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之盛寵嫡女
重生之盛寵嫡女 連載中

重生之盛寵嫡女

來源:google 作者:六點半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姬述白 江芸姝

三年相伴,終登後位,不想封后當日,一杯毒酒,烈火焚身,含恨而終嫡姐代她登上後位,曾經的意中人如今卻要了她的性命一朝重生,江芸姝重回尚書府,她誓要擺脫窩囊前世,將所有負她之人都踩在腳下嫡母偽善,那便撕下她的假面;姐妹爭鬥,那便虐得她滿地找牙;意中人背叛,那便送他斷子絕孫不料這世太過順利,她好像招惹了當朝最不能惹的九千歲……當天下安定,身邊的男人卻想攬着她的腰,邀她共享江山展開

《重生之盛寵嫡女》章節試讀:

晨光熹微,旭日東升。

連日來的雨水下個沒完,三四月份本還有些春寒,可今日卻是個艷陽天。

馬車一路駛來,芸姝還未掀開帘子,便聽見走街串巷的吆喝聲。

等馬車轉過了一個彎兒,沿街的叫賣聲漸歇了,馬車穩噹噹地停在了一處巷子前。

桑落率先掀開了帘子,眼珠一轉,便回頭笑道:

「小姐,咱們到江府了。」

馬車內正閉目養神的芸姝也悠悠地睜開了眼睛,在桑落的攙扶下下了馬車。

只見眼前的宅子中處處彰顯着清致雅麗,深褐色的院牆上掛着一塊牌匾,上書「江府」二字。

「二小姐,老奴是桂媽媽,奉大夫人的命早早地來等着二小姐回府了,可趕巧了,大夫人正在正廳等着姑娘呢。」

門前不住張望的桂媽媽眼見芸姝下馬,臉上立刻露出三分喜意,忙向芸姝請安。

只見眼前的少女不過十三四歲的年紀,着了一身藕粉色的齊襟襦裙,頭上簪了一隻淡雅的玉蘭花簪,臉上輕敷薄妝,眼神靈動,紅唇微彎,膚色更是欺霜賽雪,只是年歲還小,仍帶着一絲稚氣。

桂媽媽一瞧,竟是比養在府里已過及笄的大小姐還要清麗幾分,不禁暗暗心驚。

芸姝微笑問好,禮數更是齊全周到。

桂媽媽倒是笑意連連,忙令幾人幫芸姝提着行李,引着芸姝去見大夫人。

江家老爺子偏好江南園景,建府時請的也是江南一帶的工匠。

因此整個園中怪石林立,假山重重,還引了一汪活水做荷花池,池內還養着幾尾活泛的小金魚。

桂媽媽一路向芸姝介紹着這些年府里又添了哪些物件,還誇讚起園中的景物別緻,可話里話外卻引向芸姝在莊子里的日子。

芸姝面上微笑應下,只不咸不淡地撿了幾句小事閑聊,內心卻毫無波瀾。

嗯,果然江府還是她記憶里的老樣子,面上一片寧靜祥和,可惜裏面早就爛透了。

若是前世的芸姝,此時心裏怕是早就滿心歡喜,忍不住對桂媽媽全盤托出。

可桂媽媽眼前的卻是重活一世的芸姝,這些小把戲,她若是還看不出來,可算白活了。

桂媽媽面上說是早早等着她,可一來就給她扣下了一頂不敬的帽子。

她一個家裡的女兒竟敢讓當家主母等着她,便是不孝長輩。

後又念叨着府里的景緻,便是在暗暗打壓芸姝,排擠芸姝是從鄉下來的,比不過府里嬌生慣養的小姐們。

還故意將話頭往莊子里引,怕是一早就接了大夫人的指令,向她探聽消息來了。

讓桂媽媽來迎她,大夫人也是打得一手好牌啊。

桂媽媽見從芸姝嘴裏套不出什麼話來,臉上的笑也淡了。

她心裏直打鼓,莫非二小姐真像喬媽媽信里說得那樣,轉了性子不成?

