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仗劍冥天
仗劍冥天 連載中

仗劍冥天

來源:google 作者:柒拾陸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柒拾陸畫 蕭林

華夏最強兵王蕭林意外穿越九州大陸二世祖......無敵系統......別扯了!......蕭林成為了廢體!但,這廢體可了不得!只見他手持三尺劍,盪不平,戰九州,渡星海,斬仙屠神,一劍霜寒萬萬里!展開

《仗劍冥天》章節試讀:

矮山距離天府城不遠。

沒走多久,腳下的泥路已換成了青石大道,天府城高大的城門便已在望。

蕭林隔衣摸着懷裡的紫金薄片。

回來的路上,腦中沒來由儘是薄片上那一個半奇怪符號,似乎這一個半符號對蕭林產生了一種莫名的吸引力,竟讓他生出了欲罷不能的吸引。

可是一路走來,蕭林翻遍了記憶所有,更結合了前世今生的所學所見,雖反覆思量,卻依舊是茫然一片,如置身雲里霧裡。

「這一個半符號到底是什麼?」

蕭林腳步不急不緩,劍眉緊擰,面上儘是思索的樣子,正走着,突覺身前有清風拂過,定眼一看時,一邋遢老道突然出現在身前。

憑空出現的東西總是讓人心中驚悚,蕭林自然也被驚到了,條件反射般的手摸後腰,那裡,是蕭林改良後的一把火銃,或者用蕭林的話來講,這是槍!

數秒後,在看清邋遢老道面孔後,蕭林心驚稍定,鬆了一口氣,將放到後腰的手收了回來,向著邋遢老道翻了一白眼,問道:「道......道長!你怎麼來了?」

老道嘿嘿一笑,沒回答蕭林的疑惑,抬起酒葫蘆,咕嚕嚕灌了一大口,警惕的往四周看了看,拉起蕭林的手腕,語氣有些神秘,道:

「走,帶你去個地方!」

蕭林聞言,雖有不解,卻沒有多問,任由老道拉着自己朝城內行去。

因為廢體不能修行,蕭林在這個世界幾乎沒有朋友,性格也漸漸變得沉默起來。

而眼前的老道,是蕭林六歲時結識的。

當時,修行覺醒失敗,蕭林心下鬱悶,外出散心途中偶遇大雨,在城南不遠處的破道觀里,遇到了老道。

一番交流下來,蕭林驚奇的發現,這看起來邋裡邋遢的老道居然有不凡的學識!

於是,一來二往下來,雙方都覺對方很談得來,漸漸成為了忘年交。

平日里,老道不時會到將軍府尋蕭林,蕭林也會到破道觀尋老道,一轉眼,便是十年過去。

對於老道,蕭林心裏還是很信任的,不說十年毫不敝帚自珍的學識傳授,就是這十年的相交之誼,蕭林心裏都是有着感動的。

於是,才會在不問明緣由的情況下,跟隨老道而去。

蕭林與老道入城後,一直向西,大約走了半個時辰,來到天府城極西的一處廢棄院落。

這院落到處殘垣斷壁,其內雜草叢生,一看就知廢棄了多年。

蕭林心中疑惑。

以往,蕭林也和老道四處遊盪過,但都是酒樓、**或者是風月場所,用老道的話說,這是紅塵煉心,是人生必有的經歷。

可這次,老道卻帶他來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地方,這樣的一個破敗院落,雖心中不解,但蕭林還是跟着老道走了進去。

「很疑惑吧?」

進入廢棄院落後,老道悠然一笑,轉身看向蕭林,問道。

「有一點兒?」

蕭林點了點頭,轉頭環顧了下四周,發現這院落內充滿了腐朽的味道,除了地上和斷壁上的雜草,到處都是黝黑的焦炭,像似曾被大火焚燒過。

咕嚕!

老道拿起酒葫蘆又喝了一大口,抬起有些渾濁的老眼看了看蒼穹明月,對着蕭林一笑,道:

「時間過得真快,一眨眼貧道與小友已經相交了十年,雖有些不舍,但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今日,是該到了說再見的時候了......」

「啊!道...道長要走了嗎?」

蕭林心裏完全沒有準備,聞言不由一愣,隨即心中就升起一股濃濃的不舍情緒,實在是蕭林到這個世界後真沒交什麼朋友,十年相處,已把老道當成了真正的「老朋友」!

「九州很大,蒼穹更大,雖然今日離別不知何時才能再見,但我想,你我總會有再見的一天!」

老道給了蕭林一個肯定的點頭,邁步到蕭林身前,拍了拍後者肩上沾染的泥土,目光決然。

「嗯!一定的!」

蕭林長出了口氣,知道老道去意已決,也不想說什麼挽留的話,有時候男人的友誼就是如此,不需要過多的話語,一切都在心中!

就如前世軍中,送別戰友的場面他也經歷了許多。無聲,有時候才是最好的道別。

「好了!咱倆也別兒女情長了,今日帶你到此,可是要辦正事的!」

老道收起了酒葫蘆,將其別在了腰間,正聲道。

「正事?」蕭林心中疑惑更重,與老道相交這麼多年,蕭林還是第一次見老道這麼鄭重其事的與自己說話,雖有疑問,卻是壓下,靜待老道的下文。

「不急不躁,看來這十年的煉心沒白煉!可還記得我曾與你說的,修行就是修心,甚至修心更重於修行嗎?」

「自然記得!」蕭林點頭,肯定的說道。

老道滿意點頭,繼續道:「那你可知......你為何不能感應到天地元氣?」

蕭林聞言心中一緊,茫然的搖了搖頭,這個問題已困擾了他十個年頭,雖經諸般努力,卻毫無改變,這可以說是蕭林心中的一根利刺!

