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上魔王
無上魔王 連載中

無上魔王

來源:google 作者:巴爾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巴爾 梅斯菲特

人族慘遭滅門?史上最危機?層層迷霧攏蓋整片大陸,究竟是魔王的兇殘、人皇的狡詐,還是天神的遊戲!大戰期間為何存在層層詭異,人皇喪盡天良,背叛人族,多少民眾受到傷害如今群雄匯聚,踏破天間,征戰四方,揭開大陸的真相!各路英豪群雄匯聚,一彈指間樹木橫飛人皇吞滅星空大地,諸神任其作亂天地魔王怒嚎悲慘過去,雷—阿茲貝爾參上!展開

《無上魔王》章節試讀:

    在古老的世界史中記載着七大罪過,分別是:「嫉妒、饕鬄、暴怒、懶惰、**、傲慢和貪婪,而這七大罪又分別被人所掌管,傳說他們都共同奉承一位神秘而有不可觸及的魔王。

  傳說魔王曾下令七大罪降臨人間,企圖征服世界,當時帝國為守護本國家園、土地血戰了幾十年間,最終以失敗而落幕,傳聞是因為魔王賄賂的聖天使,降下了無盡神罰,導致世界毀於一旦,整個世界生靈塗炭,最後的人們無力的祈禱着,他們仍相信神會保佑他們。

  事情並沒有隨着人世的淪陷而結局,魔王與七大罪反而利用了天使,再一次向天神發起了挑戰。

  可是就在魔王率領七大罪到達神殿的門前時,魔王卻撤退了,並沒有功進去,反而卻成了迷,自那時開始,就再也沒有魔王的身影,而且天神們也消失了蹤影!

……………………………………………………………………………………

   「這天可真是熱的要死啊,這才六月出旬,感覺都快趕上桑拿房了!」

  天空中烈陽高高的掛着,那亮的簡直不然一點黑暗在它眼下,似乎在考驗人們的意志,這天氣也確實有些太過分了,眼前這個一直抱怨的人,就是我的同班同學,也是我的死黨,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算是個好人。

  「哎,我說雷,我們着是要去哪啊,我美好的雙休假本來要在家裡好好體驗怠惰,安逸的生活順便晚上再去約約小妹妹什麼的,結果被你拉出來受這種苦。」

  他口中的雷就是指我,其實我的全名叫雷-阿茲貝爾,名字之所以這麼奇怪是因為母親覺得很好聽,又有強大的意思,所以才這樣叫,不過他們都比較喜歡就我第一個字其他都省略掉,現在我和死黨正準備去科技館,是在之前在路上遇到的一個老人,他特地要求我今天務必去找他,說是有什麼重要的事,總之我就信了老頭的邪。

  為了以防萬一我就把死黨拖上來了,以免不時之策。

  「你就少抱怨一會吧,前面路口左拐就到了。」

  到地方的時候完全沒有意料到,所謂的科技館不應該是那種很高大上的那中建築物嘛,而我眼前的就只要一座看起來很舊的小木屋,小木屋旁邊還擺着兩個鞦韆,這很明顯已經可以說是古董級別的吧。

  「所以呢,你浪費着我美好的假期,帶着我來這種小破屋子?」死黨一臉很嫌棄的樣子指着小木屋。

  說真心的我也完全沒想到,太出乎意料了。

  「總之先進去看看吧,呆在這裡遲早被曬死。」

  剛走到門口的時候,就看到了哪位老人了,老人看起來有六七十的樣子是個標準的地中海風格的老頭子,老人剛一看到我就很興奮的說:「你來了,終於盼到你了,快過來,快。」

  老人向我招着手,我和死黨就走上前去看,不過我和死黨剛走過去的時候,老人的臉瞬間就變了一個樣,就和看到了很討厭的東西的樣子,直勾勾盯着死黨,好像是不讓死黨過去,只讓我過去的意思。

  不過這好像也正好激發了死黨似的,給我甩了一個臉色,還說到:「走了,真是個可惡的老頭子,我不管了。」

  「哎,哎,別走啊。」他似乎根本聽不到我說話一般,頭都不回的就走了,當時我還很納悶,我記憶中他是不會這樣的。

  當我再次回頭看老人的時候,那老人幾乎已經走到了我的面前,用那種老人的慈祥給我說:「你的朋友不被允許來這裡,就讓他先走吧,在這裡我們還有事,你先跟我來就知道了。」

  我帶着懷疑的感覺跟着老人走進了屋中,屋中也很普通,可以說就是一個很普通賣書的小貨鋪而已,只不過那些書的封面很詭異而已,不過也沒在意。

  老人轉手拿出了一本看上去很舊很舊的書,那書面都有些范黃色,老人還很嚴肅的說:「你拿着,先看一遍。」

  我心想「這是書沒人買了,難道要給我推銷嘛。」不過打開書的開始我卻茫然了,那些書上記載了很多奇怪的字符,可以說不是漢子,更不是英文,我苦着臉指着老人給的書上的那些奇怪的字符說:「這讓人怎麼能看得懂啊」

  話聲剛落,老人拿手輕輕對着我的頭頂輕輕的點了一下,就在拿一下,書上的字符盡然瞬間變換了很多我開始能看懂了!

