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萬界從奪舍聖主開始
萬界從奪舍聖主開始 連載中

萬界從奪舍聖主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朴難歸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吳元佑 朴難歸 遊戲動漫

吳元佑一朝醒來穿越成了被刀龍復活的聖主,幸好有系統從天而降帶來新手禮包結果笑死,禮包根本打不開還得為了修復系統,奔波在萬界……多年後,吳元佑終於完全修復好了系統,卻發現自己的這個系統還有着兩幅面孔,背後還隱藏一個巨大的秘密本書又名《我在萬界打工養系統》《關於我的系統有着雙面人格的那件事》展開

《萬界從奪舍聖主開始》章節試讀:

不敢耽擱的成龍急匆匆地回到老爹古董店,一把抱過滿臉不知所措的老爹上了車,朝着十三區飛馳而去。

等到成龍趕到時,布萊克警長已經準備好了飛機。

「成龍,現在已經確定了紅光的具**置,其他的警員也已經準備就緒,隨時可以出發。」

「哦~,那真是太好了。太感謝你了,布萊…哎呦!」

還沒等成龍道完謝,一記手刀就飛速地落在了他的頭上。

「哎呀~,老爹可還搞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呢?」

反應遲鈍的成龍這才想起走的太過着急,忘記和老爹說明情況了。

這又趕緊亡羊補牢,把照片拿給老爹看。

「哎呀!這是火之惡魔魔氣的具現,說明聖主他一定是得到什麼邪惡的力量增強了實力了,老爹現在必須趕緊找到並封印他,否則等他徹底消化了這未知的力量,咒語就不一定對他有用了。」

「那我還等什麼,抓緊時間出發吧。」聽聞了事態緊急的成龍火急火燎的就要再一次拉着老爹出發。

結果等待他的又是一記熟悉的手刀,落在了熟悉的位置。

「你們準備好了,可老爹還沒有呢!老爹的魔法書,河豚,徒弟還有茶葉都還在店裡呢。」

「他們都在這兒,已經到齊了。」

一道清脆的女童聲傳來,只見小玉帶着特魯和其他魔法道具突然出現。

「哦,小玉你怎麼會在這兒?算了,快來不及了,老爹我們趕緊出發吧。」

「小玉和特魯也一起來吧,反正把你留在這兒,你也不會乖乖地等我回來的。」

「Yes,太好了龍叔,我真是愛死你了!」

看着歡呼雀躍的小玉 ,成龍開始為後面的行動擔憂起來。

一群人忙前忙後總是完成準備工作。

……

原始森林中,原本靜謐的環境被突然打破,往日里不管是扮演獵人還是獵物的野獸,在此刻都在瘋狂逃竄。

如果從空中往下看,就會發現逃竄的野獸以一處紅光為中心,呈圓形展開。

懵懂的野獸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它們那源自血脈中的本能瘋狂警示它們遠離那處紅光。

而處於紅光中心的吳元佑此時情況並不容樂觀。三枚進化丹帶來的磅礴能量在他體內瘋狂肆虐。

連帶着前不久重塑的筋骨也被直接迅速融化,在之後又迅速重生,再融化,再重生,整個過程往複不斷。

在這過程中,重生的骨越發潔白、小巧、堅硬。

周身各處的經脈也被充盈的能量一次次拓寬。

就連血液也開始在能量的作用下產生了異變,原先猩紅色的血現在卻摻雜一絲絲的了金色。

正在內視的吳元佑也看到了這次變化,但他此時卻來不及細究,因為發現隨着時間的流逝,他的骨骼和經脈不再融化重生,似乎是完成了定型。

最令他吃驚的是,他的肉身開始緩慢的消失,徹底地融入了進化丹帶來的能量之中。

此時外面的紅光開始慢慢消散,在彌散的光輝中顯現出一顆長約九尺寬約四十五寸上面布滿了火紅色的花紋的金色巨蛋。

「這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我會變成一顆金蛋啊?這是哪個池子出的保底金色傳說嗎?總不會是一次性三枚進化丹的副作用吧?」

對前世自己回回活動基本只能吃保底的非酋來說,這金色屬實是刺眼了點。

「不行,都這時候了不能再瞎想了,這裡實在是太危險了。得想辦法保命啊!」

想到這裡,吳元佑開始呼喚此次事件的罪魁禍首。

「狗系統,在嗎?趕緊的,別裝死啊!」

素來謹慎(從心)的吳元佑開始準備後路,保命嘛,不寒磣。

「嘀,貼心系統隨時待命。」

???

貼心系統?

這怕不是索命系統吧。

「狗系統,我現在的情況能立刻可以進行世界穿越嗎?」

來不及吐槽,吳元佑趕緊將自己的打算和盤托出。

「嘀,檢測到宿主正在進行血脈進化,而此次進化必須要在此方世界的法則之下才完成。」

「嘀,宿主可以設置在進化結束後的第一時間開啟穿越之旅。為了使宿主在等待過程中不無聊,系統將重複播放國寶特工2。」

吳元佑嘴角微微抽搐,雖然他現在沒有臉,他深深地懷疑自己的金手指是個智障。還是個沒有創新能力的智障。

驅逐出腦中的雜念,他在完成了穿越世界的時間設置後,開始習慣性地分析自己現在的形式。

「唔,我現在總共到手四副面具,話說要不是第一個花札紙牌浪費了我太多時間,我早應該集齊了九副面具的。」

「好在按照前面尼嘉面具的效果來看,我這次吸收的能量應該還能再完成對幾個符咒的強化。」

「接下來的世界就要靠它們了,就是不知道這次是哪…哪幾個符咒,又有什麼新…新的變化。」

此時外面的紅光已經徹底消失,而原先紅光的中心處,那顆金色巨蛋也已經完全實體化。

金色巨蛋懸浮在地面上,上面火紅色的花紋一會兒明亮,一會兒暗淡,像是呼吸一般。

而蛋內吳元佑的意識此時也已經陷入沉睡之中。

這是他這個新身體的自我保護機制,為的就是積蓄力量,厚積薄發,等待着破殼之時的到來。

距離他先前推算的四個小時還有30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