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這麼好,所以你要不要嫁給我
我這麼好,所以你要不要嫁給我 連載中

我這麼好,所以你要不要嫁給我

來源:google 作者:豎屏格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夜子呈 季春夏 現代言情

【非正經名:大佬在線卑微求愛】夜子呈:帥,只是我最不起眼的優點不過就算厲害如他,也會有搞不懂的事情某天,夜執行長一臉欲言又止地問姜特助:「如果一個女人跟你睡完之後,突然就變得很冷淡」「這是什麼意思?」展開

《我這麼好,所以你要不要嫁給我》章節試讀:

大好周末,卻又是颳風又是暴雨的,季梓瑤一早上唉聲嘆氣的。

鄔女士在她後腦勺上來了一下。

「小孩子家家,長吁短嘆的做什麼。」

季梓瑤反手抱住她媽的胳膊,撒嬌道:「媽咪,不能出門,我好無聊的呢。」

鄔女士戲精上身,也跟着演了起來。

「我家寶貝無聊呀,那就快點去幫你爹地煮菜哇。」

季梓瑤眨眨眼,敬謝不敏。

「我突然想起來,昨天活動的報告寫的不夠好,還能再改改。」

說完,立馬一溜煙就往自己房間里躲。

季家住的樓是老式了點,還沒有電梯,但是勝在房型敞亮,採光好。將近100平的面積,季先生當初廢了一番心思設計出3個卧室,還有洗澡淋浴的跟馬桶和洗漱盆也一併內外辟出了隔斷。

這樣平時兩姐妹加上他們老夫妻的生活起居能相對地保留一份自己的個人空間。

季老先生退休前是大學建築系的老師,雖然一輩子也就混了個副教授的職稱,但是那實操的專業水平是非常可以的。

季家房子不大,居住的舒適度卻很高。季先生懂設計,鄔女士又是個有情調有審美的人,一直在更新迭代家裡的布置。

一家人在這裡已經生活了將近20個年頭,那到處都是滿滿的幸福回憶。

所以季春夏就算現在有經濟能力可以另外購置房產,她也一直沒捨得搬出去自己住。

鄔女士平時張羅女兒的戀愛婚事,但是有春爸在邊上提醒着,也知道適可而止,每次都精準地卡住最後的點。

先前早上起來,季春夏的面色仍舊一塌糊塗,萎靡不振的,鄔女士只當她沒睡好,忍着沒多問。

外面狂風暴雨,家裡寧寧靜靜地,廚房間里傳來流水淘米油鍋炒菜的聲響,臨近中午,陣陣香味飄散出來。

季梓瑤長身體呢,早飯吃的多,這會兒也早就餓了,小鼻子聞着味兒就湊過去。

再出來時小姑娘嘴裏塞了一塊排骨,手裡還拿了一塊。

鄔女士正好在整理沙發抱枕,換上新的,帶着春天氣息的綠色花紋,抬眼看到季梓瑤那吃相就開始碎碎念。

「花花,又沒人跟你搶,這小嘴吧唧的慢點。」

季梓瑤吃的眯眼笑,跑去敲春夏的房門,等門一開,抬手就把手裡那塊排骨塞進她姐的嘴裏。

「姐,老爸剛炸好的排骨,太好吃了!」

廚房間里,春爸端着一盤糖醋排骨出來,「再炒個青菜,就可以吃飯了。」

春夏把排骨外面一層酸甜的醬汁吮完,排骨被炸的酥脆但是仍舊保留着豐腴的肉汁,就這她可以吃一大碗米飯。

有好吃的彌補,春夏心情剎那就變好了。

碗筷備齊,菜都上桌了,一家人正準備吃飯呢,季春夏的手機突然響了,她接起來。

「春夏老師,請問季梓瑤在嗎?」

原來是夜子孝,掛了電話,春夏就看向自家妹妹。

「花花,你沒注意手機么?夜子孝說發了好幾條消息給你。」

季梓瑤啊了一聲,跑去自己房間拿手機。

「呃,就幾分鐘前的事情,他說昨天活動,他有個錄音筆不見了,問是不是在我這裡。」

「那你去找找回復他一下,我聽他聲音很着急。」

季梓瑤哦了一聲,又跑回房間去找。

鄔女士見狀就問,「這個夜子孝是不是花花之前說的,你們昨天去參觀的那家大公司老總的侄子?」

春夏點頭,「對,花花這次能跟着一起去,還是這個男生幫忙協調的。」

鄔女士眼睛閃過一道光,抓住了春夏話里的重點。

「花花跟這個男孩子不是一個班級,平時還有交集啊?」

春夏夾菜的筷子停頓,跟她媽說這些話時果然一點不能放鬆。

老太太嗅覺太敏銳了。

「夜子孝是學生會的,花花平時參加課外活動也多,所以都比較熟悉。」

言外之意,都是同學,大家都熟,不是只有他們兩個。

正說著呢,季梓瑤通着電話就出來了,手裡握着一支錄音筆。

「對,184幢哦,502,我家沒電梯。」

眾人一聽這對話,夜子孝是還要直接上門來啊?

