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御劍:我能操控神劍
御劍:我能操控神劍 連載中

御劍:我能操控神劍

來源:google 作者:昕以銘璇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明漢 昕以銘璇 都市小說

人與妖共存的世界裏,出現了天外而來的邪崇,因而進入了人類的御劍大時代人族已危,神劍齊出在此危急存亡之際,承載遠古力量與靈魂的寄靈者是這場救世的關鍵劉明漢曾是一個普通人,可他現在手握赤霄,高舉抗爭旗幟千年前被他斬落的蛇妖白靈重新出現,要索命血償與溫子昕覺醒的摯情之劍讓他感到莫名其妙劉明漢身為高祖轉世,出生便沾染帝道氣息,他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能操控所有神劍!展開

《御劍:我能操控神劍》章節試讀:

相比於天生嬌弱的女生而言,男生們整體表現得還算可以。在40分鐘的時候,已經有不少男生完成了任務。

不過,他們剛一跑完,就雙腿發軟的堪堪癱倒在地,但林教官不許他們躺着或者坐着,以防止運動量過大導致暈厥。

林教官在手寫板上記錄下每個人的成績,最快的是35分18秒,現在,也已經到了42分鐘。

男生們已經幾乎完成了,大概還有8名女生和人群里最顯眼的兩個「冤種」。

這倆冤種就是劉明漢和宗一凡,氣喘吁吁的,跟那種大型家狗一樣,熱的不行了舌頭都會伸出來散熱。

劉明漢他倆,是眼睜睜看見前面一個個人慢慢消失的。

8個、7個…最後前面只剩下白靈和溫子昕。

她們也是最後一圈了,而劉明漢卻還有三圈。

「48分46秒。」林教官一邊嘴上說著,一邊已經將白靈和溫子昕的成績記錄下來,「你們倆體力這麼差?」

林教官聽班主任提到過,這兩位的靈劍一個是S級,一個是更為恐怖的S+級,怎麼跑個步的成績差成這樣。

「報告教官,我自小體弱多病,所以體能很差。」林教官剛記錄完,那邊溫子昕已經回答了。

她用手一摸臉頰,發現整個面龐如同水洗的一樣,汗流浹背,

腦袋也不舒服,只能雙手撐着膝蓋緩一會兒。

「老師,我也體弱多病。」白靈這時候也舉手報告。

「嗯?你也是?」

「是啊,沒看見我已經累的不行了嗎?」

「……」

一旁的溫子昕差點沒翻白眼了,就你那樣連汗都不帶流一滴的,你也好意思說體弱多病?

真是…這人是來故意氣自己的吧?

等到所有人都回到原先集合的地方休息,演武場外圍剩下的兩人可就真是冤種了,所有人都在看他們轉圈。

雖是夕陽,但餘溫猶在,劉明漢只感覺自己的嘴唇都要開裂了,嗓子差點要冒火,但這最後的兩三圈距離怎麼還這麼遠?

「明漢,我不行了。」

「我也不行了啊。」

這倆難兄難弟幾乎是咬着牙跑的,一步一步,幾乎要死的感覺。

最可氣的是,當所有人看着你蝸牛一樣的慢跑,他們那火辣辣的目光也不好受,下意識的就想趕緊跑完,趕緊結束。

59分20秒,還好是完成了。

他倆的成績最終定格,僅僅是這多出的五圈,兩人的身體就受到了極大的折磨。

雙腿酸疼,頭腦昏漲,視線也變得模糊。劉明漢只覺得自己的衣服上也能擰下半桶水,特別是嗓子那裡傳來的甘甜感覺,讓他差點以為是肺部出血了。

「都休息一會兒,十分鐘後集合。」林教官撂下這一句話後,人就走開了。

劉明漢顫顫巍巍地直起身子,想找個陰涼的角落坐一會,結果剛走了沒兩步,腳下突然一抖,有什麼東西在絆他!

劉明漢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在傾倒,然後看見了下面那隻腳的主人。

是李博!正一臉奸笑地看着自己。

就在劉明漢身體前傾後,並沒有像他自己認為的一樣會摔得難看,而是抵住了前面的一個物品。

是一個人,一個身體嬌軟的人。

劉明漢差點把那人都撞倒了,但是面龐傳來的莫名的柔軟讓他感覺不對勁,頓時有了精神,連忙撤開,鼻息間還保留有一種美妙的幽香。

不妙!

劉明漢下意識地吞了吞口水,「對…」

那一句對不起還沒開口,視野中便出現一個高速運動的物體,朝着自己的右半側臉飛來。

「啪」的一聲過後,劉明漢只感覺自己的右臉頰是火辣辣的疼,然後就失去了知覺。

少女的動作利落,行雲流水,幾乎看不清她做了什麼,然後所有人目光投過來,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發現了在少女面前低頭認錯的劉明漢和一臉平靜的少女。

溫子昕的臉靜得可怕,倒不如說有些許陰沉,但她就是那樣平靜,沒有正常少女被冒犯後的那種羞赧與怒意。

「對不起。」即便如此,劉明漢也還是要道歉,「我不是故意的,是…」

「有什麼用嗎?我只知道,是你碰了不該碰的地方。」那清冷的聲音和認定罪犯的眼神像是直接給了劉明漢一刀。

劉明漢的話被噎住了,他只覺得好委屈,好難受。

而導致這一切發生的罪魁禍首李博,早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大概是知道自己釀成了大禍,畏罪潛逃了吧?

「哎呀,溫子昕啊,劉明漢他只是沒站穩,你這打也打了,要不然就翻篇吧?行不?」最後還是宗一凡站出來打了個圓場,才讓氣氛緩和了一些。

「噁心。」溫子昕只留下了一句話,然後鄙夷地看了劉明漢一眼,像只天鵝一樣昂起頭顱離開了。

「沒事吧?」等她走後,宗一凡問道。

「沒事。」劉明漢摸了摸臉頰,竟然帶下了一絲血跡,這才發現自己的鼻子竟然被打得流血了。

他隨便抹了一下,然後就跟個沒事人一樣站起來,眼眸定了定,往某個方向走去了。

「明漢,你要幹嘛?」

「報仇。」

「……」

劉明漢的語氣里輕描淡寫的,完全沒有瘋狂與兇狠,卻沒人知道他會做出什麼舉動……

坐在遠處石凳上的林教官自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盯着手寫板紙頁上的記錄,若有所思地向一旁的趙春瑩詢問。

「這個劉明漢是怎麼回事?靈劍等級怎麼沒有記錄?」

「他啊,應該是C級靈劍吧。」趙春瑩雖有猶豫,但還是給了回答。

她只記得劉明漢說過自己有了靈劍,等級卻不清楚,想來應該是最次等的C級吧?

「林教官,我們班的情況怎麼樣?」這自然是問關於武考的事,她想知道,自己的班級能夠達到一個什麼樣的程度。

「這麼說吧,非常的不好。」林洛說話非常耿直,「您別怪我說話不中聽,恕我直言,咱們班學生體能差成這樣,平日里太過缺乏訓練。」

「那個溫子昕可以保送,但是其他人想要出彩可就難了。」

「啊?這麼差的嗎?」趙春瑩顯然也沒料到這一點,不應該啊?明明大家都很努力來着。

「差倒不是太差,只是缺乏一些好的**,這方面,我會想辦法的。」

「那就全憑林教官一手教導了。」趙春瑩立馬感謝道。

「不用謝,這是我應該做的。」

兩人正在談論教學上的計劃,需要分配他們理科御劍班的各類課程用時,然而,演武場上越鬧越大的動靜終究還是引起了兩人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