  「魔王巴爾-梅斯菲特,帶着七宗罪、魔女席捲人間,屠殺天地,萬物俱滅……」

  我一時沒晃過來神,似陷入了這本書中,要不是老人推了我一下我可能就陷入書中了,這本書似有魔力一般,好像能將自己吞噬進去一般。

  我很驚奇的問着老人:「這是什麼書,這本書怎麼會有這種神奇的效果。」

  「小子,你是中了這本書魔力了,這本書施加着文字覆滅的魔法,一般人看過都會神精都會脫離而且去到另一個世界。」

  「那不就死了嘛!」我很用力的吐槽着,但老人似乎不這樣覺得,很詳細的給我解釋着。

  「精神會脫離,但靈魂是不會脫離的,所以是不會死的,他只會給你的大腦帶來一些損傷並沒有很大的危險。」

  我再次很驚訝的樣子問:「你是魔法師?」

  老人似乎很憔悴而又迷茫的樣子微微抬頭說著:「我並不是什麼魔法師,我只不過是一個背叛者而已,一個偷窺魔鬼禁忌的人類罷了。」

  到這裡我還是一頭霧水:「偷窺魔鬼禁忌,什麼跟什麼啊,我怎麼越來越聽不懂了」

  老人笑着看着我:「沒關係現在讓你理解這麼多可能好太早,不過你現在可就是我們人類最後的希望了,我們已經將所有都押在你身上了!」

  「好了,現在不要說話,拿好你手中的那本書,一切都記載在上面,現在開始閉眼凝神,什麼都不要想,什麼都不要做,接下來發生的一切都不要驚慌,準備好了嗎,儀式開始。」

  我們偉大的人王啊……

  「等等,我還沒準備好呢,這什麼跟什麼啊。」

  您將指引我們抵禦外敵……

  您將常伴我們……

  吾王去拯救我們與水火……

  「人類的希望就看你的了!」

  …………………………………………………………………………………………………………………………………………

  當我睜開眼的時候我發現我已經不在小木屋之中了,而是到了一片草原之中,四周空無一人,微風還在輕輕的吹動着,而我像是一隻迷路的羔羊,不知所措,我看着四周的景色破口罵到:「這什麼坑人的老頭啊,什麼都不告訴我就把我丟在這裡,搞什麼啊。」

  就在我的身邊還有一顆巨大的榕樹,我背靠在樹上想起了老人最後給我說的話,說一切都在這本書上寫着,心想「老人說一切都在書上寫着,總之想要搞清楚現狀,也只能先把這本書看完了吧。」

  我再一次翻開這本書,又有了那種被吞噬的感覺,不過已經沒有之前那麼強烈,反而相對弱了很多,我繼續看了下去「魔王巴爾-梅斯菲特,帶領七宗罪和魔界對人間發起了進攻,人間陷入了沉淪,面對註定的毀滅他們想賭一把,人類開始了去各地找救兵,來幫助他們,面對人類的災難,人類也踏上了魔力這條路,有不少勇士主動與鬼神簽訂契約,並擁有了無盡魔力,甚至有能與魔界的一群人戰鬥的力量,但相對的也會給鬼神一些東西,至於是什麼,他們也不得而知。」

  「在於魔王經歷了幾十餘年的抗爭最後以失敗而結局,人類的領土遭到打擊,先人類已經全部躲到了東部,那裡由於得到太陽的庇護,可以抵禦魔族一些力量,到這裡人類的復興看起來已經沒有了希望。」

  到這裡時,我感覺自己的精神都快要飛起來了,有些受不了,這本書似被人施加了什麼魔法之類的,有了神奇的效果,不能多看。

  不過這些大概已經夠我了解,這個世界的人類似乎已經瀕臨滅絕。

  「魔王……,難道老頭是想讓我來這裡打魔王嘛,你當打魔王是開玩笑的嘛。」我費勁的揉了揉太陽穴,蹙着眉。

  一陣陣微風不斷的吹過,現在的情況我還是不太明白,總之先離開這裡,這裡似乎是一座山的山頂,我站起來看着天空,這裡的太陽與我們世界的太陽不一般,這裡的太陽發出的光是銀白色的,而且有很多白芒,很漂亮。

  「總之先看看情況吧,那糟老頭不解散清楚就把我送到了這裡,真是很不負責任,總之先下山吧,書上說人類目前居住在東邊吧,總之就向太陽的方向走就好了吧。」我起身看着那銀白色太陽,意味深長的嘆了口氣,心想「既然事已至此,先去找人類吧。」

  這座山並沒有多高,僅僅只是一座小丘陵,很快的變走了下來,山下便有一條小河,橫向東西,這對自己也是有很大的幫助,最起碼生存不是大問題。

  就這樣過了一天,這一天並沒有發生什麼,也很安靜,根本就沒有書中所記載的那麼嚴重,直到夜裡……

  到夜裡天上掛着兩個月了一個淺藍色,一個則是淺紅色,整片大地有了別樣的妖異感,這讓本就看上去比較恐怖的樹林變得更加詭異。

  「這裡的夜裡都這麼詭異嘛,還有兩個月亮,這裡也沒有一個可以讓人休息的地方,真倒霉,怎麼到這種地方了,人族還沒到嗎。」我一路沿着小河步伐很快的,畢竟誰都不想在深夜裡在森林裏瞎轉的。

  這片森林的夜裡每一次的風都會讓人毛瑟發抖,讓人總感覺有人在跟着自己。

  當我感覺到有詭異的時候,我下意識的開始留意背後,我發現,在樹上有人在跟着!

  我必須到做點什麼才好,我已經感覺到了危機!

