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修羅殿葉浪
修羅殿葉浪 連載中

修羅殿葉浪

來源:外網 作者:葉浪安汐顏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葉浪安汐顏 恐怖靈異

八年前,他被後媽誣陷,被家族無情地驅趕,淪為喪家之犬。一夜之間,豪門大少變落魄棄少,遭遇追殺,曾經稱兄道弟的朋友也全部玩起了失蹤!好在,他命不該絕,被一神秘老頭救走。八年後,他已站在這個世界的最巔峰,以棄少之身重回都市,定要讓所有曾經欺他、辱他的人,付出百倍代價!!!展開

《修羅殿葉浪》章節試讀:

「什麼?」
黃經理勃然大怒:「林總是你能得罪的嗎?你特么有種再說一遍,信不信老子開除你!」
一個小小的保安,不僅打了合作客戶,而且還竟敢頂撞他。
簡直是活膩歪了!
「黃經理,不光開除他,還要把他抓起來嚴懲,給他一個永世難忘的教訓!」林博文捂着嘴,露出了滿臉的獰笑。
葉浪聳了聳肩:「根據安保條例第三條第一款,沒有通行證禁止放行,根據安保條例第三條第六款,遇到無通行證強闖者,須及時採取措施制止,包括且不限於使用武力,我的處置沒有任何問題。」
黃經理張了張嘴,一時語塞。
這些條款,就算是他也背不出來。
而眼前這個來了不到一天的傢伙,竟然就記得如此清楚了?
他實在不敢相信,急忙翻出安保手冊仔細翻閱了一下,發現葉浪說的竟然一字不差。
東方集團紀律嚴明,特別是新任總裁安汐顏上任後,要求非常嚴格,在這個特殊時期,更是容不得半點馬虎。
黃經理就算想偏袒林博文,也得掂量一番,不敢自作主張。
想到這裡,他扭頭看向林博文:「林總,那個,您沒帶通行證?」
林博文恨恨地道:「我是來找你們安總談合作的,不,是你們安總請我來談合作的,我來得匆忙,沒顧上。」
黃經理心裏有了數,冷冷地盯着葉浪打量片刻,道:「你做得不錯,但林總是貴客,可以享受貴賓待遇,所以現在我命令你,立刻向林總道歉!好好地道歉,態度必須端正,直至林總滿意為止!」
「安保條例上沒有貴賓待遇,黃經理也沒有特別交待,我無須道歉。」
葉浪說完,直接回到門衛室,在椅子上斜躺了下來,甚至還將腳搭在了桌子上,那模樣要多愜意就有多愜意。
「你——」
黃經理被懟得很沒有面子,怒火中燒,跟着進了門衛室,猛地一拍桌子,怒吼道:「我是保安部經理,還是你是保安部經理,我的話你敢不聽,你想造反?」
「黃經理言重了,我只是按照規章制度辦事。」葉浪不以為然地撇了撇嘴。
黃經理氣得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別看他臉上凶神惡煞官威十足,他還真不敢因為這事擅自處理葉浪。
「行,小子你很狂啊,我治不了你,但有人治得了你!」黃經理咬咬牙,掏出對講機呼叫陳嵐。
「陳助理,我是保安部經理黃保國,有件事向您彙報一下……」
「好的,我馬上帶他們過去!」
在黃經理看來,有林博文在,無論是陳嵐還是安汐顏,都會給林博文幾分面子,最終肯定是收拾葉浪來平息事態。
一個是林氏安保公司的CEO,一個是小保安,根本沒有可比性。
所以他信心十足果斷得很,立馬叫來另一個保安頂替葉浪,他親自帶葉浪和林博文去找陳嵐評理。
陳嵐的辦公室在十樓,不過他們一進大廈大門就看到她,她自己下來了。
「陳助理,我是林博文,我只是因為沒帶通行證,就被你們的保安打了,這事你得替我作主啊!」
林博文來了個惡人先告狀。
「林總,不好意思,您請息怒,我來了解一下情況。」
陳嵐望望半邊臉高高腫起的林博文,實在有些忍俊不禁,但出於禮貌,她強忍住笑,安慰了幾句。
