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重生嬌寵全能狂妻颯爆了
重生嬌寵全能狂妻颯爆了 連載中

重生嬌寵全能狂妻颯爆了

來源:外網 作者:黎笙沈休辭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黎笙沈休辭

名震四方的全能女戰神,一朝身死,重生為軟弱可欺受氣包!前有渣爹,後有渣未婚夫攬着白蓮當眾悔婚!   她聲名狼藉,備受欺凌。   重生而來的黎笙不慌不忙,頂着個廢物頭銜一路開掛,據說她什麼也不會,結果——   無人超越的賽車之神是她,醫術超絕的神醫是她,名動梨園的戲台花旦是她,頂級黑客是她,征服無數強者的戰神大佬還是她!   黎笙只想復個仇,虐個渣,誰知某病嬌體弱太子爺,對她一親二抱三撲倒!   看在他命短可憐的份上,她就......勉為其難收了他。   可後來的黎笙才發現,這男人身份同樣不簡單!隨便掉的一個馬甲就是讓人望塵莫及的超級大佬!   至於傳說中的短命?呸,分明就是禍害遺千年!展開

《重生嬌寵全能狂妻颯爆了》章節試讀:

這是她的U盤。
黎笙明明記得,從酒店出來之後她就將U盤放在了口袋裡,怎麼會……
「別再掉了。」男人低沉悅耳的嗓音里,帶着幾分淺淺的笑,如清風拂面,撩人心弦:「畢竟不是誰都能像我,是個好人。」
黎笙:「……」
自己誇自己是個好人可還行?
車門邊的紀開誠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好人?誰?五爺您可要點臉!您怕是忘了自己生殺予奪時的暴君模樣了!
黎笙垂眸,「謝謝。」
低調又奢華的豪車終於緩緩駛離。
黎笙回到別墅。
見她進來,黎佑昌劈頭蓋臉就訓道:「你沒說錯什麼話吧?沒有惹得五爺不高興吧?孽障東西我可告訴你,今天的事情沒完,你要是再這麼不知天高地厚,小心我……」
他話還沒說完,就被黎笙徹底無視。
黎笙越過他,徑直上了樓,然後一腳踹開江楚楚的房間。
倚在門框邊,黎笙朝着一旁的傭人吩咐道:「吳媽,幫我把這裏面的垃圾全都扔出去。」
吳媽猶豫了一下,憂心道:「小姐,這……」
「動手。」
就這麼兩個字落下,少女語氣清淡平靜,卻帶着天生上位者的氣勢,叫人心神一震,不敢不從。
在這個別墅里,吳媽是親眼看着黎笙長大的,也是唯一真心心疼她的人。
聞言,吳媽心一橫,索性豁出去了:「是!小姐!」
她走進去,動作利落地將江楚楚的東西全都扔了出去!
一時間,大牌衣裙鋪了滿地,昂貴首飾四處亂滾,別墅二樓過道上,一片狼藉。
爽啊!
吳媽心中一陣痛快。
這間房間本身就是正牌小姐黎笙的,當初江楚楚一來,哭哭啼啼幾句就逼得黎笙不得不讓出自己從小住慣了的房間!
那時黎笙不肯,黎佑昌就是這樣讓人把黎笙的東西盡數扔出來的!
現在不過是物歸原主而已!
天經地義!
誰也沒想到黎笙一言不合就鬧出這麼大的陣仗,黎佑昌和黎錦陽衝上樓一看,父子倆齊齊炸了!
「黎笙,你在做什麼?」
黎笙完全無視那兩人豬肝一樣的臉色,自顧自吩咐吳媽:「辛苦了吳媽,現在把我的東西搬進去。」
吳媽哎了一聲,她雖然有些發憷黎佑昌那一副要吃人的表情,但看着黎笙無波無瀾的眼神,心中頓覺安心,好像瞬間有不少底氣似的,立刻照辦。
「反了反了,孽障東西還不快停下!」黎佑昌氣得眼前發黑,到處找自己的鞭子。
江楚楚蹲在地上,她一件件撿起自己的衣服抱在懷裡,然後強撐着笑容道:「爸,三哥,我沒關係的,反正在家裡,我本來就是個無依無靠的外人……」
無依無靠這個詞用得巧妙。
她越是表現得楚楚可憐,黎佑昌和黎錦陽就越是心疼!
「楚楚別怕,今天爸爸在這裡,誰也別想欺負你半分!」
「楚楚別怕,三哥永遠站在你這邊!」
黎錦陽摸了摸江楚楚的腦袋,然後站起身衝著黎笙道:「你,現在就把東西放回去,然後給楚楚道歉!」
黎笙倚靠在門框邊,嘴角勾起一個淺淺的弧度。
「如果我不呢?」
她本就長得標緻,褪去了曾經那唯唯諾諾的卑微模樣,猶如脫胎換骨,美得驚艷,又透着與生俱來足以睥睨萬物的強大氣場,叫人不由自主就膽寒了幾分。
黎錦陽被她這氣勢鎮住,一時間狠話怎麼也說不出來。
倒是黎佑昌勃然大怒,指着大門口的方向,嘶吼道:「孽障東西,你給我滾!現在就滾!」
黎笙不慌不忙,隨手從吳媽正在為自己整理的物品中抽出一個文件袋,然後從裏面拿出一份遺囑,以及一份產權書。
她將產權書直接砸在幾人面前,似笑非笑道:「不好意思,該滾的人,是你們。」
原身黎笙的母親去世前,曾把現在這棟別墅歸於女兒名下。除此之外,還有黎家公司百分之四十的巨額股份!
當初黎佑昌本來就是靠老婆才飛黃騰達的,如今妻子亡故,他腰板挺得直直的,卻不知道妻子在離世前,大部分的財產都留給了自己最疼愛也是最年幼的女兒。
就連黎佑昌自己,手頭上也僅僅只有公司百分之三十的占股。剩下黎家三兄弟,各佔百分之十。
若是單單拆分來看,黎笙才是最有繼承權,並且身價最高的。
這份遺囑擺出來,黎佑昌眼神一變,他急着想要抓過來看看清楚,卻被黎笙一把收了回去。
「聽清楚了,這棟別墅寫着的是我的名字,我才是這裡的主人。別說我今天想要把自己的房間收回來,就算我想要把你們全都轟出去,那也是理所應當!」
黎笙揚了揚手裡的產權證,語氣清冷又疏離:「所以,別再試圖挑戰我的忍耐,你們要是不樂意,大可以搬出去!不送!」
這一番話連消帶打,懟得黎佑昌一口氣沒順上來,差點吐血。
黎笙砰一聲將房門關上,隔絕了幾人的視線。
「喂喂……」黎錦陽原本還想衝進去和黎笙爭論的,得虧他縮得夠快,否則險些被門撞斷鼻子!
「爸,現在怎麼辦,總不能真的讓楚楚受這麼大的委屈吧?」
「三哥,你別說了,別讓爸爸為難。我沒關係的,反正客房那麼多,我隨便挑一間就好,實在不行,我也可以和傭人擠擠……」江楚楚說著,眼淚就掉了下來。
她一哭,黎佑昌就心疼地不行。
「楚楚別哭,我遲早有天會收拾這個孽障東西!」
黎佑昌氣歸氣,心疼歸心疼,可他現在滿心想着的都是黎笙手裡的那份遺囑。
這遺囑可以直接分走黎家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這怎麼行呢?
所以……他必須要從這個不孝女手中搶過來才行!

《重生嬌寵全能狂妻颯爆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