「夫人,二小姐來了。」

大夫人屋前的小丫鬟翠萍正要去換茶,掀開帘子便看見芸姝和桂媽媽,便連忙回屋稟告。

芸姝被幾個丫鬟迎進屋裡,一眼便看見屋中正坐着一位四十齣頭的婦人。

座上的正是大夫人孟秀茹。

孟氏今日倒是着了一身深紅色的衣裳,頭上戴了一支芙蓉花樣式的玉簪,臉上時刻帶着笑。

彷彿只是一風韻猶存,關愛小輩的慈愛主母。

細瞧卻能發現孟氏眼尾微微上挑,眼神更是凌厲,哪有半分慈母的樣子,只讓人無端不敢靠近。

「我說今日早上屋外的喜鵲怎麼一直叫,原是咱們姝姐兒回來了。」

芸姝聞言忙向大夫人請安問好,嘴角帶笑,乖乖巧巧地站在一旁。

孟氏連連誇讚芸姝乖巧懂事,還關心起芸姝在莊子里過得可好。

心裏卻疑道,這喬媽媽怎麼回事,江芸姝非但沒死成,看着也不像體弱多病的,反而面色紅潤,清麗可人,竟要將自己底下的兩個姑娘都比下去了。

莫非真如信里所說一般,江芸姝變了個人不成?

算了,不管江芸姝做得什麼妖,還能翻出她的手心不成?

「母親,我在莊子里也十分想念你與父親,更是懷念起平日里與姐妹們玩樂時的場景,這不,我早就讓桑落拿着行李回芳華院了,也不叨擾母親還要找人替我收拾,等收拾好了便邀各位姐妹前去吃茶。」

望着芸姝天真喜悅的笑臉,孟氏的笑卻僵在了臉上。

芳華院?那是府中頂好的院子,是芸姝母親袁氏還在世時就指給芸姝的。

她早就看上了這處院子,想着等她的四姑娘靈姐兒再大些便遷過去。

至於芸姝,便藉著她身子不好的由頭隨意指給她一處偏僻小院。

可如今芸姝哪裡有半分體弱多病的樣子?

就算孟氏想阻止芸姝回去,可芸姝早早地派人過去放好了行李,她這個繼母哪還有臉再讓原配夫人的孩子搬出來?

芳華院是芸姝母親袁氏的院子,那時孟氏還沒過府,府里的主母還是袁氏。

袁氏入府一年仍未誕下孩子,江家這一代還只有江父一個獨苗。

因此老夫人便做主替江父擇了孟氏,娶進府來做平妻。

孟氏過府不久便誕下了大小姐江沐雯。

而後又過了近兩年的時間,袁氏才誕下了芸姝。

只是在誕下芸姝後,袁氏的身子越發不好,沒過幾年便去了。

江父便扶了孟氏做當家主母,後宅里也添了幾房姨娘。

要細算起來,府里正八兒經的嫡女只芸姝一個。

所以為了不落下口舌,孟氏的面上功夫一向是做得極好的。

因此孟氏只得咬牙忍痛打消這個念頭。

芸姝見目的達成,也不想和孟氏繼續虛與委蛇,便打算告辭離去。

未曾想離去時路過一處涼亭,裏面傳來一陣環佩叮噹聲,竟是江沐雯和江沐靈兩姐妹。

二人似乎也未想到會在這裡遇上芸姝。

不過上次幾人見面還是在幼時,二人對芸姝早就沒了多少印象。

芸姝其實也沒想到會遇見江沐雯,回想起前世江沐雯的所作所為,她差點就要維持不住自己的憤怒,恨不得衝上前去給江沐雯幾巴掌。

質問自己的這位好姐姐,她有哪點對不起江沐雯,為何在她纏綿病榻之時,與自己的妹夫勾搭在一起,奪了她的後位不說,還要狠毒的想要置自己於死地。