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文野:開局我選蔡文姬
文野:開局我選蔡文姬 連載中

文野:開局我選蔡文姬

來源:google 作者:浮雲醉花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淺川和鳴 浮雲醉花間 現代言情

擂缽街大爆炸發生的那日,淺川和鳴恢復了前世的記憶同時晚了十年的金手指覺醒了王者榮耀系統,是他在橫濱生存下去的外掛然後為了救人,.………他開局選了蔡文姬!沒事,以後還會有能輸出的英雄的,他安慰自己然而………當他可以輸出了的時候,每次想打架都被按在原地「太危險了,你躲在後面!」被躲在後面的淺川和鳴伸出爾康手,不是,你們聽我解釋啊,我能c的!我只是開局蔡文姬但是我可以輸出的#論為什麼每一個小夥伴都把他當成了一捏就碎的這檔子事#所以你們為什麼總喜歡搶人頭?放着我來啊你們!心痛的再次被搶人頭的專屬輔助如此想到作者有話想說:本文是腦洞作品,很多bug和私設,接受不了的集美們可以不要難為自己,改是不會改設定的,畢竟我寫的開心展開

《文野:開局我選蔡文姬》章節試讀:

「還沒找到那個異能力者的消息嗎?」

港口黑手黨,最頂層是首領的辦公室,現任的港黑首領是個梟雄,在他的帶領下,港口黑手黨才逐漸超過其他的勢力,對橫濱的地下世界佔領了越來越多的力量,但首領的年紀也不小了,身體的病痛折磨的他越發失去了理智,變得越來越暴虐,當聽說有新的珍稀的治療系異能力者出世的時候,哪怕他知道可能會失望,也把這當成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勢在必得。

「首領,那個叫蘭堂的能力者很詭異,我們的人無法突破他的異空間,蹲守的人也看不到有其他人在那個據點出入。」

淺川和鳴除了最開始的時候,後來都是在蘭堂的異空間里出入,憑蘭堂的感知和能力很容易就能甩掉跟蹤的人,橫濱的所有勢力至今沒有見過他的樣子。

「無能!」怒而至極的首領一掃桌上的雜物,全部扔到了面前回復消息的下屬頭上,乾枯的手上青筋畢現,幾乎只有一層皮肉掛在了上面。

「滾,給我再派人,一定要把那個異能者找出來!如果辦不到,就按照港黑的規矩領罰!」

港口黑手黨的規矩可不是什麼好東西,那是最窮凶極惡的人進去受一遭也要付出大半條命的刑罰,港黑首領不止對敵人,對下屬的態度也越來越暴虐,將他對死亡的恐懼全部發泄出去,散播到了橫濱的每一個角落。

「屬下定會把那個人找出來。」除了如此回復還能如何?如今的港黑首領已經不是曾經野心勃勃的梟雄,他心裏只有被折磨的憤怒,怨恨,恐懼,還有強烈的求生意志,非要把自己遭受的也讓別人更加的痛苦才行。

當所有下屬都退出門,港黑首領坐在長桌後,表情陰暗不定,他是一個有魄力也有能力的人,就任首領至今,把港口黑手黨發展到幾乎一家獨大的地步,然而時間的侵襲來的太快了,他的皮膚變得乾枯,爬滿了斑紋,他的體力越來越弱,他的身體被病痛折磨,忍受着痛苦被消耗精神,他現在還能強忍痛苦指揮下屬,但他絲毫不懷疑,再過幾年,他恐怕只能纏綿病榻,無法動彈任人宰割,這怎麼能不讓他恐懼。

就算他知道,一般的治療系異能力者大多數都是治療外傷,他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哪怕是一絲的希望他也要抓住,任何阻撓他的人,都要做好死亡的準備。