「嗯,你到了直接上來,樓下那個防盜門應該都是開着的。」

鄔女士越聽,嘴角越是抽抽。

自家這傻女兒,也沒有必要這麼強調老式小區的設施陳舊嘛,太扎心了。

尤其對方孩子還是那麼不普通的家庭。

掛了電話,季梓瑤坐回來繼續開開心心的吃飯,她從小被培養的自信陽光,完全沒注意到自己剛才的話有哪裡不妥的。

「姐,你說夜子孝也奇奇怪怪的,錄音直接用手機就好了嘛,為什麼還要用錄音筆?」

春夏看了眼被放在桌上的錄音筆,外面還包着一層棕色的皮質外套,皮套看着質感上乘,裏面的筆倒是看起來有些年頭了,有不少磨痕。

這筆,應該是夜子孝用久了有感情的物件吧?

今天外頭大風大雨的都要馬上過來拿,可見他的重視程度。

夜子孝人來的飛快,大概也就十來分鐘,季家的門就被敲響了。

季梓瑤去開門,只見門口的男生頭髮都**,外套夾克上面也都是水珠子。

餐桌距離大門也沒多遠,那邊鄔女士望過去就看得清清楚楚,外面的男孩子一臉俊俏斯文像,挺拔高個,那模樣是真好。

「花花,趕緊請你同學進來坐會兒,外面這雨下的,都淋**吧。」

鄔女士嗓門一起,屋裡熱鬧起來,春爸去拿了乾淨的毛巾出來,還給人倒了杯熱水。

夜子孝自己還沒察覺,人就被熱情地拉了進來。

「這衣服都**呀,夜同學,來來來,脫下來,叔叔給用風筒吹一下,等下別感冒了。」

夜子孝被春爸春媽圍着,一下照顧的像是久未歸家的自己家孩子一樣。

春夏注意到男生也沒多抗拒,從善如流的接過毛巾,嘴角帶着略有些靦腆的笑道着謝謝。

「這孩子有禮貌,真好真好。」

「夜同學吃午飯沒有?我們正好在吃飯呢,跟我們一起吧。」

不容拒絕的,夜子孝就被帶着坐上了飯桌。大周末的,春爸本來菜就做的多,多個人就加一副碗筷而已。

因為著急,所以貿貿然就跑來季梓瑤家裡取錄音筆,這都是第一次見面呢,夜子孝也奇怪自己居然融合的這麼好,一點不尷尬。

可能是因為春夏老師和季梓瑤的爸媽,人看着就隨和好相處。

「阿姨,你做的飯,很好吃。」

被表揚了,鄔女士眉開眼笑的,又替他盛了一碗春筍雞湯。

「我手藝不行,我們家都是花花的爸爸做飯。」

「好吃你多吃點哦。」

鄔女士看男生吃的很香,內心裏已經在各種腦補,這大戶人家的孩子,平時什麼好東西沒吃過,但是這家大業大的,家裡人肯定也忙,估計這娃沒怎麼吃過住家飯吧。

唉,這過日子,還是要一家人整整齊齊的,吃飯才香。

季梓瑤看着她媽拿着公筷把所剩無多的排骨都往夜子孝的盤子里夾,扁着嘴有點不開心了。

「媽,夜子孝又不是沒手,他想吃什麼自己會動手的啦。」

鄔女士扭頭瞪她,「花花,待客之道媽媽沒教你啊。」

被凶了的季梓瑤瞬間收聲,機靈地舀了一大勺手撕雞放進夜子孝的盤子里。

「你不是說打拳需要增肌么,多吃點雞肉。」

夜子孝看着那手撕雞上面紅彤彤的辣椒油,還有香菜碎。

他不能吃辣,也不喜歡香菜!

季梓瑤就是故意的。

一頓飯吃完,夜子孝當然是不會想到要幫忙洗碗什麼的,畢竟他家的日常。。。沒有這一條。

季梓瑤於是就被春爸使喚去洗碗了。

春夏把錄音筆遞過去給夜子孝,男生一臉失而復得的欣喜和如釋重負。

「謝謝春夏老師。」

「這,是我爸爸的筆。」

聞言,春夏心裏一個觸動。原來是他父親的遺物,怪不得男生這麼珍視。

小坐了一會兒,夜子孝說他該走了。

春夏看外面雨勢一點沒減,反而越下越大。

「雨太大了,我開車送你吧。」

夜子孝忙搖頭,「不用麻煩,我打電話給司機,讓他來接我。」

等了大半個小時,夜子孝電話響了。「三叔,怎麼是你來接我?傅叔車壞了?」

「好的,184幢,你開進來吧。」

夜子孝這一聲三叔,不光春夏聽在了心裏,屋裡其餘的三個人也都聽到了。

尤其季梓瑤。

難道就是今天?這觸不及防的,夜子呈本尊會來他們家?

