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在古代奮鬥養娃的日子
在古代奮鬥養娃的日子 連載中

在古代奮鬥養娃的日子

來源:google 作者:小馬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劉二福 劉二福家人 古代言情

【無CP+女穿男+萌娃+親情+事業】我陪你長大,你陪我變老我們造不出昂貴的夢想,卻有着精衛填海的勇氣願你們:以夢為馬,不負昭華,不虛此生展開

《在古代奮鬥養娃的日子》章節試讀:

元國785年,城北縣北河村的一個農家小院里。

一個4歲左右的小娃娃,頭頂兩個小揪揪,踢踏着小腿趴在堂屋門檻上。

小娃娃除了長得有那麼一點黑,顏值在整個北河村還是很能打的。

畢竟,北河村人也不是很多。

「爹爹,你乖乖。」小娃娃奶聲奶氣地開口了。

「我很乖啊。」

「要吃快快的。」娃娃皺着他秀氣的小眉頭。

「我不急的,吃飯要細嚼慢咽,對身體好。」

「要急,天都要黑了。」

嘁~ 我差點就信了。

不過,啃着紅薯的劉二福還是條件反射地看了看天。

於是,看到了東方剛冒出頭的朝陽。

這可是自己的孩子。來一頓竹筍炒肉的話,應該沒有人會說什麼吧?

「你不去找你的小生哥哥玩啊。」

「不玩,年年要幫爹爹釣魚。」

釣魚?你說的你自己信?劉二福在心裏翻了個白眼。

「那咱倆可說好了啊,等下你去了只能在爹爹指定的地方待着,還要幫爹爹看着弟弟,可以嗎?」

「好。」

……

劉二福左手牽着年年小娃娃,後面背簍里還背着個安安奶娃娃。

右手挎着小木桶,拿上魚竿就出發了。

來到河邊,劉二福找了個離河較遠的大石頭。把帶來的大棉衣鋪在還算平整的石頭上,再把兩個小娃娃放上去。

叮囑年年看好弟弟、不要亂跑。想了想,又用小石子給圈了個非常明顯的限制區域。這才略微放心地找了個不遠不近的地方打窩下桿。

劉二福看着平靜的河面,思緒萬千,內心更是無法平靜。

5天前,自己還是那個每天三點一線,不是在畫圖就是在申請專利路上的上班族。

更早之前,公司接了一個大型非標機械項目,交貨期卡得很緊。時間緊任務重,自己帶着團隊每天連軸轉,圖紙也是一改再改,總算是趕在約定交貨期完成調試裝船。

近一個月的高強度工作下來,大家都很辛苦。

跟公司申請完項目**,又給團隊批了3天帶薪假,大家都很高興。想着後面3天不用上班,便有人提議去燒烤店聚餐,提議很快就被大家全票通過。

放鬆下來的自己,不知不覺就比往常多喝了2瓶冰啤,腦袋又暈又困。趁着還能走直線,趕緊告別大家,買完單叫了代駕就先回家了。

回到家給自己倒了杯冰水,喝完就窩在沙發上睡著了。然後不知道怎麼就到了這裡。

從性別女變成性別男;從陸馨變成了劉二福;從31歲大齡剩女,變成26歲已婚兩娃單親爸爸;從機械設計工程師變成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

這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樣,也像是活在一個不可思議的夢裡。

突然,平靜的水面上出現了水花——魚咬鉤了。

把魚慢慢拉到跟前,水花越來越大,通過力氣判斷,是條大魚。這下只能智取了,不然損失的可能不止是魚,還有魚竿魚線了。

損失魚還不打緊,損失魚竿魚線可能就要承受雙親的諄諄教誨,外加一頓竹筍炒肉了。

打着圈地帶着魚在水裡溜了許久,趁它有點累又放鬆警惕的時候趕緊起魚。

是條大熊魚,用手掂了掂,少說也有10斤。沒想到這條河還有點東西啊。

「哇,魚,好大的魚,爹爹,年年看魚。」小娃娃高興地原地又蹦又跳。

雖然小娃娃很想去爹爹那裡。但爹爹說過,小男子漢不能食言,不然會變成肥肥。

年年的高分貝,讓本在認真啃手手的安安嚇了一跳,哇哇大哭起來。

「別哭,弟弟。」年年忙安慰弟弟,還用小手輕拍了拍。

「哇哇~」

「不要哭,弟弟,小男子漢,不哭。」

「哇哇~。」

「再哭,會被壞人抓走哦。」

「哇哇哇~」

「弟弟,你笑,呵呵,你笑嘛。」

「哇哇哇哇~。」

「唉,小孩就是麻煩。爹爹,弟弟不聽話。」

。。。。

把桿重新架好,劉二福提過小木桶朝娃娃們走去。

把安安抱起來,又摸了摸年年的小腦袋。

「年年真棒,還知道安慰弟弟,羅,看大熊魚。」

「哇,好大啊。哇,爹爹,好大的。」年年一次又一次發出驚嘆,還不時吧唧一下嘴。

劉二福看着年年嘴角可疑的白色液體,無語了,總不可能嘴角流下的是眼淚吧?