  當我再次聽到樹上有動靜傳來時,我就停下了,轉過身,看着樹上,大聲說道:「是誰,快出來,別裝神弄鬼的!」

  一陣風吹過,樹葉都發出嘩嘩聲,這時,一聲落地聲傳來,一聲很有磁性的聲音說到:「你終於發現了嘛,我都跟了你一下午了!」

  ………………

  

  

 

  

  

  「你才發現我嗎,你這警惕心還真是差勁!」

  黑夜裡很不清這個人的身影,不過聽聲音可以得知是個女的,而且有點矮。穿着一身灰色長布,蓋到頭頂,幾乎看不到樣貌,月光下看到眼睛似發出絲絲白光。

  「所以呢,你跟着我幹嘛?」我看着眼前這位少女,對其完全沒有警惕的感覺。更像是將她視為尾隨痴女。

  那稚嫩的聲音,柔柔的說道:「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你突然出現在吾的家中,還破壞了吾的休息之地,我現在就要跟着你了。」

  「哈?」我很是茫然的樣子。

  「我什麼時候破壞你家了?」我很不解的樣子。

  「你…你還不承認,將吾的休息之地破壞的你,還要狡辯,你還真是罪不可赦!」那稚嫩的聲音聽的都快要讓人淪陷的樣子,話語中還帶着些許羞怒的樣子。

  我抱着胳膊慢慢的說道:「難道那顆榕樹是你家?,不可能不可能,那個人會把家安置在那種地方,那人是笨蛋嘛。」

  話語剛落,氣氛突然非常的安靜,微風吹過,衣衫輕輕飄動,我似乎意識到了自己說的話很糟糕的樣子……。

  不過兩秒,只見女子身前顯現出一個詭異的光圈,密密麻麻的字符,隨後一道光束似箭一般的射過來!小河之中的水都被濺起,樹木都在微微抖動!

  我呆了似的,沒有反應過來,這是什麼,我下意識的趴到了地上,當那束光最終撞到了樹上,一瞬樹燃燒了起來,我愣在原地,獃獃的看着燃燒的樹而又看看女子。

  出來一身冷汗的說道:「呃…,破壞了你的家真是對不起,那你尾隨我是幹什麼呢。」

  「這還用說嘛,你將吾的家破壞掉了,所以接下來,你必須要負責!」說著女子向前走來,那消瘦的身影,配上幽幽的月光,顯的其身影非常的美麗。

  我臉上似微微發燙說著:「負責,你說這話,還真是讓人很容易誤會哎。」

  「你叫什麼名字,準備要去哪裡呢?」女子慢慢走過來邊說到。

  「哦…,我叫雷-阿茲貝爾,叫我雷就好了,準備要去東邊的人族。」我看着那少女向我走來,怎麼說也有點異樣的感覺,深夜,孤男寡女,小樹林……

  「不能有雜念,不能有雜念!」

  「我叫艾蕾娜,人族你是人類嘛?,還有不能有什麼雜念。」艾蕾娜微微歪這頭問到。

  「啊,人類,十足的人類。」我那食指撓了撓臉邊說著。

  「我可是魔女哦!」

  「恩。」

  又一陣風吹過。。

  艾蕾娜頓了一頓,胳膊彎起放到胸前,似乎很驚訝的樣子問到:「你不怕嗎?我可是魔女啊!」

  我也很驚訝的樣子說到:「魔女…人類必須要怕魔女嗎?」

  「你這個人類還真有趣,第一次遇到你這種人類,要是一般的人類看到自己就會拚死的遠離,你這種人類還真是稀奇!」艾蕾娜點點頭,大大的眼睛看着雷說到。

  「話說你真的不怕嘛?」說著艾蕾娜將頭上的披風摘下來,露出了她的面貌。

  一席白色的長髮一直垂到腰間,美麗而又精緻的面貌無可挑剔,大大的眼睛看着整個人都快要被治癒的感覺,整個人完美到無暇!

