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有個修仙模擬器
我有個修仙模擬器 連載中

我有個修仙模擬器

來源:google 作者:我來吸我來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我來吸我來吸 陳燁

陳燁穿越到了修仙世界,覺醒了修仙模擬器無奈自身資質太差,哪怕有金手指,也始終踏不上仙途只好偷偷抹淚痛哭,只能眼睜睜看着那些天才使用修仙模擬器的精彩人生,自己只能夠在背後偷偷分一點收益,才能勉強維持生活,異界真是太苦了展開

《我有個修仙模擬器》章節試讀:

王工看着顫抖的雙手,「力氣也這麼大,那個小子,是個怪物嗎?」。

他望着陳燁滿臉的不可置信。

「你的步伐不穩,劍術也勉強,也就最開始的那一劍還湊合」,陳燁評價道。

「就那一劍,還湊合?」,王工愣愣的坐在地上,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震驚!場面一下子安靜了下來,誰也沒有想到王工居然敗了,還是敗在曾經的廢物陳燁手上。

許久。

「王工居然敗了,敗在了陳燁的手中?」,一個人不敢置信的望着陳燁。

「還僅僅是一招,這個傢伙沒有想到一直不顯山,不露水,沒有想到實力居然這麼強?」。

吳鵬一臉詫異的望着陳燁,眼神裏面充滿了怨念,說話都磕磕絆絆,「你,你,你怎麼劍道修為如此之高?」。

說好了一起被劍宗開除,結果你卻在背後偷偷的修鍊,偷偷的修鍊還不算,居然到了這麼高的境界,本以為咱倆都會被劍宗開除,我還好心的跑過去安慰你,原來,小丑是我自己。

陳燁尷尬的笑了笑,這個問題還真是不好解釋,於是便奉承了幾句,「都是運氣,都是運氣」。

「運氣,那我怎麼沒有這樣的運氣,蒼天啊,你為何這樣對待我,我吳鵬到底做錯了什麼」,吳鵬不由得在心中大喊。

吳鵬沉默了一會,嘆息一聲,「謝謝,要不是你劍道修鍊有成,我可就真惹上大禍了」。

吳鵬顯得有些難為情,「既然你劍道修鍊有成,那麼能不能成為外門弟子之後,把那一個名額讓給我」。

「我可以花靈石去買,可以嗎?」。

成為外門弟子之後,根據劍宗規定,就會有一個僕從名額,內門是三個名額,核心弟子是十個。

主要就是負責弟子們的日常起居,以及生活雜事。

除了沒有對應的特權之外,還有一個巨大的好處,那便是可以劍宗內境,裏面靈氣充裕,在裏面呆過一兩年便可以築基,真的沒有天賦,也可以強身健體,延年益壽。

「嗯,都是朋友,自然是可以的,不必提什麼靈石」,陳燁拍了拍吳鵬的肩膀,「走一起吃酒去」。

「好,一起吃酒去」。

卻沒有再看倒在地上的王工一眼。

兩人結伴而行,在場的眾人也沒敢阻攔,似乎都被震懾住了。

一時之間,關於陳燁一招打敗王工的消息,瘋狂的在勞役弟子和外門弟子中瘋傳。

和吳鵬吃了一頓飯菜之後,他去啟明票號取了十枚靈石,心裏有錢,手裡不慌。

自己雖然有系統,劍意感悟已經融入了自己的腦海中,但是還是實際演練一下才好,心裏有底。

陳燁靜坐在房間之內,使用引氣訣,開始吸收天地靈氣,在擁有了墨香雪這麼多年的劍道修為之後,一切都是那麼輕而易舉。

他如今並不缺乏靈力底蘊,而是經脈破損嚴重,這需要一段時間恢復。

要知道這已經夠驚人了,本來陳燁的經脈已經破關失敗,要是尋常人,恐怕一輩子都不可能再破關,突破到築基。

也是時候讓咱也享受一下天才的待遇了。

「再試一試,烈火劍意的威力」,陳燁心想着,便收拾了一番,向著廬山而去。

除了那次廬山小聚人多之外,平常之下的廬山人跡罕至,根本就沒有幾個人。

等到了地方,卻在山頂隱約看到熟悉的一人,正是已經踏入築基六層的墨香雪。

她坐在遠處一襲白衣,看上去仙氣飄飄,陳燁卻嚇的不輕。

她怎麼在這?

這麼巧?!

她不是剛踏入築基六層嗎,不去鞏固修為,在這廬山之上幹嘛?難道天才都沒有適應期的嗎?

陳燁做夢也沒有想到,能夠在這裡見到她,不由得陣陣心虛。

畢竟自己的劍意,就是她領悟的東西。

心虛的陳燁本想繞道走,可身後傳來一陣柔聲,「這位朋友,你可是認識我?」。

陳燁暗認倒霉,轉過身向前,強行露出一張笑臉,「認得,您是墨香雪師姐,前幾日在廬山還給我們勞役弟子講過道呢」。

「那你為何見我就躲?可是有什麼香雪做錯的事?」

陳燁心中一驚,卻沒有想墨香雪感知這等敏銳,眼珠一轉瞬間有了新的主意,「在下只是一個勞役弟子,不敢高攀,墨師姐乃是天上的星辰,而我只是地上的塵埃而已」。

墨香雪微微皺眉,此人油嘴滑舌,為何隱約能夠讓她感到一股熟悉之感,想來也是感覺錯了,本來還想盤問一二,現在看來也算了,「你走吧」。

雖然不知為什又突然讓自己走。

但是陳燁馬上飛快的溜了,畢竟萬一真的發現自己的劍意和墨香雪一樣,那可就尷尬了。

墨香雪靜靜的盤坐在那裡,心中還想着廬山聚會時的奇遇,心裏不由得有些失落。

雖然知道這等天大的奇遇,能夠遇到一次是可遇不可求的,但是人,又怎麼沒有個僥倖心理,萬一呢,萬一這等奇遇能夠光顧自己的身上呢。

一次便已經讓自己金丹有望。

作為大魏國第一的劍宗,擁有着一位修真界的神話,武道大宗師莫丹,以武入道,更是整個劍宗的頂樑柱的莫丹,境界也不過金丹而已。

可想金丹境界之難,而劍宗的長老一般也都是築基境界而已。

她甚至有些後悔,後悔自己的魯莽,仗着自己不怕死,隨意挑戰天下高手,最後被宋無雙一掌拍死。

要是自己當初能夠謹慎一點,再小心一點,說不定成長起來,真有可能和那宋無雙過幾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