陸續又釣上來3條小魚,劉二福就收工回家了。

「你又拿魚竿去霍霍,等下你爹回來又要念你。」陳氏真是對小兒子無語了,又菜又愛釣。

真是好大一口鍋~

可現在自己是劉二福本福,有鍋也只能接着了。

「放心不會。再說之前那不是練手藝么,你看現在這不學成歸來了。」說著把小木桶往陳氏面前一放。

「嚯,這麼多呢,河裡還有這麼大的魚呢?這都是你釣的?」陳氏驚呆了。

本來還在廚房忙活的大嫂小陳氏、侄女小玉,聽到有魚趕緊跑來看熱鬧。

「誒呦,他小叔可真厲害,我還第一次看到咱們家有這麼多魚呢,後天大興回來過中秋可有葷菜吃了。」

不怪小陳氏這麼說。要知道這年頭,農民手裡一文錢都想掰成兩半花,更別提吃肉了。能天天吃飽飯都稀奇,也就農忙時壯勞力能吃飽飯。

劉二福家在村裡還算是條件好的。主要是劉二福的爺爺會釣魚,還會自己製作魚線,魚線都是用柞蠶絲手工捻制而成,很費功夫的。

現在的劉家小院就是在劉二福爺爺的手上建起來的。可惜命不長,在劉老漢10歲的時候人就沒了,留下寡母帶着一兒一女生活。

劉老漢沒學會捻魚線,也不會釣魚,但十分珍惜他爹留下來的魚竿魚線。只可惜每次藏起來都能被劉二福找到。

。。。。

終於吃上了5天以來的第一頓肉,陳二福心裏美滋滋的。

「哥,嫂子。」劉老漢唯一的妹妹劉家姑姑,帶着她的小金孫牛牛,走了進來。

「哈,這不年不節的咋還吃上肉了。牛牛坐好,奶給你盛飯。」說著就跟在自己家似的,自己動起手來。

「二福運氣好,今天河裡釣上來的。」陳氏回答道。

接着又把菜往劉家姑姑跟前推了推,問道:「小妹這回過來是有什麼事?」

「這不家裡實在揭不開鍋了,想找哥嫂借點糧食。連着旱兩年了,也就這三月見着了點雨水,可地里的糧食接不上趟啊,要是我們村也有一條河就好了。我們家也都是勤快人,可人多地少又乾旱,是真沒辦法了。」說著說著,還哭了起來。

「奶奶不哭。」6歲的牛牛看奶奶哭了,飯也不吃了,伸手攥着奶奶的衣袖。

「不哭不哭,牛牛吃飯。」說著直接給桌上的魚來了個大掃蕩。

還想夾魚吃的劉大福,默默收起伸向魚碗的筷子。

「你又要借多少?」劉老漢無語地看着自家妹妹,在心裏嘆了口氣。

「50斤,牛牛他爹在縣城找了份力氣活。做滿一個月就可以拿工錢,還有二十幾天就能拿到錢了。」劉家姑姑搓搓手趕緊回道。

又是50斤,這都多少個50斤了,自家人不用吃了?還二十幾天?二十九天嗎?這姑姑也太不要臉了。小陳氏在心裏吐槽道。但是自家婆婆都沒說什麼,自己又不缺心眼。

這年頭人都活不下去了,還要臉做什麼?劉家姑姑雖然愛占哥嫂的便宜,時常上門打秋風。但借糧食,確實也是家裡揭不開鍋了。

「行,明天讓二福幫你送回去。」劉老漢一錘定音。

陳氏張了張嘴,最後什麼都沒說。不過臉色也確實算不上好看。

「好的爹。」一套說辭,能面不改色用上兩年。這位姑姑也是個奇葩能人。

「那我就不客氣了,明天二福幫我送到縣裡就行。我家三兒今天在縣裡賣菜,他嘴笨,我得去看着。」

劉二福一下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