  「哎,汝真的不怕嘛,我可是白髮魔女哎!」艾蕾娜還故意向前探身,故意將臉湊到我眼前說到。

  我不好意思的那食指撓了撓臉有些發燙的說道:「嗯,很可愛,很漂亮。」

  而這句話也讓艾蕾娜吃驚了,佂在原地好一會,月光下臉上似出現了一些紅暈,話語都有些磕絆的說到:「胡說些什麼嘛,你真的不怕嘛,真是有趣的男人,明明只是人類。」

  「嘿嘿嘿……」我也有點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但那確實是心裏話。

  「沒想到你這個人嘴上還挺誠實的嘛,總之接下來一段時間我就跟你了,作為你破壞吾家的賠償。」艾蕾娜還有點扭捏的樣子說到。

  我下意識的嘆了口氣說到:「你確定要跟着我?」

  「你不是要去東邊的人族嘛,那現在就出發吧,說不好明天早晨就可以到了。」艾蕾娜指着東邊,看着我說著。

  我則是再次確定了一邊:「跟着我真的沒關係嘛。」

  「當然,吾從不出爾反爾。」艾蕾娜還有些興奮的樣子,很高興的樣子。

  「真拿你沒辦法。」

  …………………………………………………………………………………………………………………………………

  「艾蕾娜,你是在這個世界長大的嗎?」我邊走着邊問艾蕾娜,想儘可能的多理解這個世界。

  「當然了,要不然呢。」艾蕾娜在前面走着,小河將月光反射在起身上,像是精靈一般妙曼美麗。

  「那你能和我談一談這個世界的事情嘛?」我下意識的問了問。

  而艾蕾娜則扭頭很驚奇的問到:「難道雷不是這片大陸長大的嗎?「

  我又不好意思的用食指撓了撓臉說到:「嘛…嘛,我從很遠的地方來的,很多還不懂。」

  艾蕾娜目光上調着,一個靈巧的轉身說到:「這邊的世界啊,就是魔王帶着我們與七宗罪共同討伐人類了,據說是人類得到了一個神魔都很想要的東西,具體是什麼,吾也不清楚,而人類也很頑強,死活就不交出來,最終人類都快被滅光的時候,魔王又獨自一人打到了天神殿,不知為何有撤退,反正有很多因素,我也不是很清楚,一般的人類都會很懼怕我們這些魔女,因為在他們眼裡,我們是災難的象徵。」

  「不過你可千萬不要把我們想像成魔王那邊的,我們魔女並不是魔王那邊的,我們有獨自的宗教,與魔王不同,不過當時魔王有過向魔女王提議練手過,不過被拒絕了,大戰期間甚至我們魔女教都受到了衝擊,人們都說是我們魔女引來了魔王,真是過分。」

  「在這片大陸上每個人都會有魔力,不過人族的最弱,所以才會發生這種悲劇。」

  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原來是這樣,那人類是很怕你們嘍。」

  艾蕾娜點點頭:「是的。」

  「那我們待會到人族的時候,沒關係嘛?」我摸着下巴問着。

  「應該沒關係,以吾的魔力,凡人是不會察覺到的,到時候稍微掩飾一下就好了。」艾蕾娜很自豪的樣子。

  「前面沒多久就到了,天也快亮了。」艾蕾娜指着前方一座古代城市樣子的建築說到。

  當我和艾蕾娜進城的時候,門外有十幾的衛兵的人類,都是很健壯的樣子,都手握兵器,還對我們進行了一番詳細的查問,確認無誤後才讓進城,看來人類現在情況真的不容樂觀了。

  「雷,我有些累了,先找地方休息吧。」艾蕾娜眯着眼,身體還有些搖晃的樣子。

  我輕聲恩了一下,可找旅館對我這外地人真是很難,萬般無奈下,問了一下過路人,過路人還很熱情的幫我們指出了路線。

  到達旅館時最尷尬的事情發生了,沒有錢!

  好在艾蕾娜還有些值錢的寶石,掏出寶石的瞬間老闆的眼神都變了,態度也變了,立馬安排的頭頭是道,真是有錢能使鬼推磨!

  旅館也很普通兩張床,就沒有多餘了東西了,當時也沒多想,倒床就睡著了,畢竟熬了一夜,都累壞了,必須要好好休息一下。

  當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期間,我揉了揉眼睛,看到另一張床上還在睡覺的艾蕾娜的睡顏,真是可愛到一種無人能擋的地步。

  我走到窗前掏出了之前老人給我的那本書,開始繼續翻閱着。

  「逃到東部的人類遇到了聖人瓦里德,瓦里德教會了人們法力,並且用法力保護人類,是人類最敬仰的人

,上天選中的勇士們啊,去尋找瓦里德吧,他會指引你的!」

  「魔王一度的威脅人王,要求人王交出一樣東西,但人族根本就沒有這個東西,而魔王卻認為這是人族的謊言,開始了大量的屠殺,人類即將毀於一旦!」

  我努力的甩了甩頭,慢慢分析着:「魔王想要一個東西,艾蕾娜說就在人族中,但人王又說沒有東西,究竟是什麼呢,還有聖人瓦里德,接下來是去找他嗎,那老頭子到底想讓我來做什麼呀。」

  「你在看什麼呢?」稚嫩的聲音迴響在我的耳畔,這是艾蕾娜,此時艾蕾娜已經走到了自己的身後,探着頭,先前看着。

  「沒什麼,一本記載人族歷史書而已。」我將書拿到艾蕾娜眼前,讓她看了一看。

  而看到這本書的艾蕾娜卻震驚到了,很慌張的樣子問我:「這本書那裡來的。」

  「我來這裡之前一個老人給我的,說是對我有用,我一直都帶在身上,怎麼了,是個寶貝嘛?」我也很疑惑的問到。

  「這已經不能算是普通的寶貝了!」艾蕾娜大睜着眼,說到:「這本書是一個魔道書,你能看到歷史是因為,魔道書讓你看到的是歷史,而並不是內容,而且一本完整的魔道書是非常珍貴的寶貝了!」

  「你現在只能看到歷史,也是你自己依賴它,是你想看到而已,真正的內容恐怕會很強大,畢竟是一偏可以雖主人心意而改變的魔道書!」

  艾蕾娜瞅過來說到:「帶着這麼高級的魔道書,不怕遭天譴啊,真是的!」

  我自己也沒想到,沒想到老頭隨手丟給自己一本指南盡然還是魔道書,看着魔道書有問到:「那要這樣才能看到魔道書的內容呢?」

  「這就要看魔道書和主人的意志了,畢竟這麼高級的魔道書很有可能已經有意志或許靈魂!」艾蕾娜很嚴肅的說著,精緻的小臉有着別樣的姿色。

  由於剛剛艾蕾娜太過於激動,現在兩個人的臉幾乎都要挨住了。

  但艾蕾娜似乎並沒有注意到。

  「呃…,是不是有點太近了。」我眼前的少女此時我甚至連她的呼吸都能感覺到。

  反應遲鈍的艾蕾娜瞬間臉上掛滿紅暈,大聲叫了起來,還叫着:「笨蛋!」

  

