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葉凡
葉凡 連載中

葉凡

來源:外網 作者:醫婿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醫婿 都市言情

疼痛也證實了這一點。只是他還驚慌發現,夢境依然清晰:「難道剛才的夢是真的?這也未免太可笑了。」葉凡嘟囔一句,可是閉上眼睛,他卻震驚不已。他的腦海真有一部《太極經》。「這夢會不會太真實了?」葉凡還是不相信,隨後打開《太極經》,按照上面法子修鍊起來。只要修鍊不出什麼,那生死玉和《太極經》就是一個笑話。但事實讓葉凡再度目瞪口呆。半個小時不到,他就感覺到丹田中,湧現出一小股熱流。接着,熱流遊走四肢百骸。所過之處,舒爽異常。同時,他的左手掌心,隱約有一個太極圖呈現……生死玉。白色生,黑色死。每一面都有七片展開

《葉凡》章節試讀:

「嗖!」
就在這時,葉凡身影一閃。
黃東強還沒看清,就感覺脖子一緊。
葉凡掐住黃東強脖頸,再以快到所有人反應不過來的速度,對着一輛豪車的車窗猛地一磕。
「砰!」
觸目驚心的撞擊,車窗瞬間爆裂,黃東強的腦袋也濺起血水。
力道駭人。
這還沒完,葉凡甩手將暈頭轉向的黃東強扔地上,對着他的手臂就是毫不留情一腳。
「咔嚓!」
一聲脆響,黃東強左手瞬間骨折。
一名同伴先是一愣,隨後沖向了葉凡。
葉凡看都不看,反手一巴掌將他扇飛五米。
口鼻溢血。
全場呆若木雞。
誰都沒有想到,葉凡這麼厲害,還這麼兇狠。
沈碧琴也張大了嘴巴。
葉凡沒有停止,向剩餘幾人勾勾手指:「一起上。」
四人吼叫着衝過去。
葉凡直接用速度和力量碾壓。
一拳一個,一腳一個。
「砰砰砰——」
衝上去的四人全被葉凡粗暴打倒,鼻青臉腫,斷手斷腳。
「你——」
全場震驚。
幾個漂亮女孩難於置信看着葉凡,怎麼都沒想到這廢物這麼能打。
「怎麼會這樣?」
袁靜無法接受眼前的結果,葉凡竟然打趴這麼多人?
她要看葉凡跪地求饒的,不是看葉凡大殺四方的。
看着周圍好事者,一個個滿臉驚駭,甚至崇拜看着葉凡,袁靜的心就狠狠縮了一下。
一股無名的火焰,驟然升起。
被她甩掉的葉凡,應該一無是處才對,怎會突然變得這麼厲害?
難道是在醫院嗑了葯?
是的,一定是這樣的,不然不會這麼厲害。
接着,袁靜又暗咬貝齒:
就算真能打又能怎麼樣,現在是什麼社會,你能打,打得過刀,打得過槍,打得過國家?
沒有學歷,沒有背景,沒有人脈,你這輩子註定庸庸碌碌過下去。
進行了一次自我安慰的宣洩後,袁靜心頭才漸漸舒坦了下來。
此時,葉凡正緩緩走到黃東強面前。
「小子,你敢傷我們?」
黃東強也是目瞪口呆,但依然氣勢洶洶:「你知道,動我有什麼後果嗎?」
沒等後者說完話,葉凡一個耳光扇過去。
黃東強兩顆牙齒跌落,滿嘴是血。
接着,葉凡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告訴我,什麼後果?」
「葉凡,夠了!」
袁靜憤怒站出來:「你已經闖禍了,再不住手,你會後悔……」
「啪——」
葉凡又是一巴掌打在黃東強臉上:「闖什麼禍了?」
黃東強怒吼一聲:「你混蛋!」
「不服?」
葉凡又一大耳光過去。
黃東強捂着臉頰,滿臉怨毒,卻不敢還嘴。
袁靜也氣死:「你——」
在她眼裡,只有黃東強能教訓葉凡,葉凡沒資格肆虐黃東強。
葉凡輕輕拍着黃東強的臉:「告訴我,什麼後果,什麼禍?」
黃東強很是憋屈,但最終咬着牙:
「今天我認栽了,你究竟想怎樣?」
葉凡穩如泰山扣着他的咽喉:
「自扇十個耳光,跟我媽道歉,賠償,不然我廢了你。」
沈碧琴拉扯着葉凡衣袖:「葉凡,算了,算了。」
黃東強看着葉凡的眼神,莫名的感到恐懼。
他雖然感覺今天被葉凡欺負實在是羞辱,但他相信葉凡說得出做得到。
