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被選中去長生
我被選中去長生 連載中

我被選中去長生

來源:google 作者:銀湖小霸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向天 羅明月 都市小說

一個生來就身中蠱毒而不自知的少年,機緣進入了藏有長生秘密的大學,在一次又一次的解密探險中,終於破解了始皇求長生的驚天內幕既是被選中又是為自救,男主踏上了天南海北探險尋葯的奇幻之旅,這當中,又夾雜着多少和美女之間的愛恨糾葛………………展開

《我被選中去長生》章節試讀:

七月,酷夏。

川府,卧媚山上。

「爺爺,你往這我這泡澡的溫泉水潭裡扔得這些花花草草都是些什麼呀?把水都弄髒了!」

正在泡溫泉的向天,看到爺爺把剛從深山中采來的新鮮藥草往溫泉潭中扔來,又是不解又是有些「責怪」。

「瓜娃子,你又不是第一次泡,幹嘛還這麼矯情。反正呀,對你沒壞處就是了。」爺爺不容分說的繼續往潭水扔着各種草藥。

「爺爺,這次我又給帶了很多吃得東西過來,夠你在這山上吃上個把月了。」向天邀功似的對爺爺說道。

「你這娃子呀,和你說了多少次了,以後別再帶東西上山來,山高路遠的,帶東西趕山路多危險啊!」爺爺反倒不太領情,接著說道:「爺爺在這深山裡都住了十多年,啥都不缺,要吃要喝我自己會想辦法。到時候下山,和你媽也說一聲,我這邊不用她操心,安心照顧好你爹就行了。」

「哦,那好吧……」向天悻悻然的回答爺爺。

說來也奇怪,向天還很小的時候,他記得當時爺爺和爸爸、媽媽他們一家子生活在一起的,後來不知道怎麼的,爸爸就突然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自那之後爺爺就消失了。

等向天長到有七八歲左右,開始上小學了,他才從媽媽那得知,原來爺爺自從爸爸突發昏迷之後就一個人上了娥媚山深處去開始獨居。

自打知曉爺爺在深山獨居之後,向天每個周末都會花四五個小時,去村寨後十幾公里的深山裡找爺爺,有時候還會力所能及的帶一些生活用品給爺爺。

爺爺住在一個懸崖峭壁之下的山窟窿里,在洞窟口不遠處,還有一潭難得的溫泉。每次到了爺爺那,爺爺都會讓小向天泡那個溫泉水,然後在泡的時候再往裏面扔各種各樣的藥草、花果之類的東西。

向天也問過爺爺好多次,爺爺都不肯告訴小向天這是啥?又是為了啥?

除了泡澡,爺爺還會給小向天喝一種奇怪的茶水,反正也有一股中草藥的味道,要是小向天不肯喝,爺爺就要生氣,所以向天一向都是捏着鼻子,硬着頭皮往肚裏灌。

除了泡葯澡、喝藥茶,平時在山上的時候,爺爺還教了一套養生功法給向天,說這套功法有助於他控制自己的身體,並一再囑咐即便是在山下也要勤加練習,不可懈怠。

這一套功法分為身形功法和養氣功法兩部分。連爺爺自己都叫不出這個功法的名字,只知道是向家一個老祖宗從一個李姓老道士那學來的。

用來修身養性,效果明顯,所以一直被向家傳承了下來,只是傳到爺爺這一輩的時候,很多身形功法和練氣心法都已經失傳了。

到如今,向天也快年滿18了,爺爺做的和教的這些,還是雲里霧裡不明所以。只是這麼長時間下來,每個周末和爺爺待在一起,也就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了。

倒是這麼些年以來,向天好像的確很少生病,甚至連個感冒發燒都很少有。接近一米八的身高,加上結實的身體,讓向天打小在同學中就比較出眾,加上他優異的學習成績,一向來被學校看成「寶」。

泡着澡,向天對爺爺說:「爺爺,我前段時間剛考完高考,到時候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之後,我就到山上來找你,和你住一段時間。我要和你一起去採藥。」

「哦,那倒是不錯,不過,菜葯可是很苦的哦,你確定你做好準備了嗎?」爺爺給向天打預防針道。

「沒事,爺爺,我什麼苦沒吃過啊?什麼農活沒幹過啊?」向天拍着胸脯對爺爺保證道。

「哎,對了,那你高考考完,自己感覺怎麼樣啊?」爺爺關心的問道。

向天此時卻支支吾吾,不知道怎麼回答,只是搪塞的說:「也就那樣,上個大學應該是沒問題的,就是好一點差一點的問題。」

爺爺也知道向天一向來成績都很穩定,所以也就不再追問。

泡完了澡,向天又和爺爺練習了一個多小時的養生功法,直到日頭快要落山了,向天才和爺爺依依不捨地告別,打算下山回山下的家裡去。

「爺爺,那我就下山了啊,這幾天家裡馬上要農忙收稻子,我要回去幫一下媽媽。」

「嗯,那你下山時路上小心點。」

這一日,卧媚山下,金光寨

烈日炎炎,陽光炙烤着大地,似乎要將大地上的每一滴水都榨乾。

稻田中,一少年頭戴涼帽,半蹲在地,身體微微前傾,左手握稻,右手持鐮,割稻動作快速而嫻熟。

吱……吱……吱……

一陣噪雜聲之後,寨東頭的大喇叭里響起了老村支書那熟悉而又抑制不住喜悅的聲音。

「喂,喂,喂喂……」

「接下來我要向各位村民通報一個特大喜訊,那就是我們寨4組阿慶嫂家的向天同學考上了大學,這是我們金光寨有史以來的第一個大學生,非常難得啊,可喜可賀啊。」

「下午我將帶着村委會的一些幹部前去阿慶嫂家道喜和表示一下慰問,如果有意願的村民到時可以一起。哦,對了,向天,你們學校剛剛打電話到村委會,叫你現在就去學校領取《大學錄取通知書》。」

似乎擔心大家聽不清楚的老支書,又重複了一遍剛剛的那番講話。

這位正在埋頭割稻的少年就是老支書口中的向天,但他似乎像沒事人一樣,節奏依舊。

看兒子遲遲沒有動靜,這時,作為母親的阿慶嫂直起腰來,對着向天說道。

「娃子,剛剛老支書的話你聽到了嗎?還不趕快回家洗洗去學校拿通知書。早去早回,說不定還能趕上支書和鄉親們來咱家慰問。」

「媽,不急着這一時半會。等我把這一條割完了再去。」

向天一邊說著,手裡卻一刻不停。阿慶嫂也知曉兒子打小心中就有主見,所以也不再多言。

大概一個小時之後,向天終於割完了眼前的這一整條稻田,直起身來,向母親打了個招呼便回了家。

到家後,向天先是給豬圈裡的兩頭豬上了些食兒,又餵了一下雞鴨。接着回到屋裡開始燒菜做飯。在做飯的間隙他又打了一盆清水,用毛巾絞乾後給昏迷在床上的父親翻身和擦洗身體。夏天的天氣實在太熱了,要是不經常給父親翻身和擦洗身體,身上很容易長褥瘡。

等向天趕到位於縣城的高中學校時,時間已經是下午2點左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