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造夢循環
造夢循環 連載中

造夢循環

來源:google 作者:卡索蘭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卡索蘭 徐脈 懸疑驚悚

一個社畜由連接夢境進入平行時空的頂端,卻陷入了一個大危機中,車禍還是謀殺,瀕死的瞬間進入自己設計的修仙遊戲,渡劫飛升成造夢之術,是王者歸來還是另一個陷阱?幕後黑手居然就是自己?這一切都是為了穿越黑洞,那一頭到底是什麼?展開

《造夢循環》章節試讀:

徐脈罵了一句娘,這是要把我往絕路上逼啊。他答道:「讓你查的資料怎麼樣了?」

王也答道:「已經匯總完了,我現在就發到您的郵箱。」

徐脈迅速打開了郵箱,細細的看着眼前的資料:沈清,女,27歲,哥倫比亞大學畢業,回國後進入父親創立的金海集團旗下的金海遊戲公司擔任CEO。

徐脈馬上給王也打去了電話:「資料就這麼點?信息也太少了,目前看就是個剛畢業的小丫頭,怎麼可能掀起這麼大的浪?」

王也委屈地說道:「時間有點緊,她的信息確實比較少,徐總放心,我會再安排人深入的查一查。」

「這樣,你明天幫我約一下這個沈清。我親自去會一會,看看她到底想幹什麼?」說完,徐脈掛斷了電話。

次日,徐脈到達了約定的咖啡廳,找了個位置坐下等候,沒一會,只見一個高挑的女子迎面走來,清麗白皙的臉龐,小嘴帶着俏皮的微笑。美目流盼,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百合,清麗脫俗,又帶有一絲靈動。

「是徐總嗎?」這開口的第一句,溫言軟語,很難讓人和職場女強人這種詞關聯到一起。

徐脈起身,禮貌性的伸出了手,答到:「我是,想必你就是沈小姐吧,幸會。」

二人坐定,徐脈率先開口:「沈小姐,那我就開門見山了,你最近頻頻對我公司出手,究竟是何用意?」

沈清莞爾一笑,說道:「徐總,真是愛開玩笑,俗話說商場如戰場,我做這麼多肯定是為了要吞併掉你的公司啊,難道還圖徐總這個人嗎?」

徐脈吃了一驚,這小姑娘也太直白了,這是**裸的在宣戰啊。他一時間竟不知道如何接話。

沈清見徐脈沒說話,順勢說道: "徐總,你的公司我是要定了,如果你現在退出,我可以給你點補償價,如果你有意向,價錢我們可以談。 "

徐脈被震撼到了,這哪裡是小白兔,這就是一隻披着羊皮的狼,還擺出了一副隨時要吞掉自己的架勢。

「沈小姐哪裡來的自信呢?挖了我幾個人,抄了我的項目就能吞掉我的公司?你是不是也太看輕徐某了。「徐脈鎮定的答道。

」我今天願意來,就是還想給徐總你一個機會,等你再來求我的時候,可就不是今天這個價錢了,希望徐總你好好想一想,我的建議3天內都有效,想好了打電話給我,這是我的名片。 "

說完,沈清隨手扔下一張名片,起身走出了咖啡廳,連頭也沒回一下。留下了一臉凌亂表情的徐脈。

徐脈在咖啡廳呆坐了一會,自嘲道:我怎麼被這種剛畢業的小丫頭給唬住了。想完趕緊驅車趕回了公司。

他開始了一系列的部署,一方向,讓HR緊急面試招人,另一方向,對已經被抄襲上線的在研遊戲緊急調整方向,融合更多的新玩法來豐富遊戲做差異化,儘快安排上線。

最後他還讓核心骨幹一起幫忙秘密聯繫已經被挖走的員工,表示如果願意幫着搜集金海遊戲的情報,不但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還會有重謝,只要願意可以隨時回來。再多次金錢和兄弟情的雙重誘惑之下,已經被挖角的前高級策劃張曉最終同意幫忙盯着金海遊戲的情況。

再一切準備就緒後,徐脈搬到了公司吃住,打算打一個漂亮的翻身仗。就這樣連續肝了一個月,在遊戲馬上要完成的時候。王也卻傳來了一個壞的消息:不好了,徐總,金海那邊今天更新了遊戲的版本,全是我們這次要調整的內容。

