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
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 連載中

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

來源:google 作者:精神牛馬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牧珩 精神牛馬哥 都市小說

科學家公布了探測到外太空信號的消息,全民沸騰,投票要求不要回答!只不過幾天之後,九霄之上,忽地出現了一團氣勢逼人,半個地球都能看到的暗色光暈各國都以為外星文明降臨,只是不待各國探索,那神秘光暈逐漸退去光華!而那光暈下的真容,竟是百萬兵馬以及他們眾星捧月團團圍住的宮殿!在百萬兵將的胸口,一個個古老的「秦」字,熠熠生輝「始皇陵…上…上天了!」始皇陵從地面消失,如仙界降臨一般懸於高陽之下,向全世界昭告異變的降臨!各種變異物體層出不窮,人類卻彷彿被世間拋棄,無法提升能力,只能依靠變異物體,艱難地生存恐怖悄然張開恐怖的手掌,撥弄整個荒唐的世界少年向死而生,在異變的世界裏,直面詭異,探索真相!展開

《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章節試讀:

烤鴨店裡有不成文的規定,當天的食材沒用完的,店員可以自己食用,如果第二天沒有吃完,則需要進行處理,不能再用了。

牧珩的本意是想去後廚搜查一下,卻不料這位阿姨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這讓牧珩心裏感到一陣驚喜,不愧是高戰力人群,雖然不在廣場上了,可大媽還是你大媽。

牧珩驚訝地回頭,茫然道,「王姨,什麼叫不能吃?難道新聞上說的是真的?」

王姨就是那位拉住牧珩的保潔阿姨,此刻她臉上的表情十分凝重,低聲道,「新聞上說的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但我們這些老員工都知道,這些烤鴨里有一部分不是什麼好東西。」

牧珩好奇地坐了下來,純真的目光里滿是探究的意味。

王姨皺起眉頭,無奈一笑,道,「小牧啊,我和你說了,你千萬別和其他人說。」

牧珩急忙點頭,一雙明亮的大眼睛裏滿是真誠,「王姨你放心,我就是突然好奇了,而且最近也不太平,我還是想多知道一些。」

另一位阿姨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也是,我看新聞上說,最近有人被分屍,說是有妖精幹的。」

又有人插嘴,神秘兮兮地說道,「我可是聽說,咱們總公司老總的兒子也被殺害分屍了,那人可是遠在京城。」

幾人七嘴八舌地說了起來,牧珩默默聽着,直到王姨坐在了他的身邊。

王姨低聲道,「小牧,我跟你說,咱們後廚那位總廚不小心透露過,說咱們得鴨子里,會摻雜一些殭屍鴨,就是那種凍了很久的鴨子!」

牧珩心中猛然升起一股明悟,但還是有些疑惑,說道,「咱們這些連鎖店也算是大牌了,這麼做不會被人查出來嗎?」

王姨笑了笑,一副看後輩小年輕的模樣,淡淡道,「那些殭屍鴨肉質很差,所以那些肉會摻雜在外賣單里,反正外賣品質有問題可以有各種理由推脫,還有那些殭屍鴨的鴨架,經過油炸以後,誰知道它以前是什麼樣子,一般人根本吃不出來。」

聽到王姨的解釋,牧珩心裏的疑惑消減了很多。

說起來,這也就是無良商家為了減少成本,用了殭屍肉,可沒想到恰逢世界異變,殭屍肉里出現了一個變異後的怪鴨。

按照牧珩猜測,怪鴨作為殭屍肉被凍了不知道多久,怨氣極大,後來又被做成片皮烤鴨,當它擁有某些能力之後,心中的恨意便支配着它,這才導致之後的幾起了殺人分屍案!

