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月冉溪慕容堇辰
月冉溪慕容堇辰 連載中

月冉溪慕容堇辰

來源:外網 作者:戰王,棄妃帶球跑了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戰王,棄妃帶球跑了 網遊動漫

她是末世基地地位最崇高的頂級醫師,卻穿越成戰王最不想多看一眼的棄妃,丟到荒蕪小院讓她自生自滅。為了得到飯票,月冉溪展露了她的醫術。戰王終於正眼看自己這位棄妃,卻發現原來王妃是夏朝第一美人呢,原來王妃品行皆優,是他一直看好的那朵小白蓮屢次挑釁王妃。小白蓮這麼來勁兒還不是某人慣得嘛,月冉溪生氣了,決定帶球跑!展開

《月冉溪慕容堇辰》章節試讀:

月冉溪被送回到冷院,看着院子里比她早一步到的清蓉,便急忙問道,「小桃呢?」
「回王妃的話,小桃在燕乙侍衛來尋我的時候,已經從那裡出去了。」清蓉指了指牆角的狗洞。
月冉溪這就放心了不少,一下子像是泥一般的癱軟在藤椅上。
摸着懷裡的麻醉針,在頤養院她可是沒有一刻是鬆懈的。
「篤篤篤——」這時又傳來叩門的聲音。
「王妃,我們奉王爺的命給您送飯來了。」外頭的人口氣恭敬的很。
「慣是一群踩低捧高的東西。」清蓉嘴裏低語着,但是收斂了態度里的不滿情緒,高聲道,「進來吧。」
月冉溪抬頭瞧了一眼天上的月亮,這個點吃飯也不是不可。
冷院里的小木桌子被前來送飯的人擦得噌亮的,放在食盒裡的菜也端了上來,一隻醬香紅潤的八寶鴨,一盤松鼠桂魚,一盤琉璃雪是用冰糕牛乳做的,還有燈影牛肉,龍鬚酥,小排多子湯。
「行吧,我用飯了,你們都退下吧。」月冉溪端着架子道。
看着下人們都出去了,她已經抑制不住肚裏的饞蟲了,這都是末世前才有的好東西,末世在她年紀很小的時候就來了,月冉溪幾乎都不記得正常的食物是如何的了。
現在這一桌,讓她大快朵頤了起來。
清蓉看着月冉溪提着寬袖,恨不得站起來吃,雖然天生麗質看着吃相也不粗魯,但是吃得確是極快,筷子一過的地方,菜便去了小半盤。
莫不成一個人能從裡到外徹底的變了,往日王妃都是為了保持身形默默的少吃一些的。
這時像是有鳥雀撲棱着翅膀飛過。
「王妃,奴婢去後院出恭。」清蓉面帶急色的道。
月冉溪擺擺手,該幹嘛幹嘛去,這頓飯可是她付出勞動後得到的報酬,不要耽誤她吃飯就行。
吃着吃着,月冉溪覺得有些熱了。
可能是多年不曾吃這些美味身體都興奮了,她脫了身上穿着的小桃的外衫繼續吃喝,但是很快就覺得有一絲不對勁了。
她的身體發熱,臉發熱,還心慌,這顯然是服用了什麼興奮藥劑所致。
基地里曾經做過實驗,讓喪屍交配,就是用的興奮藥劑。
但是現在她怎麼中招了,莫不是有人要害她?
完犢子!
月冉溪也不吃了,趕緊起起身再一次的鑽狗洞。
剛鑽出去就瞧見一雙祥雲紋的靴子,以及慕容堇辰冷冰冰的雙眸,他看着一頭雙丫髻都歪了的月冉溪,奚落道,「本王還詫異你是如何從冷院出來的,原來王妃當真如此不拘小節。」
「少給我陰陽怪氣的,我不從這裡出去,徐公公現在人就沒了。」月冉溪不客氣的頂了回去,現在她手裡可捏着徐公公這張王牌呢。
