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一不小心穿成王爺的白月光
一不小心穿成王爺的白月光 連載中

一不小心穿成王爺的白月光

來源:google 作者:意蟬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許雲熙 顧重錦

一不小心成為白月光,還轉正了【錯位時空+養成系男主+雙向奔赴】許雲溪十八歲生日做夢夢到救了一個被追殺的萌正太,還是個古代的小皇子?!這是遇貴人發大財的預兆啊!一周後,她又夢到了已經成為美少年的小皇子,還用現代退燒藥治好了他?!這,有點不對勁啊!再過十幾天,她第三次入夢,遇到長大成美男子的瑞王爺,用菜刀救下落入虎口的他?!許雲溪悟了,這哪裡還是夢啊?這就是個時空穿梭門吧!再然後,許雲溪死了,又穿了穿成知府千金的許雲溪發現,自己已經成為那位冷麵王爺瑞親王的白月光了?!那什麼,親愛的王爺,您的白月光成常駐居民了,要不?您驗驗貨再帶回去?一句話簡介:成為王爺的白月光後轉正了終有一人,將成為光,朝你奔赴而來展開

《一不小心穿成王爺的白月光》章節試讀:

現代,**。

十月三號,許雲溪在分別送走三位室友後,進入到圖書館查找資料。

她先在歷史區逛了一圈,翻閱了許多正史野史有的沒的,但正如她記憶里的一樣,**上下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確實沒有出現過一個叫笙國的國家。

真是另一個時空?

也是,她要是穿越到這個時空的幾千年之前,蝴蝶效應之下,她無意識中做的任何一件小事都有可能造成歷史進程的混亂,時空規則也不會允許的吧。

那她穿越的契機到底是什麼呢?

許雲溪腳步一轉,又去了物理區,可是不到五分鐘就頭暈眼花地出來了。

琳琅滿目的物理專業知識太為難她這個文科生了!

無奈,回到宿舍後,她打開自己的V博個人賬號,發了一段話,求助神通廣大的網友:「各位,你們說要是一個人睡覺做夢,穿越到另一個時空,是什麼原理呢?注意,是真的穿越,另一個時空也是真是存在的喔!」

她這段話發出去沒過多久,底下評論就叮叮噹噹翻湧而上。

「大大這是新的小說思路嗎?」

「啊,這還要寫原因嗎?寫小說嘛,穿越就穿越了唄,哪有什麼原理啊!」

「是啊是啊,可以隨便編一個嘛!重點是大大什麼時候開新文?」

「黑洞原理?我只能想到這個……」

「要真的有什麼原理,時空穿越機就造出來了呀,也不用我們在網文里尋找快樂了!」

……

許雲溪翻了一圈評論,沒有找到什麼靠譜的評論,大部分都是催她開新文的嗷嗷待哺的讀者。

沒錯,許雲溪是個小有名氣的網文大大,高一時候就開始嘗試寫小說,先是往雜誌投稿,後來知道有網絡小說後,就開始註冊網站寫網文。

高中三年,每天利用下午放學後和夜間晚自習之間的那點空隙時間跑去網吧,因為成績好和家庭情況,學校也從來沒逮過她,只是以為她趁這個時間去打工了。

也算是另類的打工吧。

靠着寫小說賺的錢,許雲溪才能順利讀完三年高中,還能每個月給家裡1000元的所謂「撫養費」,堵住了整天要她休學工作的「父母」的嘴。

家裡以為許雲溪上學之餘打工頂了天每個月也只能拿出1000元,所以才沒有獅子大開口,他們不知道的是,許雲溪寫小說其實挺賺錢的,交了大學學費留足生活費後,她賬上的財產還有60多萬。

任芊芊說她已經年滿18歲,可以脫離那個家庭,她也不是沒想過,但要考慮深遠。

她當初說的砸一筆錢不是說說而已,在許雲溪的計劃里,等她攢夠了100萬,就會以這100萬為誘餌,逼着那對父母寫下脫離關係的保證書,然後銀貨兩訖,用100萬償還生育之恩,一拍而散。

至於他們100萬用完了還會不會再找她,許雲溪表示那時候估計自己都大學畢業了,**之大,去一個家裡找都找不到的地方,還不容易嗎?

當然,那個時候的許雲溪想不到自己會遇到穿越時空這麼奇幻的經歷。

看着V博底下一溜串催稿的粉絲們,許雲溪無情地關上了瀏覽器。

過段時間再說吧,現在還是時空穿梭這檔子事情比較重要。

……

整個國慶節長假的後面四天,許雲溪不是泡在圖書館就是泡在各種網頁上,雖然暫時搞不清楚穿越時空是什麼契機,但是她被書里網上那些「古法制肥皂」「去了古代怎麼做水泥」「怎麼優化古代馬車」「在古代種菜有哪些現代技術可以讓你一鳴驚人」等等內容吸引了,於是廢寢忘食地開始研究這些東西。

十月七日,任芊芊她們回到宿舍時,看着許雲溪眼底的黑眼圈、青白的臉頰和亂糟糟的頭髮,驚叫出聲:「許雲溪,你這幾天幹嘛了?怎麼這幅鬼樣子?」

許雲溪答非所問,露出一個夢幻般的痴笑:「你們知道嗎?我現在要是在古代,可能會成為被供起來的存在呢!」

她不知道的是,不用她本人在古代,就她上次留下來的那瓶退燒藥,就給顧重錦帶來了翻天覆的好處。

******

笙國,顯慶十六年冬。

皇宮裡一片慌亂,人心惶惶。

昨天夜裡,四十二歲的顯慶皇帝突發奇想,畫興大發,半夜起來到御花園裡賞雪畫梅,吟詩作對,一個人自娛自樂,結果今天早上高燒不退,昏迷不醒了。

伺候的近身太監嚇得腿都軟了,趕緊喚人去請太醫,然後親自跑去東宮向太子殿下顧知行請罪。

顧知行清楚自己的爹是個什麼德行,也沒時間怪罪那戰戰兢兢的老太監,領着顧重錦急沖沖往太和宮趕過去。

只是臨行前,聽完老太監描述的顧重錦返回寢殿耽擱了一點時間。

顧知行立馬就猜到了弟弟去做什麼了,他看了眼顧重錦掛在腰間的錦袋,不動聲色地移開視線:「走吧。」

來到太和宮,秦太醫正在為顯慶帝把脈。

「秦太醫,父皇他情況如何?」顧知行問道。

秦太醫眉頭緊皺,輕輕搖了搖頭,語氣有些沉重:「皇上本就身體虛弱,昨天夜間天寒地凍,皇上在外待得太久,寒邪入體,病情有些嚴重,現在就看這熱能不能儘快退下來,若燒得久了,恐不大好……」

聞言,顧知行面色沉了下來。

他看着躺在龍榻上昏睡不醒的父親,一時不知該作何感想。

他知道父皇行事一向不着調,不成想這次卻這麼不着調,昨夜下那麼大的雪,也不知哪來的閑心要在外面呆那麼久。

要說顯慶帝,也是一奇人,從小就醉心書畫詩詞,萬事不管,為了作畫吟詩,年輕的時候淋過雨冒過雪,獨自一人鑽樹林爬高山下溪水的事情做過不少,甚至有一次為了畫崖邊一束不知名小紅花,差點從懸崖上掉了下來。

顯慶帝的父親,也就是大笙國開國皇帝聖武帝,剛開始的時候並不在意,自己兒子多嘛,這又是最小的一個,隨便他吧,以後當個閑散王爺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