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只是想來找敏姐姐的
我只是想來找敏姐姐的 連載中

我只是想來找敏姐姐的

來源:google 作者:馬爾列島的十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小七 百里沉耀

1V1,架空女主在古代現代開會穿梭,男主也是,不過兩個人都沒有記憶哦很好玩的希望讀者寶子們可以繼續讀下去男主會變成大渣男!其中,男二差一點點上位嘿嘿展開

《我只是想來找敏姐姐的》章節試讀:

「發生什麼事情了吵吵鬧鬧的,你們兩個聽聽,王府裏面像是什麼樣子!烏煙瘴氣的,你們兩個是擺設嗎?需不需要我把你們送回去學學女主人應該學什麼禮儀?」

男子一進門就說了這句話。

獨孤婷若有所思,這個王爺什麼都沒問上來就直接把人訓斥一通,看起來是個不太好相處的人呢。

一旁嬌滴滴的王妃這時候開口了:「王爺,妹妹要指責我呢?你來幫敏兒主持公道。」

好傢夥,這嬌滴滴的美人用嬌滴滴的聲音一說話,連她都有些抵擋不住,百里沉耀這麼一個血氣方剛的男子如何能抵得住,估摸着這件事他肯定會站在王妃這一邊。

誰料,百里沉耀看着自己說:「楚妃,你說,方才是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王妃會在你的院子里?」

一雙深邃的眼睛看着自己,楚小七發現自己好像是不會說話了一樣,整個人彷彿是被吸了進去。

忽的,楚小七馬上就想起了自己來到這裡是幹什麼的,深呼吸了一下,平靜的開口說:「回王爺,七七睡得好好的,門外突然有一個吵鬧的聲音,七七的侍女知道敲門的是王妃姐姐的侍女,覺得不好怠慢了,就連忙來叫七七起床,可是——」

楚小七說到這裡突然頓了頓,不再接著說了。

「可是什麼?說下去!」百里沉耀看着楚小七的眼睛,有些不耐煩的說。

「王爺恕罪,七七無意冒犯王爺,剩下的話,再說下去就冒犯了王爺了,七七不敢說……」

「有什麼不敢的,但說無妨!」

楚小七右邊的眉挑了挑,但很快就恢復如常,「那,那王爺您一定不要生七七的氣,七七接下來就只是重複一下春禾所說的話,不是七七的想法。」

百里沉耀一個低沉磁性的聲音打斷了她:「知道了。」

楚小七假裝十分不情願的樣子,說:「——春禾說您……他說您,您那方面有問題!」

「放肆!」楚小七聽到百里沉耀的聲音嚇了一大跳。

但是她現在心裏卻高興着呢。

他這會是不是已經算生氣了?

那自己的任務不就完成了嗎!哈哈哈哈。

雖然心裏是很高興,但是表面還是要偽裝一下的,於是,楚小七做出了一個委屈的表情,看着百里沉耀說:「王爺,對,七七當時也是這麼說的,可是春禾不聽啊!七七就讓侍女打了了他幾巴掌,可是沒想到春和,她——她竟然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叫來了王妃姐姐。」

百里沉耀原本黑着的臉此時更黑了,薄唇微啟,冷冰冰的聲音響起:「敏兒,楚妃所說的可是真的?」

楚小七看出來了,王妃此時自顧不暇,肯定不會管這個小丫鬟的。

「是,是真的,妹妹沒有說謊。」

王妃甚至連思考都來不及,就這麼著了楚小七的道。

果然,王妃還是捨棄了春禾來維護自己的地位。

「王妃,我沒有,你怎麼也能冤枉我?明明是你讓我——」春和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的好王妃。

「來人,把這個婢女的嘴巴堵上!拖到柴房幹活。」王妃顧不上解釋,她現在只想和這個掃把星脫離關係。

「叮咚——恭喜楚小七玩家完成任務,獲得65個體驗幣,下一個任務在明日,玩家可以好好休息養足精力。」

太好了!

她楚小七也是個有錢人了!

如果接下來的任務也像現在這麼簡單的話,那要湊足進場費豈不是易如反掌?

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楚小七感覺到了一陣冷氣壓包圍住了自己,一抬頭,便看見了百里沉耀那張黑的不能再黑的臉了。

此時百里沉耀正看着自己,眼神鋒利,把自己嚇了一跳。

一時間,她看着他,他看着她,場面似乎是有些尷尬。

楚小七想着這樣僵着也不是一個辦法,就對着百里沉耀笑了笑。

額,怎麼這個臭臉王的臉又變黑了不少?

莫非?他真的有傳說中的隱疾?

嘖嘖嘖,好好的一個王爺,怎麼就這麼可憐呢?