常理上是不可能的,但如今這個奇怪的世界,也只能這麼猜測了。

與此同時,牧珩心裏彷彿產生了某些變化,日記本上的解鎖進度,從原來的50/100,變為了80/100。

日記本上的文字也發生了變化,蔥條那一欄的封印中三個字被用筆劃掉,同時,日記本下方出現了一行新的文字。

【冰冷把血肉從我的骨上分離,熱油榨乾我滄桑的骨髓,當我誕生意識的一刻,我發誓要殘忍的對待每一個擁有我的人類,但有一個人的死亡,與我無關。】

【解封進度:80/100】

蔥條這一欄已經解封,牧珩心中隱隱跳動着什麼,一股強烈的感覺像是生理反應一般,突然浮現在了心頭。

牧珩心中默念蔥條,一根細小的蔥條悄然出現在了手心當中。

蔥條可以隨心所欲地控制變長,但有一個最長的限制,這一點倒是讓牧珩聯想到了金箍棒。

不過一想到別人打架時噼里啪啦,嘰里呱啦一通輸出,而自己卻拿出一根…蔥的腦殘畫面,牧珩心裏的激動瞬間消散了大半。

默念回收,蔥條消失。

牧珩的一系列動作並沒有花費太多時間,王姨看到牧珩愣了愣,還以為牧珩是被自己說的話給噁心到了,便安慰道,

「放心吧,之前我也悄悄舉報過,他們不查封,說明這件事不很嚴重,應該吃不壞人,而且碰到殭屍肉的概率挺小的,以後咱們自己買,自己做就行了。」

看着王姨和藹慈祥的模樣,牧珩嘴角抽了抽,點頭道,「您說的對,我不想了。」

遇到殭屍肉的概率挺小,可您老不知道我昨晚差點就被剝皮了。

牧珩笑了笑,正準備離開回到自己的宿舍,耳邊卻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名字。

一直和牧珩說話的王姨卻好像長了八個耳朵,把所有人的聊天聽的一清二楚。

聽到另外幾人爭論京城分屍案的真假,王姨對着其他幾位阿姨說道,「老李說的是真的,你們別不信,我家親戚說,那孩子今年剛從清北大學畢業,加入了什麼京北未來生物科技公司,年紀輕輕的,還是個應屆畢業生,就年薪數百萬。」

「真的假的,真要是那樣,確實挺可惜的。」

京北未來生物科技公司,便是牧珩已經快要簽訂合同的公司!

牧珩轉頭問道,「那人叫什麼名字,我之前也是清北大學畢業的,說不定我還認識。」

王姨眼睛一亮,看向牧珩,「對對對,差點忘了,小牧也是清北的,我記得親戚說,那孩子好像姓韓,是一家集團老總的兒子,咱們烤鴨連鎖店,就是他們集團的。」

姓韓?

而且也進入了那個公司?

牧珩腦海彷彿一陣晴天霹靂,該不會真的是他?

牧珩急忙拿出手機,打開屏蔽了許久的班群。

班裡僅有十幾個人,消息記錄里,一道道消息極其刺眼!

「韓寬真死了,我之前碰到了他女朋友,她告訴我的。」

「我去,真被鴨子給分屍了?這特么也太恐怖了吧?」

「據說他的屍塊少了很多,想想就害怕。」

「誒,你們說,韓寬搶了牧珩的工作,會不會是牧珩…」

「嘶…韓寬之前搶了牧珩的女朋友,之後又搶了那麼好的工作,該不會…」

「真是放屁,要真是牧珩,還怕**查不出來啊,現在沒消息,說明是那些東西乾的。」

「不說了,我要抓緊鍛煉身體了,不然以後跑都沒有機會。」

「說到鍛煉身體,我之前碰到韓寬女朋友,她好像變得更漂亮了,身材也更好了,整個人都散發著迷人的韻味,就跟古代那小公主似的。」

「拉倒吧,誰不知道那女人什麼德行,或許是真公主也說不定,不說了,下了。」

……

竟然真的是他!

牧珩完全呆住了。

說到韓寬,牧珩不恨他是不可能的。

不過一想到它死的這麼凄慘,看在它作為人類的好朋友的份上,牧珩心裏還是為它默哀了0.01秒。

默哀完畢,聯想到最近寧江市發生的幾起殺人分屍案件,再加上日記本給出的那句話,牧珩毫不懷疑,京城韓寬的這起殺人分屍案,就是日記本里所說,怪鴨被冤枉的一起。

「看來,得儘快去京城一趟了,找出真相應該就能解封第二個技能。」

「說不定還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向幾位貢獻巨大的阿姨後告辭後,牧珩準備讓陳寅來接自己,把自己了解到的一些東西告訴他。