因為他感覺葉凡已經變了個人,不再是可以隨便欺負的廢人了。
黃東強甚至能夠感受到葉凡手指的寒氣。
再叫板只會被踩的更慘,今天先忍一忍,改天再想法弄死這母子,黃東強腦海轉動着念頭。
於是他向沈碧琴艱難低頭:
「阿姨,對不起……」
接着他又給自己十個大耳光,還掏出幾千塊錢賠償。
沈碧琴雖然滿臉擔心,但聽到道歉還是感到揚眉吐氣。
葉凡盯着黃東強,捕捉到他眸子的怨毒,知道黃東強遲早會報復。
他念頭一轉,生死玉一亮。
與此同時,一行信息湧現葉凡腦海:
狀態:肝癌初期,梅花病毒,手臂骨折。
病因:酒色過度,吸食禁品,被人毆打……
修復或毀滅?
葉凡毫不猶豫閃過毀滅念頭,他知道,那是加重病情的意思。
一片黑色光芒注入黃東強體內。
「啊——」
黃東強莫名慘叫一聲,隨後從葉凡手底滑落在地。
肝癌晚期。
葉凡喝出一聲:「滾——」
黃東強帶着袁靜他們怨毒離去。
看着黃東強的狼狽背影,葉凡閃過一抹光芒。
這是一個死人了……
沈碧琴感覺兒子變了不少,但卻沒有太多追問。
她在醫院躺了差不多一年,苦難讓葉凡改變是很正常的事。
她也沒打聽葉無九的情況,免得葉凡心裏多一道傷。
回到出租屋,葉凡補齊了房東的租金,然後就帶着母親連夜搬走。
除了避免網貸公司騷擾外,還有就是避免黃東強他們報復。
葉凡有自保的實力和信心,但母親卻一陣風都能吹倒。
葉凡在白沙洲城中村租了一個單間給母親暫時養身。
沈碧琴身體好了,醫藥費壓力少了,但葉凡卻不輕鬆,因為還欠了不少網貸。
而且葉凡還惦記着尋找養父葉無九,是死是活,總是需要一個定論的。
「叮——」
出院的第五天上午,沈碧琴身體好了不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了。
葉凡打開關了五天的手機,手機就湧入幾十條短訊。
接着,一個電話打入進來。
葉凡戴上耳塞接聽,很快,傳來一個女人冷冰冰的聲音:
「終於開機了?還以為你捲款失蹤了呢。」
「這幾天,手機不開,信息不回,家裡也不見人,你究竟幹什麼去了?」
「你不想在唐家獃著就趕緊滾蛋。」
唐若雪。
葉凡忙出聲解釋:「對不起,這幾天呆在我媽這裡,她剛出院,需要有人照顧。」
「手機關了,是因為追債公司二十四小時狂呼,我擔心她老人家擔心,就暫時關掉了。」
他輕聲反問:「你有什麼事情找我?」
雖然這一年在唐家受盡白眼,但葉凡知道自己沒資格發飆,畢竟當初是唐家給了五十萬救命錢。
聽到葉凡照顧沈碧琴,唐若雪聲音緩和些許:
「把定位發給我,我開車去接你。」
葉凡微微驚訝:「你們旅遊回來了?」
一個星期前,唐家五口集體去境外旅遊,就留下葉凡一個人在唐家看門。
「聽不懂我說的話嗎?發定位。」
唐若雪不耐煩地掛掉電話。
葉凡只能把定位發過去。
「嗚——」
半個小時後,一輛紅色寶馬就停在葉凡面前。
車門打開,鑽出一個耀眼的美人兒。
女人一身黑裝,五官精緻,皮膚雪白,氣質清冷,卻不乏性感。
特別是一雙雪白的腿,修長、圓潤、走起路來,充滿着誘惑。
不少路人頓時瞪大眼睛,連呼吸都無形中急促。
唐若雪。
中海第一美女,也是葉凡的老婆。
「給你媽租這麼爛的地方,你還真是一個孝子啊。」
唐若雪對葉凡一如既往冷嘲熱諷,不過還是拿出幾袋燕窩和人蔘遞過去:
「這是給你媽買的補品,讓她好好補一補身子。」
「你媽不是要手術嗎?怎麼又把錢退回來?」
她把一張銀行卡丟了過來:「唐家在你身上已經花了六七十萬,不在乎這十萬了。」
葉凡忙擺手:「不用了,她身體好多了,不用手術了……」
「讓你拿着就拿着,有沒有事都給她留着。」
唐若雪毫不客氣打斷葉凡:「免得你四處借錢丟人現眼。」
「別給我擺什麼骨氣,有骨氣你也不會入贅唐家了,還每個月拿我一萬塊做醫藥費。」
她語氣帶着一抹輕蔑,葉凡此時的推卻,保持所謂的尊嚴,不過是裝模作樣。
唐若雪的話讓葉凡很受打擊,只是想要把銀行卡丟回去時,唐若雪卻已經鑽入了車裡。
