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敵神醫王者
無敵神醫王者 連載中

無敵神醫王者

來源:google 作者:王鐵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鐵柱 秦柔

傻人有傻福!被人打成傻子的王鐵柱,意外得到先祖傳承,從此醫術修鍊兩手抓,本想做個低調的美男子,但總有麻煩找上門,當將所有的敵人踩在腳下時,王鐵柱很無奈:我也想低調,可是實力不容許啊!展開

《無敵神醫王者》章節試讀:

炎熱的夏天,晌午,熱氣蒸騰,青山村村口的老槐樹,就像焉巴了一樣,樹葉都耷拉着。
老槐樹下,傻子王鐵柱正蹲在那裡逗一隻癩皮狗玩兒。
王鐵柱以前可不傻。
不僅不傻,還是青山村裡唯一的大學生,是青山村第一隻飛出去的「金鳳凰」。
不過,在大學期間,他得罪了人,被人打壞了腦袋,現在只有三、四歲孩子的智商。
「鐵柱,你來姐姐家,姐姐跟你一起玩兒!」
在距離老槐樹十多米的地方,有三間紅磚瓦房,此時,房門打開,一個體態豐腴的**向著王鐵柱招了招手。
「奧。

王鐵柱站了起來,撓了撓頭,臉上帶着憨憨的笑容,向著**走了過去。
「進來吧,可別讓人看到了。

**張巧花將王鐵柱拉進房間里,趕忙將房門給關上。
將房門給關上之後,張巧花拍了拍胸口,可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啊。
天氣炎熱,在家裡,她就穿了一件單薄的貼身內衣,那豐腴飽滿的身體,足以令任何一個男人為之熱血沸騰啊。
當然,不包括王鐵柱。
因為他是個傻子,只有三、四歲的智商,根本就不懂。
「姐姐,我們玩躲貓貓啊?」
王鐵柱憨笑着說道。
「躲貓貓有什麼好玩的。

張巧花看了一眼放置在床頭柜上的電動**,咬了咬紅唇,心中確是天人交戰。
她是三年前嫁到青山村來的,第二年男人在山上失足摔死了,這都守寡兩年了,不管從心理上,還是生理上,都極度渴望、極度需要。
不過,她又不能去勾引別的男人,要是被村裡的人知道了,還不得戳着脊梁骨罵她?
於是,她平時只能靠玩具來發泄生理上的需求。
今天中午,她本來想再用玩具來解決一下生理上的需求,但透過窗子看到了在老槐樹下玩耍的王鐵柱,看着他那高大的身體,一個不可抑制的念頭,湧上心頭。
反正他是個傻子,只要自己不說出去,也不會有人知道的。
一個身體強壯的男人,總比冰冷的玩具感覺好吧?
想到這裡,她下定了決心,臉上浮現一抹嫵媚的笑容,說道:「鐵柱啊,姐姐和你玩一個好玩的遊戲,不過,你不能告訴你爸媽啊,你要告訴他們,姐姐以後就不和你玩兒了。

「我……我不告訴他們。

王鐵柱傻笑着說道。
「嗯,鐵柱真乖。

張巧花舔了舔紅唇,讓王鐵柱躺在床上,一咬牙,便將鐵柱的大褲衩給扒拉了下來。
張巧花眼中更是閃爍着興奮的光芒,那是女人的一種本能反應。
已經到了這一步,她已經沒有什麼顧慮了,剛準備脫掉身上最後一層的防衛,坐上王鐵柱的身體,但就在這時候,門上突然間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聽到敲門聲,張巧花花容失色,這要是被人看到,王鐵柱光着身子躺在她的床上,那她以後還有什麼臉再留在村子裏?
快速的將王鐵柱的大褲衩提好,張巧花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笑着說道:「鐵柱啊,我們還是來玩躲貓貓吧。

「玩躲貓貓?好啊,我最喜歡玩躲貓貓了。

王鐵柱傻呵呵的說道。
殊不知,他剛才差一點就走上人生巔峰了。
「嗯,玩躲貓貓。

張巧花快速的說道,「你躲到衣柜子里,我不喊,你不許出來啊。

「躲貓貓,不出來,躲貓貓,不出來。

王鐵柱傻笑着躲進了衣櫃里。
將王鐵柱藏進了衣櫃中後,張巧花趕忙穿好衣服,然後走過去,將房門打開。
房門打開,房門口站着一個中年男人,張巧花面色頓時一變,不過,臉上還是擠出一絲笑容,說道:「年,年哥啊,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你呀。

周大年色眯眯的盯着張巧花,開口說話,酒味很濃,顯然中午喝了不少酒。
「怎麼現在才開門啊?我以為你在家偷男人呢。

周大年色眯眯的說道。
「怎麼……怎麼可能?」
張巧花有些心虛,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我剛才,剛才在睡覺呢,年哥你有什麼事嗎?沒事的話,我就繼續……繼續睡了。

說著,就要將房門給關上。
「別啊。

周大年伸手擋住,色眯眯的說道,「你年哥中午喝多了,出來走走,醒醒酒,走到這裡,有點口渴,你給我倒杯水喝喝。

「哦,那……那你進來吧。

張巧花咬了咬嘴唇,讓張大年進入房間,自己去倒水了。
村民周大年,那是村裡一霸,她不敢得罪周大年,只能讓他進入房間。
看着張巧花走動時扭動的翹臀,周大年舔了舔舌頭,更是覺得口乾舌燥了。
「給!」
張巧花將一杯水放在周大年面前。
周大年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後,盯着張巧花,突然間說道:「大妹子,你一個人也不容易,今天,你就從了年哥吧,跟着年哥,總比守寡好吧?」
周大年一邊說著,一邊站了起來,走向張巧花,一把將她抱在懷裡,然後在她臉上亂啃。
他對張巧花垂涎已久了,今天趁着酒勁,要得到她。
「不要……你這個混蛋,你給我放開,放開啊。

張巧花拚命的掙扎,但她一個弱女子,豈是周大年的對手?很快就被周大年抱着扔到了床上。
就在他準備撲上去的時候,突然間腳下絆了一下,低頭一看,是個男人的拖鞋,這時候,他又聽到了衣櫃中有動靜。
「誰?」
周大年酒醒了一半,一步跨到衣櫃間,猛然間將衣櫃門打開。
「躲貓貓,躲貓貓,三個人玩躲貓貓。

王鐵柱憨笑着說道。
「王鐵柱,是你這個傻子!」
周大年大怒,心中更是升騰起嫉妒的怒火,沒想到他一直垂涎的張巧花,竟然被王鐵柱這個傻子捷足先登了!
「你給我滾出來!」
周大年抓着王鐵柱,將他從衣櫃里拽出來,用力一推。
「哎呦!」
王鐵柱大叫一聲,身體跌倒,腦袋磕在了床頭柜上,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而就在王鐵柱暈過去的時候,在他脖子上掛着的那塊碧綠色的玉佩突然間碎裂,與此同時,一道綠色的光芒,從玉佩中衝出,衝進了他的腦海。
隨後,他的腦海中,響起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吾乃汝之祖上,坐化之際,留一縷神識於玉佩中,成王家傳家之寶,可保王家後人一命,如今玉佩碎,神識出,錘鍊汝之體魄,修復汝之神魂。

「沒想到啊,時代變遷,我們王家一脈,竟落魄至此,傳承皆斷,可悲可嘆,現在,吾傳汝之傳承,得吾醫道、修鍊之法,當以天下蒼生為己任,懸壺濟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