折磨了蕭林十年的利刺!

讓蕭林忍受了十年的屈辱和譏諷的利刺!

「修行修行,逆天逆命,拿什麼修?拿什麼逆?除了七尺血肉軀,更重要的是精神和意志,而這一切的根本,在於神魂!也就是神魂之力。

而你因為在母體內受過損傷,先天神魂之力十不存一,如何能以之感應天地元氣,活下來已是奇蹟,更遑論修行!

當然,若能補足你缺失的神魂之力,修行自然就可了。」

神魂之力?

對於這個名詞,蕭林是第一次聽說。

蕭林的父親,冀州唐國的鎮國大將軍,擁有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滔天權柄,為了蕭林不能修行一事,利用手中的權勢請了很多能人異士為為蕭林診治,可卻無一人能看出蕭林的癥結所在。

而今,眼前這邋裡邋遢的老道,這與自己相交了十年的「老友」突然如此一說,蕭林心中不由掀起了巨浪,一個有些忐忑,有些患得患失的疑問在口,不吐不快。

「你...你是說,我,我不能修行的原因是...是神魂之力缺失!而且只要補足了,就可以修行了?」

蕭林面露激動,聲音都出現顫抖,小心問道。

「嗯!神魂之力虛無縹緲,是天地間最難琢磨的力量,一旦缺損很難補足,可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

老道明白蕭林的心境,畢竟做了十年人人譏諷的廢物,任誰見了可以改變的機會,都是會激動顫抖的。

漸漸平復了心中的激動,蕭林將老道所說牢牢記在了心中,目光閃動,像似想到了什麼,認真看向老道,語氣突有些壓抑,問道:

「道長是何時......何時看出的?」

老道像似明白蕭林心中所想,蒼老的面孔上淡淡一笑,沒有隱瞞,緩緩道:

「那一場大雨,你我第一次相見時,便已看出!」

轟!

這句話如一道晴天霹靂打在了蕭林的內心深處,沒來由的,一股濃郁的怨氣在胸中瞬間騰起,面上有着不解和憤怒,聲音漸低沉,道:

「那你,為何......」

老道像似毫不在意蕭林的神情,娓娓而問:

「為何不早與你說?」

蕭林胸中壓抑着憤怒,呼吸都變得有些粗壯,面有失望,老道說出了蕭林未出口的話語。

「我以為我們是朋友,忘年相交的朋友!」

蕭林內心微顫,面上失望毫不掩飾。

「我們自然是朋友!

而我沒有在相交後的第一時間告知你,自有我的道理!」

見蕭林如此表現,老道心裏微嘆,目光卻很柔和。

「道理?欺瞞朋友的道理嗎?」

蕭林這句話幾乎是吼出來的,神情激動,胸中的憤怒再也壓抑不住!

十年的廢物之名,沒有一刻不在鞭撻着蕭林,那些譏諷,那些嘲笑歷歷在目,蕭林沒有一刻不想改變!

而自己視為好友的老道,在早知自己不能感應天地元氣的癥結所在,竟整整瞞了自己十年,蕭林此刻有些接受不了。

「唉!終究還是個孩子......你不理解我為何如此,心裏怪我不夠朋友?還害你憑白受了十年的譏辱,可你有沒有想過,這十年,你獲得了什麼?」

老道沒有去解釋他所謂的道理,相反的,還反問了起來。

蕭林聽罷不語,靜默了良久,適才激動的情緒在這一刻漸漸開始了平復,目光雖還有怒意,神情卻已不像剛才那般激動。

蕭林身前,老道靜立不動,也不說話,只是目露柔和的看着蕭林,直到好一會兒後,在老道柔和的目光中,漸漸多了一絲讚賞。

老道微微一笑,道:「明白了嗎?」

蕭林低着頭,情緒漸平復,細細品味老道所問,再抬頭時,目中怒意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慧悟。

「心境磨礪嗎?」

老道滿意點頭,蒼老的面孔上有着笑容,說道:「孺子可教也!好了,有些事只可意會,你懂了便就懂了,不懂,再多的言語也是無用。」

蕭林點了點頭,壓在心中十年的沉痾已明,接下來只需要尋到補足先天神魂之力的靈藥,蕭林便可如願踏入修行之路,一掃縈繞十年的廢物之名!

想到這裡,蕭林目光漸亮,面露期待和堅定,向著老道深深一拜,真誠說道:

「多謝!」

老道擺了擺手,將蕭林扶起,看向蕭林的目光有着柔和與愛護,緩緩轉身,背對蕭林向前走了兩步,抬手指着焦炭般的院落,開口道:

「這裡是天府城極西之地,也是天府城唯一的極陰之所!今日,我帶你來此,自不僅是告知你不能修行的原因,更重要的,是要補足你缺失的先天神魂之力,開啟屬於你蕭林的修行之路!」

補足神魂之力!!!

蕭林聞言,身子不由一顫,面露激動,腦中更有些懵,內心不由出現懊惱,為自己剛才的言行感到不好意思。

心中更是有一股濃濃的歉意升起,正欲開口時,卻被豁然轉身,目光瞬如萬載寒冰般冰冷,完全像變了一個人的老道打斷:

「我有一丹,名生死丹,可補你神魂,但需開鬼門,浴黃泉,經生死!

你,可敢一試!

我有一法,可助你修行坦順,修成後可傲視寰宇,但卻痛不欲生!

你,可敢一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