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心底的愛那麼長
心底的愛那麼長 連載中

心底的愛那麼長

來源:google 作者:沈清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雪梅 沈清瀾 現代言情

「心心你又調皮了」心心是誰?她不是啊可是男人沒有給她太多的時間思考夜那樣的長……醒來時,男人還在沉睡中,臉埋在枕頭裡,昏暗的光線,讓....展開

《心底的愛那麼長》章節試讀:

說著豪哥就要去抓她的腳踝,沈清瀾慌亂急了,再被他抓住自己肯定沒有機會逃跑,顧不得前面是條河,毫不猶豫就跳了下去。

「想跑沒有門。」

緊接着他們也一個一個落入水中。

沈清瀾唯一的念頭就是逃,河水不深,但是她也濕透了。

跑上岸,他們依舊緊追不捨。

她知道,可能是她砸男人的那拿一下,激怒了他。

她只有拚命的跑,穿過樹林,來到一片竹林,她看見了燈光,肯定是有人。

她跑的更加的快了。

很快她看清了燈光的來源處,半山腰上的一棟別墅。

她朝着那地方奔去,後面的混混也緊跟其後。

不得已她去敲別墅的門,這樣跑明顯他們不會放過自己,早晚會被抓住,只能求助別人的幫助。

「有沒有人,有沒有人,救救我。」

大門被她拍的咚咚直響,可是就沒有人開門。

「我看你還往那跑,老子都敢打,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不讓你吃點苦頭,你就不知道馬王爺幾隻眼。」

幾人將沈清瀾團團圍住,這次她幾乎沒有任何逃跑的可能。

那種恐懼,無措,和四年前被陷害入獄的時候如出一轍。

她顫抖着身子。

就在她以為,今晚她逃不掉時,忽然別墅的大門緩緩而開。

男人穿着居家服,卻遮不住那挺拔的身形。

目光冷汵汵的掃過那些人,只是一個眼神,沒有人敢在囂張。

最後,賀景承的目光落在沈清瀾身上,她亦是看着這個站在門口的男人,斑駁的燈光,映照在他的臉龐,讓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有一道輪廓。

「這小妞是我女朋友,要和我分手,才私自跑出來,擾了您的清夢實在是不好意思,我這就帶她走。」說著豪哥就要上前抓人。

「是他說的這樣嗎?」忽然賀景承轉過頭看沈清瀾。

沈清瀾立刻搖頭否認,「我不認識他們,如果可以麻煩你幫我報警。」

她的手機早就不知道什麼時候跑掉了。

不然趁這些空隙,她早就報警了。

「臭丫頭,那來這麼大的氣性,連自己男朋友也不要了?」

豪哥不死心,還想上前去抓沈清瀾。

沈清瀾往裏面躲,進了別墅內,賀景承看了她一眼,並沒有阻止,淡淡撇了一眼正要踏進院子內的男人,冷聲,「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就敢進?」

雖然是混子,但不是沒有一點眼色,這男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住,這麼一大片豪宅,非富即貴。

哪一樣,他都惹不起。往裏面看了一眼沈清瀾,她也夠狼狽了,便朝屬下擺了擺手,「我們走。」

他們走後,沈清瀾連聲道,「謝謝。」

賀景承轉頭看着渾身濕透瑟瑟發抖的女人,沉默了兩秒,「跟我進來。」

沈清瀾蹉跎着沒有動。

雖然已經認出這人,是白天包間里的那個男人,但是他們不熟。

感覺到沒有人跟着自己,賀景承回頭,看着還站在原地的女人,冷冰冰的,「如果不怕他們在外面埋伏你就走,又或者你可以選擇在那裡站一夜。」

說完他頭也不回的朝別墅內走去。

沈清瀾的嘴唇已經變成紫色,凍的。

大仇未報,她不想死。

沈清瀾跟了上來,剛踏進大廳,她就停住了腳步,在逃跑的過程中,她的鞋掉了,腳上都是泥巴,還有不知道被什麼刮傷的口子,上面還有血,只是一步,就已經把潔白的地板,給弄髒了。

就在她要收回腳時,前面被放了一雙白色的拖鞋,「穿上去浴室洗洗。」

停留了兩秒,沈清瀾抬腳穿上鞋,別墅很大,一樓就有很多房間。

沈清瀾進了浴室,從鏡子中才看清自己的模樣,滿臉的泥污,頭髮上有樹葉,胸口衣服被撕破,露着大片的肌膚,腿上腳上均有傷口,大大小小的很多處。

她看着鏡中的自己,然而一雙映在鏡子上的玻璃眼,異常的空洞。

她莫名有些悲傷,沈家人還生活的很幸福,而她這般狼狽。

她狠狠的擦了一下臉,將那些軟弱的淚水擦掉。

拿着花灑往身上沖水,甚至不在乎水沾到傷口會痛……

洗好後,她拿過浴室里的浴巾裹住自己。

走出來,就看見坐在沙發上的男人,這是沈清瀾第一次在這麼亮的燈光下看他,稜角分明而深邃的輪廓,雕刻般的五官,還有在大風大浪里磨礪出的氣勢,渾身上下透着一股成熟的魅力。

他正低着頭,在看文件,黑色的短髮,擋在眉眼間,良久,他頭也沒有抬,「桌上有葯,自己拿着擦,右邊第一間,你可以睡在哪裡。」

從頭到尾,他都沒有抬頭看她。

沈清瀾再次道謝,但是卻沒有去拿醫藥箱,轉身就進了客房。

這點傷,對她來說真不算什麼。

她窩在被子里,覺得好冷,不由的縮了縮身子,腦袋昏昏沉沉的,不知不覺,她慢慢睡着。

夢裡。

雨,滴嗒滴嗒地掉在地上,像是在彈奏一首悅耳動聽的小曲,撥動着人的心弦。

嬰兒的哭聲充斥在她耳邊。

夭折了,活了不過十二個小時。

如刀削肉一般的疼痛,讓她喘不過氣來。

「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