季梓瑤那興奮勁兒立馬噴涌而出,擋都擋不住。

「夜子孝,你叔叔來接你啊?」

「那讓他上來坐坐,好不好?」

夜子孝盯着少女眼裡那毫無掩飾的愛慕,心裏頗有些無語。他三叔又不是什麼偶像明星,也不知道戳中季梓瑤哪個萌點,突然就開始粉了起來。

昨天去公司沒看到人,他被嘮叨的耳朵起繭,就差沒被拖着直接闖去執行長辦公室了。

那邊鄔女士和季先生也是被小女兒的激動情緒給驚到了。

當然了,他們自己也有些好奇,聽說這夜子呈年歲不大,不知道真人長什麼樣。

看夜子孝這俊俏的五官,這一家子基因應該都挺優秀。

一屋子人,只有春夏心裏在默默祈禱,夜子呈還是別上門的好。

結果她這祈禱沒用,夜子呈居然真的來了!

還親自爬了樓梯上來!

看到站在門口,一身墨綠色設計款大衣,皮鞋擦的蹭亮,渾身貴氣地跟這老舊公寓格格不入的男人,季家人都有剎那的愣神。

夜子孝看他們這反應,心裏還是挺驕傲的,畢竟,他三叔多能拿出來見人啊!

「夜先生,你好。」 春爸作為一家之主,回過神上去就打了招呼。

都來家裡了,今天這身份還是作為同學的叔叔,那稱呼人家執行長也怪怪的。

夜子呈態度謙和地說了聲 「打擾了」,但是他那上位者的貴氣實在掩不住,人剛一進門,春夏第一次感受到了古人說的「蓬蓽生輝」。

果然,在不同的場合,才能看出男人的與眾不同。

之前在學校,拳擊館,包括昨天在公司,春夏都沒覺得他跟自己有多少的不一樣。

這一刻,春夏才真實地發現了兩人階層的不同。

「勞煩你們照顧子孝留他用餐,謝謝。」

夜子呈說話簡潔,手裡提着的禮盒順勢放到茶几上。

「這是家裡做的糕點。」

這人居然還帶了禮物?

春夏看着茶几上那尺寸不大,包裝精緻高級的盒子。還好只是盒點心,不會太讓人有負擔。

那邊鄔女士在驚訝過後,則是徹底恢復了她能言善道的社交牛X症。

「夜先生太客氣了,還這麼有心帶自己家做的點心。」

「這大風大雨的,現在回去開車也危險,要不都留下吃過晚飯再走。」

春夏:別吧,這留來留去的,兩叔侄是都走不了了。

這回,不等夜子呈說話,夜子孝已經接收到他叔眼神示意,直接代為拒絕了。

「阿姨,我三叔是繞道過來接我的,我們晚上還有事,就不打擾你們啦。」

平時家裡男人就春爸一個獨苗,這會兒夜家叔侄倆一來,這兩人個子都高,尤其夜先生更是目測得過185了,鄔女士覺得自己家看着局促的啊。

但是呢,兩個年輕人邊上,剛好還站着自家兩個女兒。

這四個人兩對的組合,鄔女士忽然就生出了「配對眼」的奇妙感覺。

此時的夜子呈剛好低頭在跟春夏講話。

「春夏老師,昨天我有事走的匆忙。」

「袁校長給姜特助電話說要宴請我,春夏老師也一起吧。」

夜子呈說話時不知道為什麼刻意放低了嗓音,春夏為了聽清,仰頭靠近男人,還下意識的微微踮腳。

兩人這副私下裡「咬耳朵」的模樣,被鄔女士看了個一清二楚。

不意外地,她就開始自動把面前這位夜先生跟夏夏的那位「夜先生」代入了。

嗯。。。她好像聞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

那邊春夏很老實地回答說袁校長還沒跟她提要吃飯的事。

夜子呈一雙瞳仁黑亮亮的,眼裡帶着幾分期待,「明天去學校,他應該就會找你。」

春夏被他盯着看,倏地覺得自己嘴唇有些發乾,忍不住就抿了抿。

「三叔,我們走吧。」

夜子孝喊了一聲,打斷這兩人的互動。

他三叔,這也靠的太近了!春夏老師的父母可都在對面站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