  

  

  「你既然那麼了解這本魔道書,那你可以看到魔道書的內容嗎?「我看着眼前這羞澀的艾蕾娜,眼神有些飄忽的樣子。

  「不會的,,之前不是說過了嗎,這本魔道書會隨着主人就意志而改變,現在看不到內容應該是因為你不想看到或者什麼,總之,這本書一定要保管好,千萬不要丟失,也不要輕易的拿出來」說著艾蕾娜將書遞了過來。

  我仔細看着魔道書,還是一頭霧水,也不能怎麼招,既然是我到這個世界唯一的裝備,應該不會很差,遲早有一天會有用的吧。

  將書收起來了,我又向艾蕾娜問到:「對了,艾蕾娜,你聽說過聖人瓦里德嗎?」

  聽到這個名字的艾蕾娜大睜這眼,感覺很驚奇的樣子說道:「你難道不知道嗎,聖人瓦里德?」

  我感覺很尷尬的嘿嘿笑了一笑摸着頭說著:「第一次來這裡,什麼都不懂,嘿嘿。」

  「真是的,真是笨蛋!聖人瓦里德在魔王大戰期間,作為人類最高的領導,也可以說當時是瓦里德帶領人類來抵抗魔王,當時的人王都很敬仰她,若不是她,人類早就滅亡了,怎麼說呢,她教會了人們不少的東西,例如魔力,遠古大陣,還有很多很多,總之是個很厲害的人。」艾蕾娜食指豎起來,一番教師就姿態解說著。

  「那你知道她人在哪嗎,現在我要去找她。」我走近艾蕾娜身旁,眼中似有些光芒似的。

  艾蕾娜臉上再次印上紅暈,斜着臉說到:「太近了,笨蛋。」

  察覺到這點的我,下意識的用食指撓了撓臉,後退了幾步。

  「聽說瓦里德在大戰結束後,一直與人類生活在一起,這點我不是很清楚,一會去問問住在這裡的人類就好了,他們應該知道的。」

  我稍微有些失落的樣子:「這不是和大海撈針一樣嘛,那個糟老頭真會折騰人。」

  「你找瓦里德做什麼?」艾蕾娜問着。

  我透過窗戶看到銀白色的太陽說到:「履行作為一個人類的責任。」

  艾蕾娜歪這頭看着我,發出那種稚嫩又憐人的疑問的聲音。

  就在這時,屋子外面傳來真真步伐聲,又傳來一陣子敲門聲。

  原來是這旅館的傭人,一頭土黃色頭髮的男孩,看上去十五六歲的樣子,笑嘻嘻的說道:「樓下已經準備好了早點。」

  說罷後就離去了。

  「沒想到這裡的旅館還有早點啊,正好餓了。」我臉上泛濫起笑容,說起來也有一天沒怎麼吃了。

  可能是我理想中太美好了,到樓下才發現,這裡的早點偏差有點大,一個灰麵包,一杯看起來很詭異黃色的液體。

  我看着這兩樣東西遲遲不敢下咽:「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這能喝嘛?」

  而一旁的艾蕾娜卻吃的很幸福的樣子,我見狀還要這詭異的液體實在沒胃口,只拿了一個麵包啃了起來,液體就給了艾蕾娜,艾蕾娜還兩眼放光似的不客氣了。

  「年輕人挑食可是不好的。」站在這裡的人就是這家旅館的老闆了,昨天還見到他了。

  我心想「他既然是人類,應該知道一些關於瓦里德的事情吧,不如問一下。」

  「哎,我說,你知道聖人瓦里德家住那裡嗎,我們找她有點事情。」我看着這位中年人說到。

  老闆也很友好的指向一個地方「你們也是來找瓦里德的勇士們啊,那真是太好了,她就住在東邊的元色森林中的**地帶。

  「元色森林?」我向老闆指的方向看來過去,但根本沒有看到什麼森林之類的。

  「對,到城南邊後你們就會看到元色森林,沿着小路走到頭,運氣好就會找到瓦里德了,不過你們要小心了,那裡時常會出現魔獸之類的。」說罷老闆笑着就走了,回頭還給說了一句祝你們平安的話。

  我回頭看着吃的滿嘴都是的艾蕾娜,輕輕嘆口氣說到:「昨天用寶石租旅館的錢還有剩下的吧,先幫自己找一件衣服吧,一直穿着這長布再怎麼說也不好。」

  「哎,不好嘛,吾覺得挺好的。」艾蕾娜看着自己的破長布說著。

  「不多說了,走了。」

  我們一路向城南方向走着,路過衣服店也幫艾蕾娜挑選好了衣服,一身黑色白邊的裙子,非常的賠艾蕾娜,真的是要可愛死人不償命。

  當到城南的時候,和剛進城的一樣,不過衛兵多了不少,而且一個個看起來都很嚴肅的樣子!

  我和艾蕾娜進入到了元色森林,這裡並沒有發現老闆說到魔獸,更不如說很安靜,安靜到有些詭異!