徐脈大驚,這是也安插了間諜在我們這邊嗎?會和那個神秘組織有關係嗎。在簡單的思考後,他通知王也去聯繫那個安插在金海的自己人,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隨後,他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開始調息打坐,讓靈識鏈接夢境,他仔細的查看着自己在公司這些天發生的一切,並沒有什麼異常。

收回自己的靈識,徐脈定了定神,思索起來:自從上次泄密以後,我就改造了我們的程序專網,就目前的技術是不可能泄密了,那就是人了,但是剛才查看也沒發現什麼特別的。就在他在沉思之際,一陣敲門聲拉回了他的思緒。

王也面露難色,謹慎的彙報道:「徐總,剛才我們聯繫了張曉,他說這次這個版本的資料不是出自策劃組,而是沈清一個月前提出來的,就是你們見面那天。她直接指定人員配合,秘密完成,他也是今天上線了才知道。他剛才一拿到完整的開發日誌偷偷發給了我。我找主策劃一切仔細比對了開發細節,可以這麼說,他們在一個月前就用的是我們上星期最後定稿內容,所以如果說是泄密,這時間就完全對不上,如果說是巧合,那也太巧了。」

」你先出去吧,讓我靜一靜。「徐脈很低落,一種無力感又湧上心頭。

看來她那天說的話不是威脅,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她也有異能。我必須去試探她一下。打定了主意後,徐脈撥通了名片上的電話,一陣溫軟的細語從耳邊傳來:徐總,我猜到你會給我打電話了,但是抱歉我給你的時間已經過了,現在談就不是上次的價了。

徐脈笑了笑,說道:沈小姐誤會了,我不是想賣公司,只是有些疑惑想向你請教一下。不知道有沒有榮幸請沈小姐吃個晚飯。我計劃親自下廚,就在鄙人家裡,不知道沈小姐有沒時間呢?

電話里一陣遲疑過後,沈清答道:那就嘗嘗徐總的手藝吧。

徐脈把地址發給了沈清,自己則提前回家做準備。和林夢同居的日子裏,徐脈的廚藝得到了質的提升,他準備了一頓精緻且豐盛的晚飯。到了晚上,沈清如約而至,她畫了一個淡妝,身着一套運動系列的便裝,高跟鞋也換成了運動鞋,全身上下都充滿了朝氣和活力,和CEO這個頭銜是完全聯繫不上,乍一看就是一個充滿青春魅力的女大學生。

「徐脈,又見面了啊。」沈清帶着滿滿的自信說道。

說完她就自顧自的走進了房間,在沙發上找了個舒適的位置坐了下來。

徐脈有點吃不準這是什麼套路,這和他想像的商業談判畫面完全不一樣。

沈清看出了徐脈的心思,說道:徐脈,現在是下班時間,你也不用一口一個沈小姐的,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我這個人不喜歡把工作帶到生活里,既然你說了不是談收購的事情,還是約在你家裡,那我就當做是朋友相邀吃飯,隨心一點了。

徐脈趕緊陪笑道:是是,就是朋友之間聚一聚,吃個飯聊聊天,沒那麼正式。心裏則暗罵:朋友個鬼,你都快把我吃掉了,還想和我當朋友。

兩人很快入座,一陣酒足飯飽之後,兩人也對對方多了解了幾分,關係也緩和了一些。兩人再次移步到了沙發上,徐脈拿出了自己公司的策劃案,遞給了沈清說道:」這個是我們公司的策劃案和貴公司今天發佈的新版本內容幾乎完全一樣。我不太相信這是巧合,所以想請教一下,你們是怎麼做到的?「

沈清隨手翻了幾頁,笑着說道:「徐脈,你不都拿到我的開發日誌了嗎,你不覺得你這個時候丟這個給我,我可以告你們抄襲呦。」

徐脈鎮了鎮神,微笑的說道:我不知道你用了什麼方法,但是事情的真相大家心理都清楚,我之所以約你來,就是想問問你和那個組織有什麼關係?或者我再直接一點,你是不是也學會了什麼異能?

瞬間,沈清的表情變得凝重,一陣沉默之後,她開口說道:也會?那就是說你會異能?

