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這個仙人不太苟
這個仙人不太苟 連載中

這個仙人不太苟

來源:google 作者:河寶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純 趙清歡

穿越成為宗門最卑微的舔狗,李純本想猥瑣修仙,奈何麻煩事情接踵而至,好吧,不裝了,我攤牌了,我是掛逼展開

《這個仙人不太苟》章節試讀:

李純看向聲源處。

只見一群太虛弟子身穿道袍,將少女圍拱在其中。

少女柳眉杏眼,寬大的道袍也遮蓋不住其婀娜的身姿,精緻的五官勾人魂魄,只一眼,便讓人沉淪。

不過,開口說話並不是少女,而是少女身旁的年輕道士。

李純看向少女,眼神平靜。

少女正是符香,不可否置,她的確美得令人動容。

「狗兒,你這是什麼眼神,居然敢直視你的主人?」年輕道士眉頭緊皺,對李純的眼神很是不滿。

「這位師兄,我不知道你嘴裏是吃了屎,還是咽了糞,從剛剛見面開始就一口一個狗兒,是不是你老娘只顧生不顧養,培育出了你這麼個不懂禮的玩意!」

李純放下饅頭,直視年輕道士,眼神之中不可察覺的閃過一絲冰冷。

氣氛詭異,所有人都難以置信地看着胖道士,不敢相信他竟敢這般同冉師兄說話。

那可是冉偉慶,冉師兄,而不是一般人!

「狗東西,你…這是在同我說話?!」

冉偉慶憋了好久,仍未從現實中回過神來,他的震撼比眾人只多不少。

懶得搭理這個瘋子,李純平靜道:「這位師兄,如果沒事,就請你閃開,你的出現,影響了我的胃口。」

「狗雜碎,你找死!」

冉偉慶伸手握在劍柄,他本想拔劍教訓李純,可想到符香還在一旁,若是貿然出手,不免有些自降身份,只會拉低自己在符香心中的形象,於是只能吃了個悶虧。

「你給我等着!」冉偉慶眼神陰翳,他定要李純好看。

「看來你是真失憶了。」這時,一道嬌媚的聲音傳來。

「什麼!符香仙子居然和純狗說話了!」

「這麼久了,我還是第一次看見符香仙子主動開口同人說話!」

「爆炸了,李純一定會露出異樣,暴露自己假裝失憶的事實!」

「他這招藏得可夠深的,居然真能和女神搭上話!」

李純看向符香,不免有些詫異,要是讓前身知道了,怕是能給他氣活過來。

他努力了這麼多年,心儀的女神從未正眼相待,李純什麼也沒做,符香卻主動開口。

「托你的福,讓人打失憶了,正好忘記不好的回憶,也算因禍得福。」李純啃着靈果,不疾不徐道。

符香目露異彩,詫異的看着李純。

她沒想到李純居然會表現得這麼平靜,要知道以前自己只是看他一眼,他都能笑好幾天。

少女本想主動開口,讓李純暴露本性,現出醜陋姿態,尋些開心,沒想到他竟這麼淡定,看來是真失憶了。

符香雖然對李純十分輕視,可就像是自己養的一條狗,突然之間不認她這個主人了,這讓符香多少有些不爽。

不過她是天之驕女,身後舔狗無數,也不差這一隻。

少女平靜地看着李純,默默轉身離開,只留下一道曼妙的背影。

只是同李純說一句話,已經足夠讓她噁心好幾天了。

李純繼續低頭吃飯,全然不在意太虛眾弟子異樣的目光。

「我擦,奇了怪了,李純這個逼不會是真失憶了吧,那得多無聊啊!」

「就是就是,沒了李純出醜,這修仙的日子得多枯燥啊!」

李純默默啃着饅頭,他的目的已經達成,而且比預期的還要好。

「看來以後能有安靜日子過了。」李純鬆了口氣,並未發現冉偉慶臨走時森然的眼神…

吃過飯,李純返回卧室,推開門,卻見一群不速之客。

十數名太虛弟子圍在木桌旁,人手一把寶劍,為首一人背對着坐在桌子上,靜靜等待李純回歸。

年輕道士轉身,冷冷道:「想不到吧,我們這麼快又見面了!」

見是冉偉慶,李純心底發寒,他沒想到此人報復來得這麼快。

「這位師兄,這裡是太虛,貿然對同門出手,是會被長老懲罰的!」

李純心裏沒譜,只能搬出長老,說實話,他根本就不知道長老管不管這些事情。

「哈哈哈,你這狗東西還真是不長記性,長老們要是真管這破事,你在竹林里叫得那麼慘,也不會不來救你了。」冉偉慶猖狂大笑。

李純眉頭微皺:「竹林?看來自己這一身傷就是他們乾的,甚至殘忍到把前身虐待致死!」

不待李純思考,冉偉慶平靜道:「把這狗東西帶到竹林里練劍!」

「你們敢!」李純說著,不自覺的後退。

然後一轉身,跑了!

「風靈步!」靈力運轉腳底,李純只覺身子一輕,他這一周可不是只在苦修,青雲訣里的基礎法訣他都掌握得七七八八。

「跑?你跑得掉嘛!」冉偉慶話音剛落,身形如同鬼魅般消失,再一閃身,卻已出現在胖道士跟前。

李純腳步一頓,他沒想到此人修為竟如此高深。

「嘭!!!」

一記手刀打暈李純,冉偉慶冷聲道:「帶走!」

……

……

靜謐的竹林里,來了一群太虛弟子。

這群太虛弟子身後拖着一名胖道士,胖道士身體被封,動彈不得。

「咻!」冉偉慶手掐法訣,解開封印,冷漠地看着李純。

「嘭!!!」

未等李純反應過來,身後一名小弟一腳把他踢了個狗啃屎。

「你這狗東西,居然敢忤逆冉師兄,你可知冉師兄身份是何等尊貴?」

李純強忍疼痛,回頭冷冷地看了那人一眼。

「我看你m!」

張權被李純看得心裏直發怵,嘴裏罵罵咧咧,替自己壯膽。

「嘭!!!」

他猛的一腳踏在李純頭上,將李純的腦袋使勁往泥地里狠狠踩去。

胖道士拳頭緊握,只覺無比屈辱,指甲刺進肉里,有鮮血溢出。

強忍怒火,李純知道,自己越是反抗,冉偉慶等人便越興奮。

更何況自己丹田被封,也無還手之力!

「將丹田封印解開,練劍!」

似是聽見李純心聲,冉偉慶平靜說道。

「是,冉師兄!」張權聞言,鬆開腳,手掐法訣,解開丹田封印。

李純頓覺體內力量在蘇醒,他眼神冰冷,意圖反抗,可一想到前身慘死時的模樣,只能壓下怒火,強忍屈辱。

「哐當!!!」

這時,一把利劍落在李純面前。

「撿起來,我給你一個反抗的機會,只要你能傷我分毫,我便放你離開!」冉偉慶輕蔑道。

李純撿起劍,死死握在手中,眼神凌厲地看着冉偉慶。

「你真的變了,以前的李純可是連劍都不敢撿,只會學狗叫,討我歡心,說實話,你今日真是讓我刮目相看。」

「可你越是這樣,我就越想看見你像條狗一樣跪在地上汪汪大叫。」

冉偉慶戲謔道:「我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像以前一樣,跪在地上哭着叫我一聲爸爸,我就饒你一命,如何?」

李純提着劍,一言不發,只是冷冷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