葉凡只能抱着補品和銀行卡出聲:「謝謝,爸媽他們回來沒有?」
唐若雪聲音一貫的冷淡:
「回不回來跟你有什麼關係?」
「快把東西拿給你媽吧,我有事跟你說。」
葉凡沒有再說話,把東西拿到母親出租屋,隨後打了一聲招呼離開。
「嗚——」
葉凡剛剛鑽入副駕駛座,唐若雪就一腳踩下油門離開。
葉凡身子止不住一晃,左手不小心碰了唐若雪大腿。
光滑、細膩。
與此同時,一個信息浮現葉凡腦海。
狀態:煞氣入體,霉運纏身,禍及親朋,死亡威脅……
病因:境外旅遊所獲佛牌被人下降了……
修復或毀滅?
葉凡很想說修復,只是還沒轉動念頭,唐若雪眼神已經冷冽。
葉凡趕忙挪開吃豆腐的手。
他想要幫唐若雪化解煞氣,但修復需要肢體接觸,而唐若雪是絕不會讓他碰的。
所以他只能善意提醒:
「若雪,你印堂發暗,氣勢薄弱,有血光之災,要找個大師化解一下……」
唐若雪冷笑一聲:「幾天不見,長能耐了啊,學會給人看相了。」
葉凡尷尬開口:「不是,你真的有煞氣纏身,是你旅遊時被人下降了……」
「你身上是不是有佛牌?」
他一口氣說出唐若雪的情況。
「閉嘴!你才煞氣纏身,你才血光之災呢。」
唐若雪羞怒不已:「我身體好着呢,你再咒我就給我滾下去。」
葉凡無奈開口:「我真沒有咒你……」
「不是你就給我閉嘴。」
唐若雪眼神凌厲:「什麼都不懂就胡咧咧,你一個只會煮飯的,還知道給人看相術了?」
葉凡識趣閉嘴。
看到葉凡沒有出聲,唐若雪更加生氣,葉凡不僅無能,還懦弱,能有什麼用?
只是,她心裏閃過一抹疑惑,葉凡怎麼知道自己有佛牌?
要知道,她帶在心口啊,難道是這混蛋偷窺,然後用來忽悠自己?
一定是這樣的。
唐若雪作出一個判斷,隨後俏臉更加失望。
葉凡不僅無能,還是一個色狼。
「葉凡,這個月,等我事情忙完,我要跟你離婚。」
唐若雪眼神前所未有堅定:
「不管你反不反對,我都要跟你離婚。」
一年前,唐家倒霉連連,唐若雪也身染重病,出於沖喜需要招葉凡入贅。
這一年來,唐家厄運散去,唐如雪身體也好了,唐家就尋思着丟棄葉凡這塊狗皮膏藥。
唐家上下全都看葉凡不順眼。
唐若雪對葉凡也從憐憫變成嫌棄,她在這個男人身上看不到一點價值。
聽到離婚,葉凡依然沒有出聲,只是目光變得黯然。
自己還真是過街老鼠。
「你知道為什麼爸媽姐夫他們都對你失望嗎?」
「不是因為你沒錢,也不是因為你上門,而是因為你太懦弱太廢物。」
「這一年來,你除了干點家務,就沒幹過一件正事,你真是太窩囊太無能了。」
「我真的不希望和你這樣的男人共度一生,哪怕你只是唐家用來沖喜的工具。」
「放心,離婚時,我會再給你五十萬。」
「這樣你就不用擔心,你媽沒有醫藥費。」
唐若雪聲音不帶感情:「好聚好散吧,別讓我徹底看不起你。」
好聚好散?
葉凡眼裡掠過一抹痛楚。
他依稀想起那個大雪黃昏,那個扎着辮子一身紅衣的小女孩,那個用一袋叉燒包救了自己的小女孩。
雖然一晃過去十八年,可葉凡依然記得那個女孩的臉,那個女孩的善良。
這也是他願意上門沖喜的最大原因。
五十萬固然重要,可更重要的是,葉凡想要償還當年的恩。
否則他隨便把自己賣了也不止五十萬。
葉凡心裏一嘆:也許是時候放手了……
「你聽到沒有?」
看到葉凡神情恍惚,唐若雪恨鐵不成鋼開口:「我要跟你離婚……」
「嗖!」
話音還沒有完全落下,只見原本一聲不吭的葉凡,耳朵一動,整個人騰地坐直。
他傾斜靠在唐若雪身上,巨大力量壓住唐若雪動作。
下一秒,左手一轉方向盤,右手一按她修長的大腿。
將要停在路口等紅燈的寶馬,油門大作,利箭一樣飆了出去。
「葉凡!」
唐若雪尖叫一聲:「你瘋了?」
「轟!」
車子剛剛衝到對面,一輛泥頭車就橫掃過來,連撞六車,滿路破碎。
尖叫四起。
唐若雪一把推開葉凡,踩下剎車,扭頭一看。
一地血腥。

《葉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