於是,楚小七眼裏面的笑意全部換成了同情。

她可是一個善良又富有愛心的人,遇見不好的事情,她還是會表示同情的。

可是,楚小七看着臉越來越黑的百里沉耀,總覺得哪裡有什麼不對勁。

算了算了,休息了,累了一天。

楚小七在現實世界從來沒有熬過夜加班,昨天倒是把她給累壞了。

昨天,百里沉耀沒有去王妃院子里,反而來楚小七的院子里看了看。

說看了看,是因為百里沉耀並沒有在她的院里留宿。

昨天晚上,楚小七早就在百里沉耀還沒有進來的時候就已經掀開了蓋頭,開始拿着盤中的吃食吃了。

管他什麼破規矩呢,填飽肚子再說。

楚小七沒想到百里沉耀會來她的房中,以為他只會去王妃的房裡。

見到他來了還小小的驚訝了一番。

可沒想到,人家只是不咸不淡地扔下一句話就走了:「若是日後有人問你我今晚有沒有在你房裡留宿,你就說留了。」

還沒等她點頭,百里沉耀就已經消失在了院子裏面了。

切,會武功了不起啊,會飛了不起啊,她還坐過飛機呢!哼。

綜上所述,百里沉耀有沒有病他是不清楚的。

只不過看剛剛這個那人的臉色,估計是個有大病的。

經歷了一天的事情,楚小七是有些失望的,她以為K國的系統有多麼厲害呢,沒想到也不過如此。

難道她以後就要這樣待在這沉耀王王府裏面了嗎?在這一個地方完成任務都沒意思啊,得時不時地換地方才能好好地體驗遊戲啊。

唉,難不成是她給的錢太少了?

所以領班才會這樣對待她?

唉,不管怎麼說,既然她選擇了這裡,就不會後悔了。

好好地在這個世界做好她該做的事,完成好系統給她留下的任務就好。

說不定,系統會因為她表現得太出色了,所以讓她獲得一個金手指,這樣的話,可要比回去現實世界要好的多了。

楚小七此時正坐在台階上,幻想着自己某一天成為爽文女主的畫面,忽然,地上有了一片陰影。

她抬頭向上看去,看到了倒着的百里沉耀的臉。

好傢夥,原本就不怎麼溫順的臉倒着看可真是嚇死人了。

楚小七忍住了沒罵髒字的衝動,笑着站了起來,給百里沉耀行了個禮。

百里沉耀還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

楚小七覺得無所謂,以她在現實世界中活了22年都沒有找到男朋友的形象,她在這裡大概率也是不會遇到理想的戀人的。

想到這裡,楚小七鬆了一口氣,笑嘻嘻地開口問:「王爺來怎麼沒有提前說一聲,七七都沒有讓下人準備一些東西來招待王爺。」

男人一身墨色衣裳,一隻手背在身後,緩緩開口:「不必,我同你說幾句話就走,不必麻煩了。」

「哦,行吧,王爺要說什麼事?」楚小七跺了跺腳,用來緩解長時間坐在台階上的腿腳麻木。

跺完腳之後,楚小七有些後悔。

因為百里沉耀此時正一臉震驚地看着自己。

楚小七在心裏偷偷吐槽:不就是動作粗魯了一些嗎?用得着擺出這麼一副驚訝的表情嗎?自己只是把現實世界的隨意的動作帶了進來而已。

「額——」

糟糕,忘記要說什麼了!

怎麼回事!

百里沉耀很少會犯這樣的錯,見到了人卻忘記要跟人家說什麼,這不是人老了才會做的事情嗎?

怎麼他年紀輕輕的就成這樣了?

百里沉耀是個要面子之人,絕對不會承認他自己剛剛是忘記說什麼的。

楚小七就這麼看着百里沉耀拍了拍她的肩膀,一本正經地說:「算了,明日再說,今日你就早些休息吧。」

楚小七一臉問號的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說什麼好。

這個王爺是不是有什麼大病,來了卻不說事,還說等到明天再說,存心吊人胃口不是嗎?

「小姐小姐,你愛吃的綠豆糕拿來了!」夏雨一嗓子把楚小七的困意都喊沒了。

「夏雨,以後要改口了,你應該叫我楚妃,否則若是叫有些人聽了,肯定又要來找咱們的麻煩了。」

楚小七看着夏雨在一旁用力地點點頭,然後又把把糕點推到自己的手上。

「夏雨,你也吃些,我一個人吃不了這麼多,扔了也是浪費,不如你幫我分擔一下吧。」

兩個人吃了半個時辰才把一盤子的綠豆糕吃完。

陽光照在楚小七卧房外面的院子里,空氣也變得清新了了不少,楚小七感嘆道:「還是這裡好啊!空氣都是香的。」

「空氣怎麼可能是香的?」

一道清冷又富有磁性的聲音響起在院子里,楚小七轉過頭來,是百里沉耀。

「給王爺請安,王爺今日找我有什麼事呢?」

楚小七先發制人問了這麼一句話。

「明日宮內有一場宴會,你隨我同去。」

「啊?不應該讓王妃姐姐陪您去嗎?怎麼是讓七七呢?」

百里沉耀錯愕了一瞬,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常態,沒有一絲感情地開口說:「宴會上形勢複雜,少一人就有可能少一分危險,而且你們王也要來,你必須出場。」

