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醫毒狂妃路子野
醫毒狂妃路子野 連載中

醫毒狂妃路子野

來源:外網 作者:白若棠軒轅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白若棠軒轅極 都市言情

她是現世古武世家繼承人,竟然穿成了一個小傻子!身中劇毒不說,還被人設計嫁給陰鷙嗜血、殘暴成性,雙腿殘疾的燕北王。大婚之日與人私奔,所有人都斷言她活不過新婚夜。數月後……眾人恍然發覺,這個小傻子都快騎到燕北王的頭上作威作福了!展開

《醫毒狂妃路子野》章節試讀:

白緋煙臉色一寒。
此事,萬萬不可牽連到爹爹,更不能牽連到她!
她沒讓李福弄死白若棠,就是把白若棠留給燕北王出氣的!
「爹爹你放心,妹妹她跑不遠的,說不定馬上就傳來消息了!」
白緋煙可是胸有成竹。
她已經派人前往和李福約定的地方去找了。算算時間,這會也該傳來消息了。
突然,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老爺,老爺,不好了!」
「二小姐找到了?」白敬忱連忙詢問。
白緋煙的眼底飛速地閃過一絲笑意。
接下來,好戲就要開場了!
「不是,是燕北王親自登門了,還……還……」
「還什麼?」白敬忱大聲追問。
白緋煙的笑容也瞬間凝固!
白敬忱一把按住小廝的肩膀,「還什麼,你快說啊!」
「還,還帶了一百零八口棺材!」
白敬忱雙腿一軟,跌坐在地上。
白緋煙的臉瞬間慘白!
她迅速轉身朝身邊的婢女吩咐:「快去請太子殿下,將府中的情況告訴他,走後院的小門!快!」
軒轅極的人已經將及太傅府團團圍住。
一百零八口棺材整整齊齊地擺放在府門口,好大一片。
太傅府門前聚集了好多人,一些膽子大的百姓跟過來看熱鬧。
「那個白若棠果然是個傻子!要是正常人,哪個敢給燕北王戴這麼一頂綠帽子?」
「聽說,還是和府中的一個小廝私奔的!」
「是倒泔水的!人長的巨丑無比,一臉瘤子,滿口齙牙!」
「咦~~聽着都起雞皮疙瘩!」
「白家上上下下剛好一百零八口人,看來,燕北王是要滅了白家滿門才解心頭之恨!」
「不能吧?就算是燕北王再受皇上寵愛,白大人也是太子太傅,當朝重臣,就算是要殺也得有個罪名吧!」
「燕北王想要殺人,還需要罪名?」
軒轅極一身喜服坐在輪椅上,瓷白的面容冷冽陰寒。
身後是一片棺材,畫面十分詭異。
世人都知,燕北王有一張傾世之顏,其美無度。
年幼的他被送往燕國為質子,玄麟與燕國交惡,九死一生!
傳言他不僅發動滅燕之戰屠戮萬人,甚至親手殺了在燕國受辱的母妃,從燕國浴血歸來!
皇后體恤他,前後送來數位美人,在他身邊照顧,可是全都被他以各種殘忍的手段殺害,有一個被活活剝了皮送到了皇后面前。
這僅如此,軒轅極還囂張地指責皇后,送的人都不合他的心意,要是找不到合他心意的,以後就不要再送了!
皇后看到被剝了皮的侍女,嚇得病了數月。
如今,太傅家的那個傻子二小姐嫁給燕北王,本就不知道能不能活過新婚夜,還與人私奔了!真不知道燕北王會不會扔油鍋里炸了她!
白敬忱快步從府內走了出來,一看到這滿目的棺材,雙腿又是一軟。
「下官拜見王爺。」他連忙上前行禮。
「太傅大人,今日是本王大喜之日,這個時辰了未見新娘子的花轎出門,似乎聽說,人丟了?」丟了二字說的極輕。
白敬忱雙腿一顫,寒意森森。
「回王爺,小女有些痴傻,許興是跑出了府,下官也正在派人四處尋找!請王爺息怒,下官一定會把人找回來!」
「為何從你府上傳出消息,新娘是與人私奔了?」
白敬忱的身子頓時抖如篩糠。
「並,並無此事!」他哪裡敢承認,只能硬着頭皮否認。
「那好,本王就在此處等着,從現在開始,每一炷香的時間便殺你白家一人,直到新娘出現!」
一隊身着烏金鎧甲的侍衛直接衝進府內,沒過一會就抓出幾十人,這些人一排排跪在府外,面朝棺材。
一瞬間,哭喊聲四起,整個太傅府如墜地獄!
白緋煙早早地躲回了煙雲閣,聽着前院傳來的消息,緊張地絞着帕子。
究竟是哪裡出了差錯?
李福是有些功夫的,對付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傻子,綽綽有餘!
萬一白若棠真的失蹤了,燕北王豈不是要屠了白家滿門?!
希望太子殿下能夠早一點趕過來,只有太子殿下能解眼前的危機了!
……
府門外,一片死寂。
婚禮如喪禮。
地上已經倒着一具屍體,血腥味混合在空氣中,無處不在。
剛剛還有些人在小聲議論,現在,看熱鬧的人像集體失聲了。
突然,一道聲音從遠處響起,打破了凝重的氣氛。
「駕!駕!讓一讓啊!大家都讓一讓,這驢子犟得狠!」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頓時一臉驚恐!
那人不是白若棠又是誰!
只見她穿着一身嫁衣,騎個驢子,晃晃悠悠地朝這邊走來!
站在軒轅極身旁的侍衛俯身開口,「主上,新娘子……新娘子一個人騎着驢來了!」
白若棠騎在驢背上,緊緊地拽着繩子,生怕一不小心從上面栽下來。
這驢還是用那匹不聽話的馬換的。
這一路,快把她的小身板顛散了!
她穩住毛驢,抬頭朝前方望去。
這是什麼情況?
太傅府外怎麼擺着這麼多棺材?!
「死人了?一下子死這麼多?」她忍不住驚呼。
果然是傻子啊!
要是正常人,早就嚇得魂不附體!她倒好,好像和她沒有一點關係一樣。
白若棠掃過眾人,目光突然定格在一處。
好一個謫仙般的人啊!
他的身上穿的也是喜服,莫非他就是新郎,燕北王軒轅極?
他的身上散發著一股寒氣,彷彿一塊萬年寒冰,一點歡喜氣兒都沒有。
軒轅極的目光也落在白若棠的身上。
兩人的目光隔空交匯。
「嗷~~~」驢子突然叫了一聲,身子用力一擺,白若棠直接從驢身上栽了下來!
四周的人看着這一幕,忍不住一陣鬨笑。
「竟然敢直直地盯着燕北王,這白二小姐果然是腦子不正常。」
「她就是個傻子啊!」
白若棠狼狽地站起來,朝聲音的來源處瞪了一眼。
你才是傻子,你全家都傻!
這麼一摔,頭上的風冠再也支撐不住,從她的腦袋上耷拉下來。
白若棠連忙伸手接住,鳳冠扯着一縷頭髮,疼得她緊緊皺眉。
軒轅極的目光還停留在她的身上……
小小的人兒說不出的狼狽。
卻也有幾分嬌憨。
眨眼的時間,那個小小的人兒捧着風冠飛速朝他奔來!

《醫毒狂妃路子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