當然,牧珩選擇面對面地告訴陳寅,也是想從陳寅的口中得到更多的信息,他知道的東西太少了。

只是牧珩雖然有了長蔥作為自保的手段,但他還是有些謹慎,不想一個人在晚上出門,所以這才打電話給陳寅。

等人的時候,想起昨晚陳寅問詢自己時表現出的一些奇怪反應,牧珩猜測異變管理局可能是在懷疑自己和韓寬的死亡有關係。

陳寅想把自己拉進管理局,估計是探一探自己的底,順便還能監視自己。

在這件事情上,韓寬和自己有仇不說,單單自己還從那怪鴨手裡逃脫了,給人一種自己是在演戲擺脫嫌疑的感覺,說沒關係,牧珩自己都不信。

因此,牧珩猜想,其實自己現在已經被人監視了。

電話打完沒有幾分鐘,很快就有異變管理局的人開着一輛麵包車來到了烤鴨店。

牧珩不經意地碰了下引擎蓋,在這炎熱的夏天,引擎蓋竟一絲溫度都沒有,就好像剛啟動一樣。

牧珩嘴角上揚,果然,這輛車沒啟動多久,一直在附近監視自己。

坐上車,在副駕駛小哥警惕的目光中,車輛緩緩啟動,駛向了異變管理局。

……

來到陳寅的辦公室,牧珩彷彿進入了人間仙境一般,煙霧繚繞。

陳寅的面色十分疲憊,也不知道這一天到底遭遇了什麼。

牧珩也沒多問,裝作不知道被監視一樣,開口說道,「陳隊長,我今晚在烤鴨店,知道了一些事情。」

牧珩毫不隱瞞,將自己從阿姨們口中獲取「殭屍鴨」的信息說了出來,並沒有說自己覺得京城的案子有蹊蹺。

陳寅聽完點了點頭,略顯疲憊的臉上帶上了一絲有些僵硬的笑容,「小牧啊,你為什麼一個人去查,不害怕嗎?」

牧珩點了點頭,義正言辭道,「怕,但是沒用,就算我害怕,那隻怪鴨也不會放過我,我知道的越多,就算死了也少後悔一些,不能死的不明不白。」

陳寅的目光里,透露着毫不隱藏的欣賞,「小牧啊,你真的沒興趣加入我們管理局嗎?加入管理局,你甚至有機會分配到一些奇物。」

「奇物?」

陳寅點頭道,「能夠為人類所用的變異物體,稱為奇物,那些為非作歹的,稱為異物,怎麼樣,心動嗎?」

「額,暫時還是算了,加入你們肯定會有很多條條框框,我肯定不會自由。」

陳寅嘴角一抽,無奈道,「行,你說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還有什麼事嗎,沒什麼事就讓剛才那兩個人把你送回去。」

牧珩道,「聽到我的消息,你一點都不驚訝嗎?」

「你能查到的,我們自然知道。」

「那你們為什麼不把連鎖店給封了?」

陳寅揉着眉頭,「那是食監局和市監局的事情,我們已經告訴他們了,怎麼處理是他們的事情,我們不能越權。」

牧珩眉頭一挑,沒多說什麼。

牧珩道,「陳隊長,你好好休息,我就先離開了。」

「嗯,最近小心一點,咱們市又出現了幾件案子,受害人都被吸成了乾屍。」

背對着陳寅的牧珩感覺到一股熾熱的目光,回頭看去,便看到了陳寅那雙似乎有些期待的眼神。

期待自己被吸成乾屍?

顯然不是。

應該是因為自己從怪鴨手下逃脫,提供了一些信息,所以陳寅下意識地覺得或者是希望自己也能得到一些關於乾屍案的信息。

牧珩點了點頭,「謝謝陳隊長提醒。」

……

回到烤鴨店門口,牧珩看着空無一人卻路燈明亮的街道,心裏感受到一絲蒼涼。

各種物體變異弄得人心惶惶,眼下這種看似平靜的秩序,不知道還能維持多久。

右腳剛邁入店裡,卻聽飯店後的宿舍里傳出一聲刺耳的尖叫!

「糟糕!是王姨的聲音!難不成還有其他的怪鴨!」

牧珩精神一振,大步跑向宿舍,心中默念,手中便悄然出現一根細小的蔥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