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夏夕綰陸寒霆
夏夕綰陸寒霆 連載中

夏夕綰陸寒霆

來源:外網 作者:天降小妻霸道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天降小妻霸道寵 都市言情

一場陰謀,她從鄉下被接回,替嫁給他沖喜。 貌丑無鹽,醫學廢才?且看她如何妙手回春,絕麗風姿! 臉被打腫的海城名媛們向他告狀,陸少… 等等,她嫁的竟然是隻手遮天的商界巨子,她撲過去抱緊他的大腿,老公,你不是快不行了么? 他一副要吃了她的表情,看來我要身體力行讓你看看我究竟行不行!展開

《夏夕綰陸寒霆》章節試讀:

他什麼意思?
他目光肆意的落在她紅唇上,似乎已經暗示了什麼,女人向男人道謝的最佳方式當然是一個飛吻啊。
夏夕綰心頭忽的一跳,雪白的耳垂已經灼紅了,「不懂。」
說完她就扭過頭看窗外,不理他了。
陸寒霆看着她躲避的樣子,她性情聰慧,靈動,獨立,不依賴別人,也不肯輕易託付真心,但十九歲的女孩在情事上真的是一張白紙,受不了男人的一點逗弄。
紅燈到了,豪車停了下來,夏夕綰趴在窗戶那裡看到了海城那家最知名的蛋糕店。
「想吃蛋糕?」耳畔響起了陸寒霆低醇的嗓音。
夏夕綰澄亮的眸子里露出了幾分感傷,她輕聲道,「以前我媽媽經常帶我去那家店買蛋糕。」
陸寒霆打了方向盤,路邊停車,「想吃就去買。」
……
這家蛋糕店是海城的老字號了,在名媛千金圈裡特別受歡迎,每天都是限量售賣的。
夏夕綰從小就喜歡吃蛋糕,媽媽經常帶她來這裡買蛋糕,那是記憶里最美好的一段時光了。
十年了,夏夕綰已經有十年了沒有來過這裡了。
她眼眶有點紅,但是不想讓身邊的男人看到,「那個…你先等我一下,我去下洗手間。」
她去洗把臉。
陸寒霆看着女孩消失的俏影,剛才他已經看到了她快哭的樣子,真是沒長大的小女孩。
他邁着長腿進了蛋糕店。
巧的是,夏小蝶也在這家蛋糕店裡,還有她的閨蜜孔真兒。
孔真兒拉着夏小蝶,「小蝶,剛才你說夏夕綰那個土包子養了一個小白臉,是真是假啊?」
夏bbdcd小蝶輕蔑的嗤了一聲,「當然是真的,我親眼看到的,那個小白臉開車送夏夕綰回家的。」
「現在小白臉可是很貴的,夏夕綰剛從鄉下回來,哪來的錢養小白臉的?」
夏小蝶道,「小白臉說白了就是牛郎,這牛郎也是分等級的,像那些極品的,長得英俊,身材好,床上功夫又一流的一晚上都價值千金…」
這時耳畔就傳來了一道低沉磁性的嗓音,「店長,給我來一個蛋糕。」
這個聲音也太好聽了趴。
夏小蝶和孔真兒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她們一下子就看到了陸寒霆。
現在陸寒霆頎長英挺的佇立在櫃檯邊,一身白襯衫黑西褲,身高腿長,超模身段,光站在這裡,都讓人眼前「刷」一下亮了。
天哪,這男人也太帥了趴。
孔真兒已經看痴了,她悄悄的拉了一下夏小蝶的衣袖,「小蝶,這個男人就是我們剛才說的極品啊?」
長得英俊,身材好,功夫一流…
夏小蝶還沒有見過這麼英俊的男人,都說男人最好的衣架是權勢財富身份的疊加,陸寒霆那一身禁慾的優雅矜貴讓他成為白襯衫黑西褲男人中最好看的那一個,沒有之一。
夏小蝶怦然心動。
這時孔真兒又小聲道,「小蝶,你說夏夕綰養的那個小白臉,會不會就像這樣的男人?」
「你胡說什麼呢!」夏小蝶瞪了孔真兒一眼,「像夏夕綰那樣的窮土鱉,她養的那個小白臉肯是級別最低的,人丑體胖,如果她包.養得起這種極品,那我就叫她一聲姑奶奶!」
夏小蝶是絕對不會相信夏夕綰包.養的那個小白臉是眼前這個極品男人級別的。
這時店長十分抱歉道,「不好意思先生,最後一個蛋糕已經被那兩位小姐給買下了,今天的蛋糕已經售完,明天你可以早點來買。」
最後一個蛋糕被夏小蝶給買了。
被提名的夏小蝶心臟砰砰亂跳,她迅速走上前,興奮又害羞的看着陸寒霆,「先生,你是…是想買蛋糕么,我可以把這個蛋糕讓給你,不過…我們可以先加個微信么?」
夏小蝶已經喜歡上這個男人了,所以迫不及待的主動出擊。
她條件很好的,人也青春漂亮,追她的男孩子很多,但是很奇怪,她主動跟這個男人搭訕時,竟然會這麼的緊張。
在夏小蝶滿心的期待里,陸寒霆看都沒有看她一眼,連眼風都沒有給到,他只是拿出了自己的黑金卡,遞給店長,「那就請師傅加班給我做一個。」
店長一下子就看到了陸寒霆的黑金卡,卡面上鑲嵌了一個金色的「陸」字。
陸,在海城可是無人不知的大姓。
店長几乎是瞬間就猜到了眼前這個男人的身份,他額頭的冷汗全部下來,海城這位隻手遮天,翻雲覆雨的大人物竟然降臨了一個小小的蛋糕店。
「先…先生,請你等一下,我讓師傅為你專門定製一個。」
店長跑進了後廚。
夏小蝶和孔真兒看的有點懵,為什麼店長會為了這個男人專門定製一個蛋糕?
她們可都是排隊的。
這可是這家蛋糕店的vvip待遇了。
陸寒霆在等,他隨手拿了一份商業報紙在看。
夏小蝶被忽略了個徹底,這太讓她沒有面子了,她伸手拉了拉身上的弔帶裙,故意露出了胸部誘人的曲線。
「哎呀,我頭暈。」夏小蝶佯裝頭暈,整個人就往陸寒霆的懷裡倒去。
她閉上眼期待着自己能落入男人的懷抱。
但是下一秒,砰一聲,她直接摔在了地上。
原來陸寒霆往旁邊避了一下,夏小蝶來了一個狗吃屎。
這時頭頂響起了一道清麗好聽的嗓音,「夏小蝶,你怎麼給我行這麼大的一個禮?」
夏小蝶抬眸一看,竟然看到了夏夕綰。
夏夕綰來了,她澄亮的翦瞳正望着她狗吃屎的樣子,還俏皮的眨了一下羽捷。
夏小蝶整個人都不好了,她迅速狼狽的爬了起來,「夏夕綰,你怎麼來了?」
夏小蝶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夏夕綰怎麼會在蛋糕店裡,她走的時候那個王總已經進了房間了啊。
發生了什麼?
這時陸寒霆走上前,自然而然的伸出健臂箍上了夏夕綰的纖腰,「怎麼去這麼久?」
她這腰真的只夠他一掌之間,堪堪一握。
夏小蝶和孔真兒倒吸了一口冷氣,夏夕綰和這個男人?
「夏夕綰,他是你什麼人?」夏小蝶迅速問。
夏夕綰勾唇,「你不是說他是我的小白臉么?」

《夏夕綰陸寒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