到了那個盜賊?那你有沒有拿回鑰匙!」

「呃……院長你冷靜點,我一定會捉拿那個小偷!捉拿小偷需要點錢,我去賬房那領點錢,你等我!我絕對會把鑰匙送到你手上。」

說完欲先走。

「顧言,你禁閉時間還沒結束。」

走出的步伐欲顯僵硬。

現實就是這樣,我以為自己可以逃避,但其實再走一步,一個巴掌就拍過來了。

把着院長的大腿,努力的讓自己的眼睛變得水靈靈又發光,「院長,我一定會把那個小偷送到你面前的!我如果長時間都在房裡,我會悶死的!還不如讓我去捉人!」

「嗯,我本來也是想讓你去捉人的,而且你昨天還見過盜賊,現在這任務就交給你了,你一定要捉到他!」

「嗯,好!我這就去了。」

「去吧!」

他堅定的眼神望着我,我只覺得我認識了一個逗B院長,還是一個捉摸不透的院長。

大街上

我一手拿着糖葫蘆吃着,另一手拿着一張畫了什麼東西的紙。

「哇哈哈哈,昨天沒能吃到,今天讓我吃到了!」

我滿足的再吃兩口,很快就吃完了,把糖葫蘆的棒子扔掉,也該干正事了。

「請問你認識這畫上的人嗎?」

「……不知道。」細細端詳,最後搖頭的離開。

接着問下一個路人,「這畫上的人你見過嗎?」

「不知道不知道。」他望了一眼,推拒的快速離開。

下一個路人,「敢問這位大哥,可否識得畫上所畫之人?」

「……」他無奈搖頭離開。

雖然我把那個人的外貌都畫在這張紙上,可惜的是沒人認識呀,唉,無奈呀!

「大哥哥,這畫上的人好像公告板上貼出來的人。」

我低頭一看,是一個頭上有一簇髻發的小少年,他的嘴裏也咬着一根糖葫蘆,特別乖巧可愛。

「謝謝小可愛了!」伸手摸摸他頭上的頭髮,好軟呀!

公告板上

我拿着那張紙和通緝令上的畫像對了一會。

「唔……應該八九不離十是你了,最近幾年名聲雀起的俠盜。可惜呀,在通緝令上留不了多久!」

而且還能有一筆可觀的收入,嘻嘻嘻!我的好日子終於來了。

「你要捉俠盜一枝花?」

「嗯?」回頭一看,是一個熟人,「我記得你,你是李大人身邊的師爺。」

「顧先生記性真好,不過這俠盜一枝花可不這麼好捉,他也猖行了幾年有餘,不僅需要手段也要有腦子才好。」

我雙手抱胸,進行沉思。

「他真的只偷東西不傷人嗎?」

「他這些年偷過的數家府邸,只是盜取,未傷及人命。」

未傷及人命,這樣的作風可真的像是在說,『我只是個小偷,殺人放火的事我可不幹』。

「他都偷過什麼東西?」

「第一起俠盜一枝花盜取的是玉器,第二起是金銀首飾,第三起是地產和房產,之後的就是這三樣里一樣的。」

「倒是沒品位的小偷。」回頭,給師爺露出一個乾淨的笑容,「今天我們就來一出『引蛇出洞』你陪我一起看戲吧。」

師爺嘴角一斂,看着我也是笑出聲,「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