  一路走來,我心想「這裡的人類看上去也不像是遭受了巨大災難啊,感覺很和平的樣子,魔王什麼的真的存在嗎?」

  當這條小路走到頭的時候,真的出現了一個類似蘑菇形狀的屋子,在門口還有一個擁有黑色長髮的女孩,正在餵食一隻擁有一隻獨角的馬,女孩看樣子與我差不多大,應該也是十八九的樣子。

  我和艾蕾娜主動上前去打招呼:「請問瓦里德住這裡嘛?」

  女孩留意到我們後指了指屋子,不過沒有說話,而上繼續愛撫着那隻獨角獸。

  「看上去那女孩似乎很愛戴那隻獨角獸呢。」艾蕾娜說到。

  「不管那麼多,先去見瓦里德。」我走上前去,推開了木門。

  映入眼帘的是一個中世紀的建築差不多的,剛打開門就聽到了一個很成熟的女人聲音「哎,有客人來了,快請進。」

  而這位與我們說話的一頭黃色的頭髮,身體高挑,前胸豐滿而又很突兀的女人很友好的和我們搭着話。

  有點不知所措的我下意識斜了斜頭,臉上似有些紅暈嘿嘿笑到:「我們是來找瓦里德聖人的。」

  而一旁的艾蕾娜卻用她小手狠狠揪了一下我的後背,火辣辣的疼,還哼了一聲。

  「哎,我就是你要找的瓦里德。」女子坐到了椅子上很有威嚴的樣子說到。

  而我則是很吃驚而又懵的樣子:「瓦里德?大胸美女?」

  「呵呵,小夥子真會說話,仔細看起來,小夥子張的到是挺英俊的,大眼睛、峰劍眉,微微泛黃的頭髮很帥氣呢。」

  這一說我還真有點不知所措了,紅着臉說到:「哪裡哪裡,過獎了。」

  「那你來找要幹什麼呢?」瓦里德問到。

  這時我拿出了老人給我的那本書,走到了瓦里德的眼前,說到:「書上指示讓我來找你,我想你應該知道些什麼。」

  而第一眼看到這本書了瓦里德瞬間就不安定了,站起來從我手中拿走書仔細的看着,眼中似泛出了一陣陣淚光,嘴上說著「太好了,太好了」,看樣子非常興奮的樣子,轉過身對着我說到:「等到了,終於等到您了!勇士您終於來了。」

  說著瓦里德流下了眼淚,那精緻的臉龐上流下了淚光,真的是很讓人心疼。

  「喂,怎麼了,沒事吧。」我也很焦急的問着,誰都不想讓一個美女在自己面前哭吧,我很關心的樣子。

  瓦里德帶着哭腔說道:「沒有,我只是太激動了而已,我們終於等到您了,請您一定要拯救我們,人族真的要被滅亡了!」

  「你可以先給我說一下這裡的情況嗎?」我詢問着。

  瓦里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再次坐到了椅子上,並且將魔道書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我的手上,並且示意我們坐到裏面的椅子上。

  「勇士,下面我將會完全解開你的疑惑。」

  「這片大陸叫萬大陸,十四年前魔王帶領着七宗罪與魔教使徒全方面的襲擊了人類,數以千萬的人類一瞬間毀於一旦,整片大陸支離破碎,整個世界陷入的一片恐慌之中,存活下來的人類全都跑到了,東邊陽氣鼎盛的地帶。」

  「魔王一再讓人族交出萬羽墮天圖,但魔王殊不知人族根本就沒有這東西,魔王認為弱小的人類在挑戰自己,遇上召喚出了魔界十二使徒,詛咒與破壞這片大陸,當時,以我的家園精靈族也受到了壓迫,我們精靈族與人族開始聯手,開始共同抵禦魔王,可魔王實在過於強大,我們很多種族聯手也未能擊敗魔王,為此我們特意前往異次元請救兵。」

  「這場戰爭最終以失敗為終之後,還沒有結局,魔王像天神發起了挑戰,隻身一人打到了天神殿,但不料在眾神的威嚴下還是被壓了下來,在那後,魔王用天地魔音說出了一句話!」

  「十五年!十五年後人族若不交出萬羽墮天圖,魔王將要毀滅整個大陸!」

  「而你已經是我們最後請來的救兵了,若魔王再次功進來,整片大陸肯定會毀於一旦,所有地方都會生靈塗炭!」

  「這本書是大魔道師也是上一代人王寫的,他希望這本書的主人會來拯救他們,解開這千古奇冤!」

  聽到這裡,我似乎明白了一些但又為什麼會選中我呢?

  我問瓦里德:「那怎麼會選中我呢?」

  這時瓦里德很嚴肅的看着我說到:「因為你就是你那個時代的魔王!」

  「哈?」我當然很不信,一點都不會相信,我會是魔王,開玩笑呢?

  「你可能還未發現,但一旦覺醒後,你就會知道了,你有天生的魔力,而且非常強大,你看這本書的時候有什麼感覺嘛?」

  我不假思索着說到:「有種被吞噬的感覺!」

  「對,就是這樣,別人都不會有感覺的!」

  我低下頭:「我還是有點不相信,我還是不能接受!」

  「我們的王,魔王在不久就會功打過來,吾王您必須帶領我們啊!」

  我低着頭,腦中飛快的思考着:「我既然是魔王,那應該會一下很厲害的魔力吧,怎麼我不會?」

  瓦里德開口:「當這本書的內容顯現的時候,您就會得到魔力了!」

  「那我要去做什麼呢?」我詢問到。

  瓦里德站起來走了兩步說到:「等到晚上的時候,我會打開魔界大門,將你傳送過去,你會看到魔王,那時你應該就會懂了!」

  而一旁的艾蕾娜此時也站了起來,嬌嗔到:「你是多麼狠心的女人啊,對於一個初來乍到的男人,你就將他丟到魔王面前,你的心也太狠毒了吧!」

  而瓦里德似乎很也痛苦的樣子說到:「我們也真的是沒有辦法了!」這裡眼角又泛出些許淚花。

  

  

  「不管你們怎麼想的,但關於讓雷隻身一人前往魔界,我絕對不允許!」艾蕾娜大聲說著,小臉都有些漲紅的樣子,看來對我一人去魔界是很反對的!

