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餘生仍想在一起
餘生仍想在一起 連載中

餘生仍想在一起

來源:google 作者:六月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杜瑤 現代言情 許凡森

他為了追妻不惜自降身價給別人打工,她知道他有錢卻不知道他居然這麼有錢!「少爺,夫人要賣你的祖傳玉佩」「只要她開心就讓她賣」許凡森甘願為了杜瑤:在線敗家展開

《餘生仍想在一起》章節試讀:

杜瑤被重新叫回公司會所的時候已經晚上十點多了。

她一臉不情願的出現在會所大堂,看見了她最不待見的部門總監曹陽。

打從得罪了她原來部門的直屬上級陳予之後,杜瑤被她從中作梗貶到了公司行政部,每天受着曹陽這個諂媚男的荼毒。

「怎麼才過來,客人都已經快到了!」

「家裡離得遠。」

「你家就在會所隔壁你以為我不知道!把你這副死相給我收一收,今晚要不是領導點名讓你接待,你以為我願意讓你過來?」

「這種恩賜誰愛要誰要。」杜瑤小聲嘟囔了一句。

自從調來行政部,她就成天跟在領導後面喝酒應酬,酒量本來就差,曹陽還什麼都讓自己頂上去,搞得她現在看見曹陽就跟看見酒一樣反胃。

「客人已進電梯。」保安通過對講機提醒。

眼見着曹陽一臉諂媚的站在電梯口,還對着電梯門扯了扯衣領,理了理他的大背頭。杜瑤悄悄閃到了角落裡,能躲一會是一會。

電梯門剛打開,嘩啦啦一下子從電梯裏面走出來好多人,杜瑤還沒來得及看清來得是誰,他們已經在曹陽的引導下朝着包間魚貫而入。

趁着曹陽這會沒注意到她,杜瑤躲進了吧台里幫着調酒師一起準備酒水。

「杜瑤,過來!別以為你躲在後廚我就找不着你,今晚這位你給我陪好了,有好處沒壞處,聽到沒!」曹陽幾乎是把杜瑤強行給拖了出來。

「我可以不去嗎,我今天不舒服。」杜瑤一臉不情願,只要踏進那扇門,她今晚不喝個半死怕是出不來了。

但曹陽可不管她舒不舒服,今天說什麼也不會放過她。

到包間門口的時候裏面已經嗨起來了,這群人本來已經喝過一場了,現在在裏面一副群魔亂舞的姿態,杜瑤站在門口不肯往裡走。

「去啊!」曹陽在她身後推了她一把,「今晚你就一個任務,把中間那位少爺給我伺候開心了。」

曹陽指了指包間正中間位置坐着的男人。房間燈光昏暗,她看不清那人的長相,但從他挺拔的身材、孤傲的姿態來看,他明顯要比這屋子的其他男人年輕很多。

可就算是個神仙她也不願意陪。

「我又不是公主!」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走人?!」

杜瑤看着曹陽敢怒不敢言,她不能被開除,如果沒了這份收入她就沒辦法養家、沒辦法還債。這也是為什麼她被貶到了行政部還繼續在這裡幹下去的原因。

「許總,給您介紹一位美女。」曹陽把杜瑤推了上去。

「許總您好,我是行政部的杜瑤,日後相見還望許總多多指教,我敬您一杯。」

杜瑤強擠出一絲微笑主動伸出手,可她萬萬沒想到,對面那個人居然是許凡森!

她驚得往後退了一步,卻一不小心絆到了桌腿,眼見着就要向後摔去,她卻被一隻手穩穩接住。

「謝謝。」

杜瑤起身尷尬的看着許凡森。

「哎喲,多虧許總救你,還不趕緊敬許總一杯。」曹陽見狀擠着杜瑤把她往許凡森面前推,還把一杯威士忌塞到了杜瑤手裡。

曹陽這是要喝「死」她嗎,又不是飲料,這酒滿的都要溢出來了。

「喝啊,愣着幹什麼,今天要是得罪了這位,行政部你也別想呆了。」曹陽在她耳邊小聲嘀咕,還強行把杯子給她放到了嘴邊。

杜瑤心下一橫豁出去了!

「許總,感謝您剛才的幫助,我敬您一杯。」她仰頭把一整杯全灌了進去。

「杜小姐好酒量。」許凡森拿着酒杯抿了一口。眼睛盯着她的唇看了又看。

他伸出手捧着她的臉用拇指擦去她嘴角的酒。

杜瑤心臟撲通撲通狂跳了起來。她側頭想要躲開他的手,卻被曹陽又往許凡森身邊推了一把。

「躲什麼躲,這麼好的機會,你倒是抓住呀!」曹陽在她身後一個勁的逼迫着她。

「哎,怎麼說也得連敬三杯才有誠意,來來,我幫杜小姐倒。」一旁一個中年油膩男人開了口,直接又往兩個空杯里倒了滿滿的兩杯酒。

杜瑤皺着眉看向曹陽,曹陽卻一臉諂媚的拿起兩個酒杯舉在杜瑤面前。

「拉着臉幹什麼,喝啊。」他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那個嘴臉杜瑤看了恨不得給他兩拳。

杜瑤深吸一口氣強行擠出一個微笑,兩杯接連喝下去,她握着酒杯的手在輕輕顫抖。

「許總,誠意夠了吧。」

許凡森緩緩抬眸,他幽深的眸子里透着一股子漫不經心。

他沒有理她,反而轉向剛才倒酒的那個男人:「唱一首,助助興。」

男人點頭哈腰的起身拉過杜瑤偏要跟她合唱一曲。

「領導,您先唱着歌,酒沒了我去拿瓶酒。」

「哎,讓別人去拿,你跟我一起唱一首。」說著男人的手便攀上了杜瑤的腰,隨即又乾脆把腦袋也靠在了杜瑤肩膀上。杜瑤噁心的要死卻又不能撕破臉。

想要混得開首先就要放得開,這是去行政部後曹陽給她上的第一課。

可是唱着唱着,那個老男人的手卻開始在她身上遊走了起來,杜瑤再也忍不住了,她猛地推開男人。

啪,話筒砸在了地上。

「杜瑤!幹什麼呢?!」曹陽呵斥住了杜瑤,一個勁的給中年男人賠着不是。

「趕緊道歉!」

「我沒錯。」

忍耐也要有個限度,她憑什麼道歉。

「你要是還想在這裡混下去就給我乖乖道歉,否則明天你就給我捲鋪蓋走人!」曹陽走上前去拉着她的手塞給她一杯酒。

「剛才是我不識抬舉擾了領導雅興,對不起!」

杜瑤顫抖着手強忍着嘔吐感把那杯酒艱難地喝了進去,可那酒剛入了胃她便一陣反胃跌跌撞撞跑出了包間。

見杜瑤衝出門,許凡森輕輕轉動他幽暗的眸子凝視着曹陽,讓他看了不禁露出一股子惶恐之色。

「曹總,你的下屬好像喝多了,不去看一下?」

《餘生仍想在一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