「看來港黑的首領大人,他的身體已經開始不行了呢」

黑髮的醫生聽聞線人發來的消息,如血一般艷紅的瞳孔中全是諷刺的笑意,要完成夏目老師的三刻構想,黑暗勢力的一面是必須的,被他看中正是橫濱地下勢力最強大的港口黑手黨。

「這也沒辦法,人類的身體和精神太脆弱了,沒有任何一種傷害抵得過時間的侵襲,越恐懼就越容易失去理智,那個人現在恐怕,已經開始壞掉了。」

他高興的站起來,抓着自家小姑娘的手就是一陣轉圈,開心的像個孩子。

「太好了呢愛麗絲醬,這麼一來我們的計劃也可以提上日程了。」

「放開我啦,笨蛋林太郎!」金髮的少女完全不想跟這個看起來像廢柴大叔一樣的主人互動,揮舞着小手直往醫生身上拍,她所有程序都是被固定好的,性格的一部分就是如此。

「好痛哦愛麗絲醬,但是這樣的愛麗絲醬也好可愛!」帶着有點噁心語調的醫生開開心心的和自家異能生物貼貼,讓路過的某隻三花只想捂眼睛。

他怎麼就看中了這個不成器的傢伙當弟子。

橫濱的夜幕降臨的時候,所有在外工作的人都回家了,月光下的橫濱,是地下勢力活躍的時候。

「上學?!!!」

一群孩子異口同聲的說道,面面相覷,他們之前在擂缽街的時候也聽淺川提過這件事,當時本來以為是他的安慰話,沒想到今天宣布告訴他們,要送他們所有人都去學校。

「和鳴,你做了什麼?」悠第一個率先發問,十二個孩子中,她是最冷靜的,第一時間關注的不是上學與否,而是淺川和鳴是不是又做了什麼事。

「你是不是加入哪個勢力了?」真嗣也問道,十三歲的他是這群孩子的,年紀最大的一個,自覺有老大的責任。

淺川和鳴被視線盯着,感覺冷汗快要下來了,大家怎麼都這麼敏銳。

「哼!」芥川龍之介看着他的窘境,不屑的哼了一聲,很明顯他還在生氣。

「因為我想讓大家成為我的力量。」畢竟是曾經一個接一個撿孩子回來的人,淺川和鳴總有辦法說服他的夥伴們,某些煽情話那是張口就來。

「我和龍之介還有中也,我們都是能力者,在橫濱想要安穩生活非常困難,我不想你們以後成為那些壞人威脅我們的把柄,去上學的話,可以學到很多有用的東西,以後肯定可以幫到我們的,學校里也很安全,我不用擔心你們的安危。」

這話當然有誇張的成分,因為某個大佬的三刻構想謀劃,再過幾年有一個醫生會殺掉現任港口黑手黨的首領上位,武裝偵探社的江戶川亂步和福澤諭吉也已經到了橫濱,到那個時候橫濱的情況大約就會穩定下來,唯一要防備的就是中也的非人類哥哥發瘋,但只要蘭堂先生在,某個非人類弟控到時候自然有他對付。

「大家都是一起長大的,我不想讓你們在擂缽街那種地方悄無聲息的死去,所以我們一起變的強大吧,強大到可以掌控我們自己的命運!」

這話是真的,他是真的想讓他們有一個好的前程,而且橫濱的爭鬥再過幾年就會進入白熱化,到時整個橫濱都會受影響,如果可以他甚至想送這些孩子遠離橫濱,考慮到他們大概不願意才沒提出來。

這番話觸動了孩子們,擂缽街長大的孩子總是多思敏感,出來後他們也曾忐忑不安,害怕自己會被拋棄,所以主動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淺川和鳴才會提出上學這件事,多思什麼的都是閑的,是作業不夠多還是學校不好玩?就算沒有九年義務教育,他也得把這群閑的胡思亂想的傢伙統統送去學校。