  瓦里德看着艾蕾娜說到:「我並沒有說讓他獨自一人去,當然也會做很多準備,我們唯一的勇士,當然以性命為主的。」看樣子瓦里德也不像是在說笑,同樣很嚴肅的說著。

  「你們進屋前看到輝夜了嗎?」瓦里德眼光飄向門外說到。

  「輝夜?是之前那個黑頭髮少女嘛?」我同時也看向門外,看到依舊在撫摸獨角獸的輝夜。

  瓦里德點點頭微微笑到:「可不要小瞧那個孩子,她可是精靈最強劍士!」

  「在大戰期間有赫赫戰功的人!」瓦里德很驕傲的點點頭。

  「你不會讓她跟我一起去見魔王吧。」我質疑到,說真的我到現在還有些懷疑,讓一個女人保護自己,那豈不是很難看。

  「對就是那孩子,你就大膽放心,那孩子強大到你根本想像不到,相信我!」瓦里德再次滿意的點點頭,胸前都隨着抖了一抖。

  我很難堪的笑了一笑,而在一旁的艾蕾娜似乎有些不樂意了立馬質疑瓦里德:「那女子既然那麼厲害,那她怎麼沒打過魔王呢?這就說明危險係數還是很高的,我是不會讓雷跟着她去魔界的!」

  「魔女,我知道此次行為很危險,但你可不要忘了,這傢伙可也是魔王有作為人族最後的勇士,我相信他不會失敗!」瓦里德指着我說到。

  聽到這裡的艾蕾娜開始以警惕的樣子看着瓦里德,開口說到:「你怎麼知道我是魔女!」

  「你那對人類程度的偽裝,我作為精靈還是可以發現的,不過沒關係,我們精靈對魔女並沒有抱什麼敵對關係。」瓦里德擺了擺手說到。

  艾蕾娜微微笑到:「不管什麼,我都不會輕易讓你們得逞的!」

  我也只能在一旁尷尬的笑着,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此時瓦里德低下頭,聲音壓到很低,幽幽說到:「那看來也只能先講你除掉了。」

  說話間瓦里德手中迸發出靚麗白芒,一個魔法陣竟憑空出現,數到光柱瞬間爆出,徑直衝着艾蕾娜飛來!

  艾蕾娜見狀也是之身未動,身前也是出現了一個魔法陣,不過是紅色的,一道紫紅色似犬頭一樣的東西也是爆出,聲音中還有些許嚎叫的感覺!

  「喂喂,剛剛不是談的好好的嗎?怎麼突然就開打了!」我見狀趕忙上去調解。

  可不料,瓦里德發出的光束數量達到恐怖,有一些艾蕾娜沒有打中,眼看着那到光就要打到艾蕾娜,情況非常的緊急!

  我看到這時,腦子根本沒想那麼多,直接上去推到了艾蕾娜,自己也撲倒了在地上,就在那一瞬間,那束光撞擊到了牆壁上,發出了劇烈的響聲,房屋都快要倒塌,大地都在顫抖!

  「怎麼了,瓦里德。」此時門外的輝夜也走進了屋內,面無表情的問到瓦里德。

  「幹什麼啊,有必要打起來嗎?」我站起來拍了拍衣服,狠狠的看着瓦里德說到。

  此時的瓦里德似也懵了一陣,回復到:「剛剛其實不是有意要傷害您的,如有冒犯,還請多多原諒。」

  看樣子瓦里德對我還是很尊重的樣子,這也讓我感覺有些愧疚。

  我上前去扶起倒在地上的艾蕾娜,並且說到:「有話好好說,不要動不動就打。」

  站起來的艾蕾娜臉上似還有陣陣紅暈看着我說到:「你剛剛不要命了啊,真是的,你也太小瞧我了,那種程度的魔法對我根本造不成影響,反而是你,不顧生死來救我,你是傻瓜嗎?」

  我習慣性的用食指撓了撓臉說到:「我怎麼能眼睜睜看着你受傷呢。」

  「好了好了,廢話就不多說了,勇士你是否願意與輝夜一同前往魔界去見魔王。」瓦里德再次座到了椅子上,雙手交叉的說道。

  「就算你不去魔界,我們當然還有第二種方法」

  瓦里德剛說到這裡,我就插話過去了「我去,去見那個魔王就好了吧,去就去!」

  艾蕾娜聽到了很生氣的樣子指了指我,又扭過頭去,輕哼了一聲。

  而瓦里德則有些吃驚的樣子說到:「沒想到勇士還有這樣的氣魄,不,就應該有這樣的氣魄,那接下來,就開始進行開啟魔道書的儀式吧。」

  說起魔道書我還真是什麼都不清楚,詢問到:「要進行什麼儀式。」

  「我們需要用你的一滴血!」瓦里德微微笑着,說話間,食指指向我,並且發出了一個細小的光束,速度非常的快,瞬間從我手背上划了過去!

  不多不少正好一滴血滴了下來!