說實話,對這個花名在外的紈絝公子,她實在沒啥好印象。尤其是他竟然敢打安汐顏的主意,簡直不自量力。
陳嵐板著臉向黃經理和葉浪二人呵斥道:「你們怎麼回事,怎麼能打林總,簡直無法無天!」
黃經理在陳嵐面前瞬間變得老老實實,滿臉委屈地道:「陳助理,是這樣的,葉浪是今天新招來的保安,我看他還算機靈,就安排在門衛給他鍛煉一下,沒想到這小子膽大包天,林總已經說了是來找安總談合作,他不但不去核實,還把林總打了,這種人簡直是禍害,絕對不能留!」
陳嵐一聽就明白了怎麼回事,她能呆在安汐顏身邊,可不僅僅是因為她武力出眾,她的頭腦也非常精明。
「葉浪是吧,麻煩你解釋一下。」陳嵐沒有立刻採納黃經理的建議,轉而看向葉浪,臉上似笑非笑。
可算讓我逮到機會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葉浪撇了撇嘴,十分光棍地說道:「沒啥好說的,我按制度辦事,如果這也錯了,那就開除我吧。」
「呃……」
陳嵐直接被葉浪反將了一軍。
開除他,當然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可真的將他開除了,以後怎麼收拾他?
不行,不能讓這個登徒子出去禍害別人,得先將他調教好了再說。
黃經理見陳嵐沒有開口,當即惱火地駁斥:「林總是貴賓,你連這點眼力見識都沒有,以後還怎麼看門?貴賓全被你得罪光了!」
「黃經理!」
陳嵐俏臉一沉,「我聽明白了,是因為林總沒有帶通行證,葉浪按照保安條例履行職責,他何錯之有?」
「反倒是你,身為保安部經理,竟然帶頭徇私舞弊開後門,你給我說說,像你這樣能守好集團大門?」
「要是全像你這樣,什麼都講特殊,什麼人都朝里放,集團還談什麼安保?」
「啊?」
黃經理懵了,嚇得大氣不敢再喘。
他想不通原本還好好的陳嵐,怎麼說翻臉就翻臉了?
林博文臉上掛不住了,羞惱地道:「陳助理,是你們葛副總裁叫我來談合作的,我接到電話第一時間就來了,這就是你們談合作的態度?」
「抱歉,我不知道這件事。」陳嵐皺了皺眉頭,「你沒帶通行證可以理解,但你也應該配合門衛的管理,打個電話。」
「嘿嘿,你的意思是怪我啰?」林博文怒極冷笑,「既然你們如此沒有誠意,我看合作的事沒必要談了,免得被人說我熱臉貼冷屁股!」
在他看來,是東方集團遇到了麻煩,需要加強安保,是東方集團需要他,而不是他需要東方集團。
他把握着主動權,當然不會讓步。
話音未落,他就氣呼呼地扭頭就走。
陳嵐皺了皺眉,想叫住他,但想了想最終沒有叫。
林氏安保公司是渝都實力最強的安保公司不假,但就東方集團目前的困境而言,林氏安保公司遠遠不夠看。
多它不多,少它不少。
再說這件事是副總裁葛輝自作主張,連安汐顏都不知道。
想到葛輝,陳嵐心裏就一陣不爽。
那傢伙老奸巨滑,皮笑肉不笑,是個難纏的人物。
安汐顏的技術秘密泄露,在境外多次遇險,可以肯定是集團出了內奸,她第一時間就想到葛輝。
只是沒有證據,不能輕舉妄動。
現在葛輝竟然插手集團安保,問題越來越複雜了。
但這些只是她的個人猜測,葛輝在集團根深蒂固資歷極老,沒有十足的證據是板不動的。
陳嵐沉默半晌,看黃經理和葉浪還在等她表態,於是壓下心頭的紛亂思緒。
「行了,這事到此為止,黃經理要引以為戒,再有下次,嚴懲不貸,去吧!」陳嵐的臉色再一次沉下來。
「是!」
黃經理滿臉羞愧,唯唯諾諾地去了,臨走前恨恨地瞪了葉浪一眼。
很顯然,他已經記恨上了葉浪。
「至於你——」
陳嵐轉向葉浪,眼神中透過一抹複雜的神色。

《修羅殿葉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