徐脈最近身心疲憊,特別是林夢的事情以後,他想儘快解決點麻煩過平靜的生活。他不想再打啞謎,深吸了一口氣後說道:「我確實會,所以我猜你應該也會,才能顛倒黑白。」

見沈清還是沒有開口的意思,他補充道:「我能鏈接夢境,到達平行世界,還能查看自己已經發生的時間節點。我要是沒猜錯,你應該也可以,甚至比我還厲害,我只能看過往,而你能知未來。」

一陣死寂一樣的沉默持續了五分鐘,兩個人就這樣互相望着對方,徐脈的內心活動非常頻繁,我猜對了,還是猜錯了,如果是錯的,她會不會以為我是瘋子?不對,我應該沒有猜錯,她都沒有反駁...............

沈清終於開口了:你還知道些什麼?

她沒有否認,徐脈心中暗喜,看來我猜對了,馬上說道:「我就想知道你和那個組織到底是什麼關係,為什麼要一次又一次的置我於死地。」

沈清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情,說道:「什麼組織?我要是沒記錯,我們倆是最近才初次見面,我也只是想收購你的公司,還談不上置你於死地吧。」

徐脈暗暗觀察,她是在演戲嗎?還是真的什麼也不知道?他決定再試她一下:」你想收購我的公司,也沒必要把我弄進監獄吧? "

「徐脈,我確實通過一些能力提前知道了你會進監獄,但是我也只是趁你進去了,對你公司下手。至於你為什麼會進去就和我就無關了。當然我也聽聞了一些,說是你殺了人,我只是求財,對這種會丟小命的事情是沒有興趣的。」 沈清淡淡的說道。

沈清說的很誠懇,眼神也很鎮定,不像是在說謊,徐脈一時之間也不好分辨她到底有沒有撒謊。把話題又轉了回去:那你是承認你也會異能了?

沈清笑道:「你覺得會那就是會吧。我現在倒是有些好奇,你一直在說的組織是什麼?「

徐脈思索了一會,把自己公司源代碼泄露到車禍,再到追蹤到IP地址,查到破舊小樓,最後被冤枉入獄的事情大概陳述了一遍。當然有些重點信息被他刻意的隱藏了。

沈清聽完久久沒有說話,而徐脈邊說也在邊觀察她的表情變化,一切如常,沒有什麼特別的。

又是一陣沉默,徐脈率先開口問道:」我現在想知道你的異能是如何得來? "

沈清緩緩回答:「我一直有先天性心臟病,因為身體不好,父親對我更格外的上心,一直以來都保護的很好,直到我去國外上大學。一個聖誕節,我和同學出去玩,路上遇到了搶劫的,一個劫匪當場開槍打死了我的一個同學,我被嚇到了,當場心臟病,還好被及時的送到了醫院,搶救了過來。當時我躺着搶救台上,有一種瀕死的狀態,我感覺我的靈魂飛出了體內,我能感受到我要死了,而就在我漂起來看到整個世界的時候,一雙無形的收重重的推了我一下,我又回到了身體,蘇醒了過來。最奇怪的是,從那個事情之後,我發現自己有了異能,我通過做夢能獲得一些未來的信息,就是類似預知未來的能力。 "

徐脈想起來了李老之前總結那個書里所表達的:通過夢境和特殊的死亡可以鏈接宇宙的核心,獲得能力,甚至進入到平行世界。如果猜的沒有錯,沈清真是經歷了這種特殊的死亡才讓她獲得異能。這麼看來,她應該和那個組織沒有什麼關係。

徐脈定了定神,非常誠懇的說道:「沈清,我希望你能幫幫我,幫我一起查清真相,找到這個神秘組織的幕後黑手。至於你要的公司,我可以直接給你。我只是不想再做別人的棋子了,我想要過沒有陰謀和算計的平靜生活。」

沈清看着徐脈,久久沒有開口,最後緩緩吐出了幾個字:這個事情有點突然,讓我再想想吧。說完急忙便起身告辭,逃一樣的出了徐脈的家。

送走了沈清,徐脈躺在床上,思索着,我擁有查看過去的能力,沈清可以預知未來,如果我們聯手,一定可以查到新的線索,只是要怎麼樣她才能答應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