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溫柔老公快寵我
溫柔老公快寵我 連載中

溫柔老公快寵我

來源:外網 作者:蘇萊司驍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蘇萊司驍

被渣男賤女聯手利用,五年感情餵了狗,怎麼辦?蘇萊冷笑兩聲,還能怎麼辦?吃了我的吐出來,拿了我的還回來,有什麼大不了,不就是虐渣嘛!某男溫柔環上她的腰身:老婆,渣還用得着虐嗎?都是用來踩的,不如我送你一輛壓路機,你想怎麼碾,就怎麼碾。蘇萊:……此後,她碾渣渣,他碾她……展開

《溫柔老公快寵我》章節試讀:

沒想到她竟然會主動承認,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洛遠航。

「既然洛總一口咬定,『初戀』從頭到尾都是江小姐潛心研發的,既然你這麼了解,不如江小姐來分辨一下,我在配方里動了什麼手腳,改了哪一味?」

「我……」江時薇臉色煞白。

別說她這兩年幾乎都沒怎麼進過實驗室,就算是以前儲備的知識沒全忘掉,可每一款不同的香水,用的配方和原材料,甚至分量等等,都是有不同的差別的。

這款香水研發的時候,她每天都在跟洛遠航鬼混,只要勾住了他的人,什麼榮譽什麼獎盃還不都是唾手可得?犯得上每天為這些數據掉頭髮嗎?

她下意識的偷偷捏緊洛遠航的衣角,抿着唇不語。

洛遠航察覺到她的緊張,往前邁了一步,自然而然的將江時薇護在身後,「既然是你改的,薇薇怎麼可能會知道。你既然已經承認了,我想這件事,也沒什麼爭議了,不如就……」

「我只承認我改了配方,可沒有承認是我偷來的。配方,是我自己的,我自然想怎麼改,就怎麼改。江時薇對『初戀』這麼熟悉,又口口聲聲是她的作品,怎麼,對自己的作品就這麼不熟悉嗎?」

「還是說,竊者呼其冤?根本是賊喊捉賊?江時薇才是竊取別人配方和成果的那個人?」

蘇萊毫不客氣的戳穿她,一點兒都不隱晦,更沒留一絲一毫的情面。

被在這樣的場合下指責戳穿,而她無力反駁,更是措手不及,江時薇又氣又惱,抬起手指向蘇萊,「你血口噴人!你――」

話音未落,人已經直挺挺的往後倒了下去。

「啊――」

「薇薇!」

離得最近的洛遠航驚呼一聲,扶住了她下墜的身體。

「抱歉,因為江小姐的身體,我們微瀾要先離場。」洛遠航扭頭對主持人道,語氣雖然客氣,但很生硬。

接着,他眸光一轉看向蘇萊,眼神冷冷的,「但是這件事,我們不會就這樣任人污衊的!」

蘇萊眉梢挑了挑,看着他打橫將江時薇抱起,快步走出了會場。

嘖嘖,江時薇可真會。

辯解不過,又拿不出證據,就用暈倒這一套。

雖然老套,但不得不說,還是挺管用的。

至少,眼下這個困局,是暫時逃過了。

因為微瀾的暫時離場,這場鬧劇算是告一段落,獎項該頒發頒發,不過頒給「初戀」的獎項,因有爭議,就先扣了下來。

雖然有了心理準備,但出會場的時候,蘇萊還是被記者給團團圍住了。

「蘇小姐,請問今天的事,是你刻意安排的嗎?」

「這兩年你消失在調香師的圈子裡,是因為兩年前那場比賽嗎?」

「請問蘇小姐怎麼會簽約新生的?方才洛總說你是微瀾的員工,那你是跳槽了,還是違約呢?」

「蘇小姐,傳言你跟微瀾的洛總是情侶關係,那你這次是打擊報復嗎?」

問題一個比一個犀利,蘇萊噙着淺淡的笑,對於撲面而來的惡意沒有一絲一毫的迴避。

「時間,會給你們想要的答案。」

她淡淡的拋下這句話,然後在新生的人的護送下,上了車。

車門關閉,外面的光線和喧嘩霎時被關在車外。

車內的冷氣足得她下意識打了個冷顫,下一秒,帶着體溫的外套就已經披在了她的肩頭。

「你還沒走?」蘇萊很訝異,她以為他早已經離開了呢。

「這麼精彩的一出,怎麼能不看完。」收回手,司驍發出一聲輕嘆,「只可惜,結果有點差強人意。」

蘇萊搖頭,「還沒到結果,這才剛剛開場。」

「哦?」

「本屬於我的,我不會再拱手讓人。」

以前是她傻,為了愛情放棄一切,甚至不惜叛出家門。

傾盡所有的付出,並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卻只被人當成了傻子。

如果說,在今天之前,她還有所希冀,那麼剛才在會場里,洛遠航的表現,已經徹底把她心裏那一點溫存都給澆滅了。

他明知道『初戀』是她的心血,這麼久以來她放棄了多少獎項和榮譽,可現在,卻被他一口咬定為「賊」。

為了江時薇,他可真是做的出!

手機在口袋裡拚命的震動,她拿出來看了一眼是爾妍,這才接起,「爾妍。」

才叫了一聲名字,電話那頭髮出歡欣雀躍的大笑聲。

「痛快!哈哈哈,太痛快了!蘇萊,你怎麼能幹得那麼漂亮!今天晚上真是太出氣了,哈哈!」

電話那頭的武爾妍笑聲震得手機都發顫,蘇萊稍稍拿開些距離,看向司驍,有些尷尬的輕咳了一聲,「咳,爾妍,你不用笑成這樣吧?」

「當然至於!」爾妍一邊笑着一邊說,「我還以為你這輩子就被洛遠航吃的死死的了,我沒想到你讓我加配料原來是這個作用。你不知道江時薇從我這兒拿走樣品的時候有多臭屁有多囂張,我在直播里看到她啪啪打臉的樣子,真的很爽啊!」

爾妍在興頭上,連珠炮似的話說的很快,她也插不上嘴。

「但是蘇萊,你這樣跟他們撕破臉,微瀾你是不是不打算待了?我看你去新生了?你什麼時候去的,靠譜嗎?條件都談好了嗎?」

蘇萊臉頰熱熱的。

她講電話的時候,雖然司驍並沒有看她,視線是落向車窗外的,可每一個字,他都能聽得見啊。

「也是機緣吧。」

機緣她還記得跟司驍的那次交集,機緣他願意幫助她,機緣……他們閃婚成了夫妻。

「爾妍,先不說這個了。今天的事,洛遠航肯定會找你的麻煩,問你,你就說不知道,把事情都推到我的頭上,明白嗎?」

武爾妍不以為然,「放心,我才不怕他,大不了不幹了就是。」

她早就看不慣洛遠航那種理所當然索取的德性了,只不過礙於蘇萊本人都沒說什麼,才默不作聲而已。

「但是你怎麼辦?撕破臉了,他肯定會找你麻煩,要不今晚你別回去了,到我那兒住,也好有個照應。」

蘇萊剛要開口,就看到司驍的臉驀地轉了過來,眼神銳利。

她忙道,「不用了,我另有安排。先這樣吧,明天再聯繫。」

說完,匆匆掛了電話。

若不是爾妍一句話提醒,她差點忘了,今晚,算是她的,他們的,新婚之夜。

《溫柔老公快寵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