嘖嘖,原來是不捨得讓美人受傷啊,還是個憐香惜玉的主呢。

好吧,老娘就為你的憐香惜玉買一回單吧。

「七七明白了,七七會好好準備的。」

楚小七低着頭回答了百里沉耀的問題。

可是百里沉耀轉身離開的時候卻感覺到了自己這位楚妃有些傷心的感覺。

不過,百里沉耀沒有想那麼多,左右也是大王的命令,他不得違抗,至於為什麼不讓他的王妃出席,自然是因為王妃是大王的親妹妹,大王捨不得這位親妹妹冒險了。

百里沉耀走後,楚小七明白了一個道理:在這個世界裏,要想活得好好的,就必須有個靠山,比如百里沉耀。

但是,怎麼才能讓百里沉耀成為她的靠山呢?

用美色?不行,這招對他沒用。

要不然也不會新婚之夜兩個妻妾的房中都沒去了。

權力?這個她楚小七又沒有。

「啊,生活好難我好煩!」

「楚妃,你在說什麼呢?什麼好難?」夏雨手裡拿着一盤葡萄進來了,「楚妃,這是王爺特意從別地帶回來的葡萄,聽說很甜的,您來嘗嘗。」

楚小七看見見了美食就走不動路的夏雨,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你放下吧,我待會再吃。」

「楚妃,先來嘗嘗吧,很好吃的。」夏雨不死心地想讓她家郡主嘗嘗這些外來的葡萄。

「好好好,真是服了你了。比我還饞呢。」

「嗯,酸酸甜甜的,確實比咱們那裡的好吃多了。」楚小七拿了一把葡萄放到了夏雨的手中,「你也嘗嘗。」

「謝謝楚妃!」

楚小七吃了幾份之後就不再想吃了,全都給了夏雨。

楚小七把玩着手上戴着的玉鐲,這個玉鐲是系統給她的。

她正在思考系統昨晚上給她的任務——在宴會上把玉鐲丟掉,讓百里沉耀撿起來。

這個難度有點大啊,丟掉手裡的鐲子很簡單,可是,怎麼才能讓百里沉耀撿起來呢。

再說了,百里沉耀看起來像是一個會撿東西的人嗎?撿了有失風度,肯定要讓小廝撿起來啊。

楚小七搖搖頭,不再想這件事了。人生苦短,及時行樂。明天宴會才開始,今天要挑選宴會穿的衣裳。

楚小七進了裁縫處,一進門就看到所有的綉娘站在了一排,衣服也被擺在了一排。

「楚側妃妃,請選擇您最喜愛的兩件衣裳,選好之後我們會派人送到您的院子里的。」綉娘開口說。

楚小七點點頭,用手撫摸過每一件好看的衣裳表面,當真是好料子,摸起來又涼快又舒服。

楚小七看的這些衣服眼睛都快花了,一直沒有挑選出來她最喜歡的兩件衣服,太陽快落山之時,她隨手一指:「就它倆吧。」說完就回了她的院子。

夏雨的臉快皺成一團了,楚小七沒忍住笑了,開口道:「說吧,你想問什麼?」

「楚妃,為什麼我們看了這麼長時間的衣服,您最後卻選了一件自己最不喜歡的大紅色的衣服呢?」

唉,可憐的夏雨不懂,現在不是考慮喜歡這個顏色不顏色的時候,她要為明天的宴會做足準備,只能挑選百里纏腰最喜歡的顏色了。

「夏雨,你是不是傻,我不喜歡自然是有人喜歡了。」

夏雨恍然大悟,張大了嘴巴:「哦!王爺喜歡啊!小姐,你真聰明!」

唉,她還是覺得夏雨太單純了,在外頭用這麼大的聲音說話,小心隔牆有耳。她往草叢裡瞄了一眼,發現有一個青色的裙擺露在了外面,是王妃的人。

楚小七放大了聲音對着夏雨說:「夏雨,你先回去吧,我想一個人在花園裡逛逛。」

「好。」

楚小七走了一個小路,耳朵聽到了有腳步聲在自己的後面,心裏竊喜:太好了,魚兒上鉤了。

想着想着她腳下的步子加快了,快速地走到王府裏面的一座湖附近。

後面的侍女是春禾的姐姐,可能是為了她的妹妹報復她來了吧,楚小七在賭,看這個侍女會不會把自己推到湖裏面去,如果推進去那她就可能完成任務,如果沒有推進去,想必她也不會跟着自己前來了。

楚小七慢悠悠地向湖邊走去,鞋子距離湖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