慕容堇辰喉結滾動一番,竟無話可說。
只是月冉溪中了葯,現在身體還在一陣一陣的發熱,櫻唇也微微的泛紅,眼神也略有些迷離了,身體軟綿綿的靠在牆上。
「夜已深至此,你究竟想幹什麼?」慕容堇辰瞥見月冉溪衣衫凌亂的樣子,寢衣已經被她扯開,可以瞧見她白嫩修長的脖頸,還有那漂亮的鎖骨。
還有她嬌柔作態那樣,八成就是想勾引自己。
「你爬上去自己看,有人要害我。」月冉溪咬着舌尖,努力給自己一絲清明。
慕容堇辰一個縱身就跳上了樹,只見冷院里出現了一個男人,苟着背,一副下人打扮瞧着不是腳夫就是馬夫。
只見他猥瑣的摸了進來,口中喊着,「小寶貝,王妃,你在哪兒……」
慕容堇辰心頭怒火燃起,足尖點地便落回了地上,他從後抓着月冉溪的脖頸,質問道,「好啊,月冉溪,你真是一點都不挑。」
「王爺,你仔細想想,我若是真和人有什麼,我不應該是在院子里嘛?再說我如此也是吃了你讓人送來的飯菜所致。」月冉溪的美眸怒瞪着慕容堇辰。
慕容堇辰感受着手下月冉溪肌膚的滾燙,抿着唇沒有言語,只是將她一把推開,觸碰了她彷彿都噁心一般。
月冉溪跌坐在地上,咬得舌尖都出血了,才讓自己清醒了下來,「你若是想要休妻直說,別做這給自己戴綠帽子的損招,我都嫌噁心。」
「你胡說什麼,本王豈是如此下作之人?」
「你不是日日想着娶你那蘇小姐進門嘛,如今給我下藥也不是不可能。」
慕容堇辰看着月光下這個能言善辯的小女子,雖然被下了葯,但是微微張着檀口,努力的呼着氣,把手下的草皮都快揪掉了。
此事,他必然要好好的查查。
「你先跟我走。」慕容堇辰也沒給自己戴綠帽子的癖好,見月冉溪已經中藥了,將她留在此處就多有不妥。
他正彎腰準備將她後領子提起來的時候,只見月冉溪從懷裡摸出了一個利器。
「你……」慕容堇辰極快的後退三尺。
只見月冉溪拿着那個利器對着她自己的胳膊猛扎而下,裏面似乎還裝着什麼東西。
注射完,月冉溪凄然一笑,「我信不過你,我睡一覺就好了,你最好不要讓我出事,要不然徐公公那邊除了我旁人可沒辦法拆顱骨上的釘子。」
「好,好得很,本王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慕容堇辰深邃的黑眸眯了起來,幾乎是咬牙切齒的道。
月冉溪這女人膽子愈發的大,對自己是又罵又不尊敬,如今還威脅自己了。
從他執掌兵權,朝堂上的言官都不敢對自己出言不遜,她的膽子倒是愈發的肥了。
只見月冉溪已經昏過去了。
慕容堇辰想到徐公公,一把提起月冉溪就扛在肩上,將她帶回了書房。
「王爺……」燕乙看到慕容堇辰扛着一個女人回來,眼裡亮晶晶的,秀嬤嬤常說王爺一把年紀了還不開枝散葉,現在王爺終於開竅了。
瞧着還像是強搶民女。
「這是……」燕乙看到慕容堇辰丟過來的人,嚇得臉都變了,這不就是王妃嘛。
「把她丟書房裡讓她睡一覺,你再去查查今夜送去冷院的飯菜里為何下了葯,經手的都是哪些人?還有着東西也去查查是什麼?」
慕容堇辰嫌棄的拍着自己的肩頭,劍眉就沒舒展過,將注射器丟給了燕乙。

《月冉溪慕容堇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