「那和鳴你也一起去上學嗎?」

說出來了……他真的說出來了!所有孩子用看勇士一樣的眼神看着中原中也,他們當然也想問這個問題,只是沒有一個像中也一樣直接開口的。

「……中也乖,我還要工作哦」微笑着哄孩子說道。

雙標的意思大概就是,送你們上學可以,我自己就免了,畢竟上輩子他已經學了二十幾年了。

「但是和鳴剛才自己說的,小孩子就應該去學校好好學習,和鳴也是和我們一樣的小孩子,為什麼要去工作。」

淺川和鳴的微笑已經有點掛不住了,這孩子還挺會抓重點,他就是怕這一點所以才一帶而過的,結果還是被抓住話茬了。

「我當然也要學習了,只是我學習的地點和大家不在一起而已。」

「中也是乖孩子對嗎?」

剛出生兩個月不到的幼崽,還是非常的單純好哄的,脆生生的說道。

「中也,是乖孩子。」

「乖孩子從來不讓別人操心哦,乖乖的學習就可以了,我相信中也肯定很快就能變強的哦」

「變強大?像龍之介還有和鳴一樣?」中也的眼睛一亮,雖然一起生活時間不久,但是他已經知道變強的重要性了。

「是的哦,中也以後肯定比我們都厲害哦。」未來雙黑之一,港口黑手黨的幹部,橫濱武力天花板,這一點是不用懷疑的。

「我知道了,我去上學,快點變強。」被忽悠瘸了的幼崽嚴肅着小臉答應了。

「大家當然,也會乖乖的去吧?」

擂缽街的孩子,最擅長審時度勢和識時務,看着笑容明顯有些危險的某人,紛紛把嘴裏的質疑咽了下去,早熟的孩子們自然知道淺川和鳴是為了他們好,他們只是……恨自己成為了拖累罷了。

「啊,龍之介~你也要一起去哦。」伸手截住某個正在偷溜的男孩,他可是一視同仁的,所有人都準備好了報名,怎麼能讓某個人偷跑。

「在下不需要……在下可以自學。」芥川龍之介臉上充滿了抗拒,雖然被拽住了命運的衣領子,考慮到淺川和鳴脆弱的小身板,終究還是沒有放羅生門。

「噠咩,你也要一起,不可以有特殊哦。」

「你才是!明明在下的力量比你強多了,在下不需要做那種無意義的事!被保護的弱者不要來質疑在下的事!」

空氣中突然一片寂靜,孩子們小心翼翼的放輕了呼吸,他們的小團體雖然沒什麼階級,無所謂誰是老大,但是異能力強大的芥川龍之介是眾人默認的主心骨,在此前提之前,芥川龍之介是被淺川和鳴救回來的,這個組織里,只有淺川和鳴和芥川銀對他來說是特殊的。

「哈……」長嘆了一口氣,他就知道這死孩子,果然又開始鑽牛角尖了。

芥川龍之介身體弱,在異能力覺醒之前生了大病差點死去,他在垃圾堆旁邊的破爛箱子里撿到他們兄妹的時候,兩個孩子都已經奄奄一息了,被他帶回來以後,芥川龍之介昏迷了三天才熬過來,差點小命不保。

大約是幼年被傷的太深,兄妹倆對力量更為執着,性子又都執拗,一不注意就容易鑽牛角尖,比石頭還難掰正,以往他沒有記憶也沒有能力,還要靠龍之介的保護才能生存,如今大約是許久沒關注他們了,倆孩子都開始不對勁了。

他不懂心理學,只知道心裏的刺要**才好,否則會越扎越深,最後出血流膿,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正好這幾天沒什麼事要做,他得把芥川兄妹這倆敏感偏執的性格好好掰一掰才行。

看了一眼牆上的鐘錶,夜已經深了,明亮的光線照在大廳里,卻無法給惴惴不安的孩子們帶來安全感,淺川和鳴衝著孩子們,露出溫和的笑容,安撫着說道「大家快點去休息,明天我請蘭堂先生幫我們辦理入學手續,期待你們未來美好的校園生活吧。」

「真嗣,健次,桃華,小杏,帶他們趕緊去洗澡睡覺哦。」

被點名的幾個大孩子面面相覷,終究還是選擇聽從他的話,帶着孩子們離開客廳了。

「龍之介,銀,你們留下,我想和你們談談。」

「在下沒什麼……」

「如果你有足夠的理由說服我的話,我會重新考慮上學的事的。」

「……」看着乖乖坐回沙發上的兩兄妹,他只想扶額。

果然奶爸真不是人當的,無論哪一種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