  而滴下的血並沒有掉到地上,而是以水珠的形狀浮了起來。

  發生到這裡的時候,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因為太快了,簡直就是一瞬間發生的事情,我甚至連疼痛都沒有感覺到,就已經結束了。

  接下來,魔道書又飛了出來,只看到那滴血,滴到了魔道書的封面的正中間。

  緊接着,那原本破到泛黃的羊皮書盡然發生了變化,開始多了很多輪廓,多了很多紋路,已經完全變了一個樣子,正本書都在發出幽幽暗紅色的光,有時甚至感覺空氣都隨着顫抖!

  大概過了有半分鐘,那本魔道書的光輝漸漸散去,在體外好出現了一圈淡黃色的光圈。

  「恩…恩…啊,我這是在哪啊。」一聲很動聽又有磁性的聲音憑空傳來。

  在場的所有人都顯的很驚奇的樣子,同時看向魔道書,無疑剛剛那聲音就是這本魔道書發出的!

  瓦里德先開口道:「沒想到屬於這位勇士的魔道書竟然有如此的靈性,真的讓我大吃一驚!」

  而我則是有些驚慌的說道:「這…這就是我的魔道書嗎?,和之前的黃皮破書差距簡直太大了!」

  「哎,主人。」此時魔道書再次發出了聲音,這次像是看到了什麼似的,直接飛向我這邊來,直接飛到了我的手上,似很溺寵的倒在我的手上。

  「這真的是我的魔道書嘛?」我端在手上,仔細的端詳着,和之前的外觀差距很大,非常的炫麗!我臉上浮現出笑容,很高興的樣子。

  「原來魔道書還可以有這般的靈性。」就連艾蕾娜都這樣說了。

  看來這本魔道書的力量已經不是一般的魔道書可以像對比的了。

  「喂,魔道書,我問你你都記載些什麼。」瓦里德看着魔道書詢問到。

  「你是什麼人啊,你沒有資格來詢問我,閉嘴吧!」話語剛落,之間魔法師微微振幅了一下。

  再之後,瓦里德就真的不能說出話來了,這一舉動,讓在場的所以人都為止震驚!

  「盡然有如此魔力!」艾蕾娜也驚呼了起來:「魔道書,你叫什麼名字呢?」

  「是你啊,這兩天一直纏這主人的女人,你有什麼企圖啊?」魔道書很不客氣的說道。

  而艾蕾娜則是氣的臉紅:「什麼魔道書啊,真氣人。」

  而一旁一直默默無聞的輝夜也瞅向這邊說到:「差不多該把瓦里德的魔法解開了。」

  「嗯嗯,是是,魔道書,先幫瓦里德解開魔法吧。」我帶着懇求的口吻對魔道書說著。

  「既然是主人的命令,那就沒辦法了,這次就放過你了。」魔道書再一次的振幅了一下,隨後瓦里德便可以再次說話了。

  而能開口後的瓦里德非常滿意的點着頭說到:「這下人類的勝算就非常大了,不愧是最終勇士!」

  我苦笑着,看着魔道書也沒說什麼。

  「接下來,就靠你自己了,你們就到二樓的屋子去休息一下吧,我去和輝夜準備晚上用的儀式。」瓦里德開口道,說話間還拖着輝夜走了出去。

  我帶着魔道書和艾蕾娜走到了二樓的屋子,這裡的設備與之前的旅館一般無二。

  我坐在床上看着魔道書,試着嘗試與魔道書溝通着:「魔道書,你叫什麼名字啊。」

  就在說話間,魔道書突然發出了強烈光芒,持續了大概半分鐘左右。

  魔道書消失,出現的則是一個黑頭髮少女,光着身子,雙腿盤在我的腰間,面對面的坐在我的腿上!

  也就在哪一瞬間,少女特別高興的眯着眼笑着,順勢撲到我的懷中,由於我沒有反應到,直接倒在了床上,少女的臉也成功的印在了我的臉上。

  看到這一幕的艾蕾娜尖叫了起來:「你…你是什麼人…怎…怎麼…光着身體趴在雷的身上,…你…你痴女!」

  艾蕾娜的小臉上也充滿了紅暈非常可愛的樣子,再加上那舉動,簡直萌死。

  女子特地趴倒在我身上,用那非常有磁性的聲音叫了一聲:「主人。」

  被撲倒床上的我,顯然是沒有反應過來,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你……你是誰啊。」

  「嘻嘻,我就是那本書呀,主人。」女子笑嘻嘻的樣子有種別樣的美感。

  我紅這臉斜過頭說到:「總之你先起來,先穿上衣服。」

  「怎麼了,主人,不喜歡我這樣子嘛,明明之前還是書的時候,主人還天天撫摸人家身體的。」女子似得逞了,還在身上攀爬這,還時不時將臉湊過來。

  聽到這話的我,瞬間就和煮熟的水一般的沸騰了,臉都紅透了。

  「我怎麼有種被猛獸盯上的感覺。」我突然打了個冷顫,扭頭看到艾蕾娜。

  小臉漲紅的,撅着小嘴,嬌嗔的看着我,還哼哼着。

  我反手將外套脫了下來,有蒙在了少女的身上,說了一句:「快下來吧。」

  少女很得寵的樣子,眨了眨眼睛說到:「要像以前一樣,抱抱。」

  最後是在沒辦法,我將少女摟在懷裡,抱了起來,少女還很得寵的在我身上蹭來蹭去,很高興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